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奇葩武徒在線閱讀 - 第028章 覺 醒

第028章 覺 醒

        戰武距離這個境界還有很遠的距離,但已經有了雛形。

        在戰昊的眼中,戰武出手還漏洞百出,有許多滯阻不暢之處。戰武還沒有領悟到狂戰術的本質,但極熟了招式。那些招式在他的手中,已經幾乎變成了本能。

        戰昊心念一動,黑娃立即提升了出手的速度,專攻戰武的破綻之處。

        戰昊也不讓黑娃使用巧勁兒。因強勁的震蕩內腑引起的劇痛會打斷戰武的出手節奏。戰武已不須劇烈的痛感來刺激他的血性。憑著他不服輸的性格,他已經很有血性了。

        黑娃加快了出手的速度,戰武應對起來就越來越相形見絀,越來越發艱難。

        戰家子弟此時都看傻了。

        黑娃和戰武出手都太快了,在這演武場上數百戰家子弟,有一大半人看得眼花繚亂。

        有幾個人能夠看清黑娃和戰武出手,卻看不出其中的玄妙。

        都是修練狂戰術的人,差距卻太大了。

        站在大堂樓頂上遠遠觀望的祖爺爺和那幾個白花花頭發的老頭子及戰恒、戰開天幾乎各個眼眸精光閃閃。

        祖爺爺問戰開天,道:“那個黑娃就是昊兒的戰偶?”

        戰開天忙道:“回祖爺爺,那確實是昊兒的戰偶!

        祖爺爺得到了戰開天肯定的回答,不無感嘆的道:“早有傳聞,這戰神殿鎮殿之寶是我戰族之物,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不知這戰偶是如何到了戰神殿的手中?”

        樓頂上的人沒有人回答得了祖爺爺的話。

        是啊,是怎么到的戰神殿的手中的?

        但是,現在這還重要嗎?

        無論是怎么到的戰神殿的手中,現在卻是在昊兒的手中。

        如果它真的是戰族之物,現在它又回到了戰族人的手中。

        從這一點來看,戰神殿沒有對戰家藏私。

        戰神殿為什么對戰家這么好?

        真的只是因為昊兒這個千年乃至于萬年難遇的奇才嗎?

        祖爺爺道:“昊兒有此寶,也許不僅僅是昊兒之幸,同時也是我戰族之幸啊!

        不錯,樓頂上的人已經都有同感。

        “黑娃又加速了!

        戰開天道。

        可不是嗎?

        戰武應對更加艱難。

        祖爺道:“那個叫戰武的小家伙也不錯,如此艱難應對,呼吸卻一直未亂。已經深得我戰族狂戰術之秘鑰!

        狂戰術要配合特殊的呼吸秘法。無論出手怎樣狂亂,但呼吸卻不許亂,不許過份急迫。否則,那就不是狂戰術,而是狂亂術了。

        狂亂術,是廢術。

        戰蛟、戰開方與黑娃對戰時都沒能做到。結果,戰蛟被黑娃生生逼瘋,戰開方則被逼暈。兩人的表現都是最差的那種。

        戰蛟不是因為戰昊,恐已成為廢人。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戰開方......

        娘媽的,意志太脆弱了,還及不上戰蛟。

        太會說話的人,心思都太雜,對于修武的人并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這時,堪堪敵敵不住的戰武,忽然之間應對的速度提升了近倍。

        已經修練的猝變不驚的祖爺爺也一下子直起腰來,腳下因為不自覺的用了一點力,差點把樓頂踩塌。

        樓頂上的人幾乎個個不自覺的吸了一口氣。

        “戰武的血脈醒了!睉鸷阌行┞曇纛澏兜牡。

        能不顫抖嗎?

        戰武是他老人家二兒子的長子,那也是他的親孫子啊。戰開天是戰恒的長子,但戰開天的第一個孩子是女兒,第二個孩子是戰昊,但戰昊比戰武小一歲,說起來這戰武還算是戰恒的長孫。

        戰武應變的速度還在提升,而且提升的速度極為迅猛。只一會兒的功夫就提升了三倍多。提升的越多證明提升的血脈越強。

        戰蛟只提升一倍多,而這戰武卻提升了三倍多,這就是差距。

        祖爺爺忽然傳音給戰昊:“昊兒,再加大一點攻擊的速度!

        戰昊回頭看了一眼樓頂上的幾個老頭子,翻了個白眼。真不知道祖爺爺這玄武境是怎么修練上去的,這眼力怎么還不如他戰昊?

        沒見戰武已經馬上就力竭了嗎?

        再加大一點?

        再加大一點也把戰武打暈嗎?

        好像把人打暈,不如讓他醒著對自己剛才的戰斗過程好好感悟一番更好。

        戰昊沒有聽祖爺爺的話,而是憑著自己的感覺行事。

        他不但沒有讓黑娃加大攻擊速度,反而把攻擊的速度降了下來,直到停止。

        “戰武,好好感悟一下剛才的戰斗過程!睉痍坏。

        祖爺爺已經明白了戰昊的想法。

        真有些討愧,他奶奶的,他修煉了幾百年,竟不如一個小孩子的見識。

        哦,也許不是不如小孩子,是他距離太遠,沒有戰昊切近看得清。

        但不管怎樣,老頭子沒心情看下去了。

        由著那個小崽子折騰吧。

        再在這里待下去,丟不起這個人。

        戰家的子弟沒有人注意到這些,他們現在都把眼睛盯在戰武的身上。

        事實勝于雄辯啊。

        這時都不用人再說什么,在場的個個戰家子弟,幾乎眼睛都要紅了。

        覺醒血脈!

        與黑娃戰一場真能覺醒血脈啊。

        這對于戰族子弟的震憾無與倫比。

        戰昊很是看不起現在幾欲瘋狂的那些戰家子弟。

        什么玩意呢。

        戰開方被打暈時,這些子弟個個嚇得把王八脖子縮了回去,F在好嘛,個個又伸了出來。世上好事都是為你們這樣的人準備的嗎?

        看著眼前這些快要瘋狂了的子弟,戰昊忽然冷冷的道:“大家別高興的太早了,黑娃不是萬能的,別指望與黑娃戰一場,就可以覺醒血脈。沒見剛才戰開方都被打暈了嗎?能不能覺醒血脈不是黑娃說了算,最終還是要看你們的血脈夠不夠強。只有夠強的人,黑娃才能幫著覺醒!

        戰昊不能不這樣說。

        臨離開戰神殿的時候,師父可是交待過了,交友要慎重。

        興于始者,怠于終;善其辭者,嗜其利。

        見到有好處就上的人,好處一沒,就會懈怠下來,甚至還會有怨言。

        喜歡說好聽話的人,都是想要占便宜的人。

        師父老頭子是多懶的人,他能夠囑咐的話,那一定很重要了。

        所以,戰昊把師父的話是記住了。

        他,不敢不記住啊。

        以前不敢不記住,是因為害怕。

        現在不敢不記住,是因為他覺得老頭子的話好像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啊。

        *****************************

        求支持,求票求收,求關注、求評論。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