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重生小地主在線閱讀 - 通知:發新書啦 《瓜田李夏》

通知:發新書啦 《瓜田李夏》

        新書試閱



        書名:瓜田李夏



        簡介:孤兒夏至穿越了,



        有父:秀才……妻管嚴(藥不能停)



        有母:漂亮能干……重男輕女顧娘家(何棄療)



        夏至:我不嫁傻子!



        第一章果男



        夏至穿了件洗的灰白的夏竹布褲褂,兩手揣在肥肥大大的袖子里,仰頭看看背靠的大柳樹濃密的樹冠,又發出一聲長嘆。



        小孩子老氣橫秋的嘆氣,在一同乘涼的,尤其是不知內情的人的眼睛里,總是非常逗趣的。



        “夏至,小孩子家家的嘆什么氣?”說話的是一個年輕媳婦,剛嫁進村里,跟夏至同輩。她顯然沒將夏至嘆氣當一回事,又快言快語地問:“今天咋沒跟你哥一起下地?”



        夏至耷拉下眼皮,懶懶地答了一個字:“沒!



        嫩嫩的嗓音,竟透著骨子看破紅塵,生無可戀的勁頭兒。



        “這孩子咋地啦?”小媳婦也看出不對來。



        穿著靛藍夏布大衫的老婦人給小媳婦使了個眼色,讓她別再問了,一面笑著問夏至:“十六,頭疼好點兒了沒?”



        “好多了,大姨奶!毕闹链。



        “那就好,那就好!蔽淅咸⌒牡乜粗闹,欲言又止。



        “夏至,你娘是不是該回來了?”另一個年紀略長的媳婦笑呵呵地問。



        出門乘會兒涼,也有人提醒她那些糟心的事。夏至面無表情地站起來,慢悠悠地踱著步子從柳樹下離開。



        “老六媳婦,你咋哪壺不開提哪壺!快別說了!蔽淅咸÷曈柍庵,瞧著夏至走遠了,方才嘆了一口氣:“攤上那么個娘,這孩子也是命苦!



        夏至走到自家后門前。



        石塊壘的院墻也就一人高,門洞空空蕩蕩的,沒有門。



        像這個時候的大多數村落一樣,大興莊民風淳樸,幾乎可以達到夜不閉戶的程度。雖然這樣,村子里一般的人家,還是會有院門的,不過因為貧富不同,用的院門各式各樣罷了。



        夏至家就不是那一般二般的人家。



        夏至家的后院很小,進門左手一道矮墻,圍著個小小的園子,園子里一株櫻桃樹,枝繁葉茂,開花的時候非常美,現在果子已經快熟了。



        夏至沒有心情欣賞。



        她是一個孤兒,生下來就被拋棄,被人撿到送進了福利院。因為那一天正好是農歷夏至,福利院的院長就給她取了個名字叫做夏至。



        雖然在福利院長大,她并不覺得不幸。一路憑著聰慧和勤奮考進了國家重點大學,靠著獎學金和助學貸款念完了大學和研究生的課程,畢業后她進了世界排名五百強的外企。



        她所在的公司待遇好,相應的,競爭也非常激烈。



        她無牽無掛,別人不愿意加班她加班,要出差了,別人不愿意去的地方她高高興興地去。同一批進入公司的人,她很快就脫穎而出。



        之后,就是她安排別人加班,大家打破頭爭奪的出差,她可以隨意挑選。



        幾年的時間,她已經做到了公司的中層,不僅買了車,還早早地按揭買了一套不大不小的公寓。



        她已經還完了貸款,下一步計劃是趁著郊區還在開發中,再按揭一幢依山傍水的小別墅,平時用來度假,退休后用來養老。



        二十九歲的她,可以說是前程似錦。



        突然有人通過各種關系找到她,說是她的親生父母。



        她跟他們相約見面,很快就挖出了真相。



        原來那是一對重男輕女的夫妻,為了生兒子才生下她,發現是女孩兒就扔了。之所以千方百計地找她,是因為他們后來生的寶貝兒子得了白血病。他們需要她的骨髓,還需要她的錢。



        原本還對父母親情懷著一絲絲憧憬的她出離憤怒,拍桌子離開酒店之后,眼前就是一黑。等她再次醒來,就成了十二歲的古代鄉村小姑娘。



        同樣是夏至那天生的,姓夏,干脆就叫了夏至。又因為那天是五月十六,所以小名兒叫十六。



        她希望這是個夢,然而不是。



        回不去了,她不甘心,卻沒有太多的牽掛。



        工作后,置辦了第一份產業,她就立下了遺囑。如果她有什么意外發生,一應的財產都會捐獻給福利院,幫助那些和她有著同樣不幸人生起點的孩子們。



        那對重男輕女、對她沒有盡到絲毫養育責任的夫妻,絕占不到她一分錢的便宜!



        院長知道消息,恐怕會難過一陣子,但是福利院里有那么多小朋友要照顧,院長不會有太多時間傷心。



        她也沒有多余的時間傷心難過。



        夏至的家是四間坐北朝南的土坯房,一明三暗,從后門進去是堂屋,穿過堂屋,就是前院。



        前院很大,房檐下一口老井,靠著西邊的院墻是雞圈和豬圈,其余就是大片的菜地。菜地里的蔬菜已經長的綠油油的,還有黃黃紫紫的小花和鮮嫩的果實,一派興旺的農家院景象。



        房子不好,但是住在房子里的人卻并不懶惰。



        即便如此,夏至小姑娘還是個倒了大霉的娃,雖然她有父有母。



        慢悠悠地沿著菜地和東院墻之間的小路往前走,推開一道和她腰齊高的籬笆門,夏至站在臺階上往下看。



        夏至家住在村子的南頭,前院外沒有人家。



        臺階下是一道緩坡,兩邊種著稀疏的樹木,緩坡下一條土路,土路的盡頭是一條河。



        春末夏初的天氣,已經下過兩場雨,河面明顯更寬了。河水自西向東,從一座小山丘后流淌出來,流過夏至這一排人家門前,然后拐了個彎兒,隱沒在矮樹叢中。



        空氣清新,滿眼蒼翠。



        這正是她想要的小別墅的環境,只是可惜……



        夏至再次擺出經典農民揣的姿勢,耷拉著一雙菜刀眼。坐以待斃從來不是她的風格。田氏氏就要回來了,以她這樣的年紀、身份和處境,她能做的實在是太少了。



        可就算是前面沒有路,她也要踩一條路出來。



        接近晌午,村中已經有煙囪開始冒煙了。在河里卷著褲腿兒水的小娃們三三兩兩地上了岸,蹦蹦跳跳地往村子里跑。



        那處是最淺的一段河水,在往上游小山丘背后,河水越來越深。



        一個光著身子、黑不溜秋的小男孩從山坡后繞過來,著水上了岸,沿著土路走了過來。



        小家伙看身量不過六七歲,頭上扎著個朝天辮,光溜溜地身體在太陽下閃著光,整個人仿佛就是條滑不溜丟的小黑魚兒一般。



        小黑魚兒的手上還提著一條用柳樹條穿了腮的草魚。那草魚沒死,不時地甩尾巴掙扎兩下。



        他走的大搖大擺,小嘰嘰也跟著毫無羞恥感地搖搖晃晃。



        看著小黑魚兒,就是滿心愁苦的夏至,都不由得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小黑魚兒濃眉大眼,長的非常精神。



        看清楚了小男孩的長相,夏至的眼睛突然一亮。



        “老叔!”夏至星星眼,從袖子里抽出手,拼命朝小男孩揮舞。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