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奇葩武徒在線閱讀 - 第032章 奧 義

第032章 奧 義

        戰昊停住不動了。

        他在找出拳時的感覺,并想著如何把這種出拳的感覺用到出劍上。

        半天后,大劍向前探去......

        開始還有些生澀,慢慢的好多了,而且越來越好。

        沒用上一個時辰,戰昊樂了。

        這把大劍似乎成了他延伸出去的手臂一般。

        大道歸一。

        這話一點都不假啊。

        真的一法明,萬法通啊。

        劍術很難練嗎?

        怎么在我老人家手里......好像......并不怎么難練呢。

        “黑娃!睉痍慌d奮的叫了一聲。

        黑娃本與他兩體卻是一心。不用他這么瞎叫,他只要一個念頭或一個想法就夠了。實在是戰昊現在太興奮了,都不知道怎么嘚瑟好了。

        一劍剛砸下去,黑娃舉拳就把他的大劍崩了回去。

        我去!

        大劍差點脫手不算,整條手臂都被震得似乎要斷了。

        “黑娃!”手臂疼的戰昊在原地轉了好幾圈,氣得厲吼。

        也不知這黑娃倒底是什么材質制作的,這拳頭也太硬了,力氣也太大了。這近萬斤的大劍,由戰昊這個變態掄起來砸到黑娃的拳頭上,怕不有十萬斤?

        但仍如砸在金剛鐵石之上。

        黑娃的拳頭一塊皮都沒掉,戰昊卻受不了。

        這倒霉吹的。

        一時高興過了頭,吃了這么大一個虧。

        還沒處說理去。

        因為黑娃從某種意義來說就是他,他就是黑娃。他這個虧吃的,等于是他自己給自己吃的。

        看來,使用這大劍與黑娃對練,仍是不能實打實的打,仍須用上巧勁兒。

        戰昊甩了半天手臂,手臂的痛感才消失。

        再出劍時,戰昊再不敢把劍用老,含勁兒瞬吐即收,這才又與黑娃戰成平手......

        但一用出巧勁兒,戰昊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這把大劍在他的手中,即使使出了延伸的手臂的感覺,卻仍不如手臂。

        萬斤大劍打出的效果似乎與戰昊的一對拳頭差不多,但仍有不如。

        戰昊停下了手,他在思索雙拳的巧勁為什么能打出勝過萬斤大劍的問題。

        奧義......

        哦,這其中不會就藏著什么奧義吧?

        不會是自己正在使用著奧義卻不自知吧?

        但是師父為什么不告訴自己呢?

        師父懶歸懶,卻從不會做顧意讓自己走彎路的事。

        他老人家什么都不告訴自己究竟藏著什么深義呢?

        奧義啊,你倒底是什么?

        ......................

        青竹輕輕的走到正在沉思中的戰昊身后,柔聲的道:“駙馬爺,公主叫你回去吃飯!

        戰昊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嗯了一聲。

        其實,青竹走過來時,戰昊就早知道。只是對于沒有危險的,戰昊選擇性的忽略。

        別說是沉思,哪怕是沉睡也沒有人可以不被戰昊察覺而可以走到他的身邊。

        這是他特別不同于別人的地方。

        戰昊在前,青竹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后。

        青竹的腳步真輕。

        但戰昊卻知道她并不是刻意為之。

        顯然青竹小丫頭的輕身功夫也是了得。能做靈君竹貼身侍女自然不會是平凡之輩。而以侍女的身份能讓靈君竹當做姊妹,當然更是不凡。

        青竹身上的氣息看似很弱,其實她至少都是高階甚至是巔峰大武士。

        一個十五、六歲的巔峰大武士,在男人里也是了不得的小天才。何況還是個小丫頭,其資質之高已屬罕見。

        這就怪不得能夠被靈君竹看重。

        魚找魚,蝦找蝦,非是這樣的人,恐怕也入不了靈君竹的法眼。

        最難得的是這樣的人,還柔柔順順。

        那柔軟的小手搓抹在戰昊的小臉上,戰昊都感動的想哭。

        多久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了?

        好像還是十年前,母親才這樣為他洗過臉,只有母親這樣憐惜疼愛的侍候過他。戰神殿的小丫頭們也沒有這樣給他洗過臉。那些小丫頭對他最好的時候也不過是拉著他的小手,在戰神殿前的那一望無盡的峰巒起伏的山野間歡快的奔跑一番而以。

        不讓洗,還不行。

        小丫頭說這是她份內的事,除非他嫌棄她,否則就得讓她來做。

        嫌棄她?

        吃飽了,撐得嗎?

        誰會嫌棄這么個柔柔順順的對人關懷到無微不至的可愛的小丫頭?

        只是洗一回臉而以,但是戰昊竟在內心深處生出對這個叫青竹的小丫頭無限的憐惜。

        有時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生出感情,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引發的。

        桌上擺著許多精致的菜品。

        這是在戰神殿那種這方面很粗心的地方看不到的東西。

        好不好吃不知道,就擺放的講究,就須花一番心思。

        就像面前坐著的那個絕美的人,好不好吃,以前沒人知道,現在嘛......當然有一個人且只有一個人即他戰昊知道了。

        就像這桌前擺放的精致的菜品,只有吃過才知道。

        當然,只看著這樣的精致就知道應該好吃吧?

        戰昊看看眼前的菜品,又看看對面的靈君竹,不知不覺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臉上浮出壞壞的笑容。

        靈君竹愣了一下,然后臉上便浮現一片鮮艷的血紅。狠狠的翻了戰昊一個白眼,然后就低下頭,再然后就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那絕美的美臉嚴嚴是一副冷肅的子蘭冰花。

        “真能裝,”戰昊用也許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到的弱得不能再弱的聲音嘀咕道。這樣嘀咕時,他的眼前就浮現出許多昨晚發生的不能與外人道的畫面.......他的小臉上更滿是可惡的笑容。

        他這樣的笑容一出現,靈君竹就再也不敢抬起頭來。

        飯還沒吃完,就有下人來報,那個叫戰蛟的人求見戰昊。

        戰昊翻了個白眼,道:“讓那個家伙在大門口等著。要不,就滾得更遠點!

        戰昊老不待見戰蛟這個曾對靈君竹有過齷齪想法的家伙。

        但那個家伙偏偏記吃不記打。

        戰昊都讓他吃過幾次苦頭了,他還自來熟,好像跟他戰昊關系有多好似的,動不動就偏愛往戰昊的面前湊。

        不知他戰昊頂討厭的就是他了嗎?

        人,不該有不應該有的想法。

        哪怕就是一個想法,那也是很犯像戰昊這樣的小心眼的人的大忌的。

        所以這樣的人是不允許進他戰昊的后宮的。不僅不允許進他的后宮,還要滾得越遠越好。

        戰蛟也是夠憋屈的,誰能知道戰昊竟妒枕妒到這么的不可思議的地步?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