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生死同往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生死同往

        一片未知虛空。

        身著黑袍,頭戴斗笠的輪回殿主,正站在一片懸空山崖之上,在其身前,還懸浮著一塊與普通銅鏡大小無異的虛空光鏡,里面光芒閃動,似有人影浮動。

        若是仔細看去,就發現鏡中畫面上的人影,正是韓立與南宮婉,輪回殿主竟一直關注著此處的景象。

        而在其身后不遠處,還站著七八道人影,其中為首的一人,同樣身穿黑袍,只是頭面脖頸和手臂上,全都嚴嚴實實地裹著繃帶,卻正是補天宗修士元淳風。

        這時,元淳風上前幾步,來到輪回殿主身后。

        “殿主,當初南宮婉離開冥界,會被天庭抓走,已是我占卜預知之事,為何不加以干涉,反要任由其被天庭抓走,受他們的要挾?”元淳風有些不解,問道。

        “南宮婉的性子與如霜無異,如今又有了如霜的許多記憶,性格變得更加執著,她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更改,我除非強行拘押她,否則,留不住!陛喕氐钪骺戳怂谎,隨意說道。

        “若是如此,待其受到追捕時,我們再出手也來得及!痹撅L又說道。

        “如此作為,一方面是為了讓韓立看清天庭行事,從來不會顧及手段,今日南宮婉是因為我受到牽連,以后就很有可能會因為他受到牽連,躲是躲不掉的!陛喕氐钪鞯f道。

        “他與時間道祖法則大道相沖,未來必定為天庭所不容。以古或今的行事風格,的確是會株連九族,不會放過他身邊任何一人的!痹撅L略一思量,說道。

        “除此之外,我也是為了麻痹天庭。他們找尋了我何止百萬年,卻一直無法逼我現身,如今此事一出,我總算是‘亂了些方寸’,他便以為我要不顧部署,與他們正面對抗!陛喕氐钪髂抗馕㈤W,哂笑一聲。

        “不過這法子終究是冒險了些,一旦南宮婉真的被送往天庭,事情就不好辦了!痹撅L沉默片刻,說道。

        “馮清水那廝蠢笨了些,他上面那位卻不是愚人,你們補天宗都知道兩頭押注,他又怎么會開罪死我輪回殿?所以,他必定會讓馮清水將人暫扣下!陛喕氐钪鞯徽f道。

        “即便如此,南宮婉若在追捕當中,發生意外,豈不……”元淳風說道。

        “追捕一事,你不是已經卜算出了結果,若是發生意外,責任不該問你么?”輪回殿主微微側頭,看向元淳風。

        元淳風聽聞此言,頓時渾身一僵,只覺得后脊生寒。

        停頓了片刻后,輪回殿主忽然笑道:“有我一直照看著,又豈會讓意外出現?”

        “那是自然!痹撅L點了點頭,說道。

        輪回殿主收回目光,又望向鏡中的韓立兩人。

        “殿主,此法真的能刺激到韓立,令他下定決心與我們一同對抗天庭?”元淳風目光微閃,視線也落在了韓立身上,開口問道。

        “在這世間,不會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龍有逆鱗,觸之必死,南宮婉就是韓立的逆鱗,如今他修為已然暴漲,不會就此作罷的,咦……”

        輪回殿主話未說完,忽然輕“咦”了一聲。

        緊接著,就見那虛空光鏡中的韓立,忽然目光一轉,視線竟是直勾勾地望向了光鏡外的輪回殿主,下一瞬便有異光亮起,虛空光鏡隨即爆裂開來。

        除了輪回殿主之外,包括元淳風在內的其他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

        “殿主,這是……”元淳風試探問道。

        “沒什么,他發現了我的探查……呵,連我留在南宮婉身上的輪回印記,也清除掉了!陛喕氐钪鬏p笑一聲,隨意道。

        “這么說來,他豈不是要猜到,此事是殿主縱容,不會因此嫉恨嗎?”元淳風問道。

        “或許會吧,不過結果沒什么不同!陛喕氐钪餍α诵,對此似乎并不擔心。

        ……

        龍淵仙域某處,一片莽古山林中。

        一棵足有百丈來高的梧桐樹下,韓立與南宮婉相對而立。

        “怎么了?”南宮婉面有異色,開口問道。

        他們二人原本打算直接趕赴青淵大陸,通過那里的傳送大陣,直接前往中土仙域,不知為何,途徑此處時,韓立忽然帶著她降落在了這片山林中。

        韓立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目光一轉,在四周仔細打量了片刻,最終將目光集中在了,身后不遠處的一塊造型獨特的灰白山石上。

        只見一只翅色灰白的飛蛾,正停在那塊山石上,四只翅膀微微扇動著,一直沒有飛走。

        “哼,先是枯草,后是海魚,再是靈雀,現在又是飛蛾,跟了一路,你就不嫌厭煩嗎?”韓立目光一凝,冷“哼”一聲。

        下一瞬,他眼中一道晶光射出,那只灰白飛蛾便應聲爆裂開來,化作一團灰燼散了開來。

        南宮婉見狀,一陣驚訝,正要詢問時,眉頭也緊跟著皺了起來。

        “那只飛蛾身上,為何會有輪回法則波動?”南宮婉疑惑道。

        “是輪回殿主的手段!表n立說道。

        說罷,他目光一凝,在南宮婉身上仔細查看了片刻,隨即抬起一手,朝其后頸處摸去。

        南宮婉沒有絲毫抵觸,順從地將頭朝他靠了靠。

        韓立手掌落在其后頸上,掌心中一陣微熱,亮起一片淡金光芒。

        南宮婉只覺得微微有些灼痛,但只是一陣,很快就過去了。

        “他在我身上留了印記?”在韓立收回手后,南宮婉眉頭微蹙問道。

        “和方才那飛蛾一樣,應該都是輪回殿主為了保護你,留下的手段。一旦馮清水有傷害你的舉動,他應該就能通過這些手段,轉瞬即至。不過,現在有了我在你身邊,這些就都不需要了!表n立笑了笑,說道。

        南宮婉聞聽此言,心中不禁一暖,臉上綻放著溫和笑意,說道:“過去的這些都不需在意了,重要的是我們能夠在一起!

        “可惜總有些人,不愿意讓我們安穩!表n立嘆道。

        “我們離開這里,回靈界,回人界,哪怕去異界,只要離開這是非之地就好!蹦蠈m婉握住韓立的手掌,緩緩說道。

        “沒用的。這么些年以來,我總以為自己順著心意而活,總覺得不管如何艱辛,總是按照自我的軌跡行事,可越往后面越發現,天道命數的影響當真無處不在!表n立抬手輕撫著南宮婉耳畔垂下的發絲,苦笑道。

        “天道運行無軌,哪里真有什么命數?若是真有命數,我也要謝它,將你帶到了我身邊!蹦蠈m婉搖了搖頭,說道。

        “此事……倒是該謝的!表n立聞言一滯,也笑言道。

        南宮婉見此,眉眼一彎,也跟著笑了起來。

        “如今我已經大羅巔峰境界,我越來越能感受到和時間道祖之間,大道相沖的氣象。我已經隱約能夠看到那條光陰之河的流淌,時間道祖就好似掌管那條河流的神祇,而我,卻像是挖渠開道的竊賊,試圖引著那條河流改道!表n立緩緩說道。

        “你若能有所感應,那他……”南宮婉暗暗有些心驚,說道。

        “時間道祖肯定也已經有所感應了,世間大道看似不止萬千條,可越往后走,萬法歸一之后,終究是要踏上一條獨木橋。運氣好的,橋尚無人,運氣不好的,便是狹路相逢,我避無可避!表n立目光微凝,說道。

        南宮婉感受到韓立握著自己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了幾分,便知道韓立的心意已定,遂也不再繼續勸說。

        “既然你都已經決定要迎頭直上了,我雖幫不了你什么,但也要同進共退,陪在你身側!蹦蠈m婉淡然說著,目光里卻頗為堅定。

        “不。天庭一去,如同闖入虎狼之穴,可以說是步步殺機,危險重重。我不能讓你冒這樣的險!表n立連忙搖頭說道。

        “你聽我說……在甘如霜的記憶里,我曾隨他一起對抗過古或今,雖然失敗了,但在記憶里我并不后悔。如今這次,我也要陪著你一起。輸了,我陪你走完最后這一程;贏了,我也要親眼見證那一刻!蹦蠈m婉雙手扶住韓立雙臂,神色鄭重地望向他。

        韓立微微頷首,看著南宮婉堅定的目光,心中一嘆,拒絕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經此一事后,好像把你放在什么地方,我也都難以放心!表n立說道。

        “或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跟在你身邊,你也才能真正放心,才能真正放手一戰!蹦蠈m婉莞爾一笑,說道。

        “你一定要隨我去的話,進入中土仙域后,如非必要,你都要待在花枝空間內,不能出來走動!表n立面容微微一肅,鄭重說道。

        “好,我答應你!蹦蠈m婉重重點了點頭,說道。

        韓立神色微微一松,手扶著南宮婉的肩膀,仔細端詳著她俏麗的面容,忽然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你在看什么?”南宮婉耳根有些微微發熱,稍稍移開視線,低聲說道。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