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今天起做鋼鐵猛男在線閱讀 - 282~283:神的瘋狂,秘境背后的世界(七千求月票)

282~283:神的瘋狂,秘境背后的世界(七千求月票)

        洗浴完的江若軒走出盥洗室,貼身仆從宋蟻已經準備好了家居衣物。

        穿上舒適的家居衣物,江若軒打開手機,開始翻閱近兩天的新聞。

        “6月18日,六國同盟會議在精靈聯邦的希特瓦爾城召開,六國領導人均參加了此會議。

        會議中,六國簽訂了同盟條約,達成了包括通訊、部分卡牌資源、秘境等各方面技術與資源合作共享,同時堅定共同打擊遏制復靈會在六國乃至全球發展的目標……”

        “今天上午,星耀國亞力班島紅楓城發生神戰,星耀國獸蹄狂者克羅戴重創神祇孢子王,殺死兩名傳奇生物。

        目前紅楓城情況不明,孢子王神力似有輻射散發向外界跡象,星耀國官方呼吁周邊城市以及其他各國注意防范……”

        “這都什么時候了,孢子王明明已經逃脫了,星耀國卻還是有所保留,并沒有直接透露孢子王逃離的真相......”

        江若軒看到這條新聞這里,心中略感憤怒。

        但仔細一想,這可能也是星耀國不想造成太大的恐慌。

        畢竟星耀國此時還有其他幾個秘境處于暴亂狀態。

        一旦這等恐慌消息傳出,可能整個國家將會更為混亂。

        “應該會安排嚴加防范和排查,并且現在肯定已經有強者在追殺孢子王,盡全力補救,不過希望肯定很渺茫啊......”

        江若軒并不覺得孢子王逃了還能再被星耀國強者抓住。

        這種可化身孢子的神祇,簡直無所不在,最適合隱匿潛藏,根本不可能再被逮住。

        不過星耀國現在這么慘的情況下,其他六國包括職業者工會倒是可能會施以援手。

        …

        “大人,劉大人來了,現在就在客廳!

        就在此時,貼身仆從宋蟻靠近提醒道。

        “好!

        江若軒點頭,起身走向客廳,吩咐宋蟻等人都在外面等候不要進來。

        “你這小子,這次真是命大啊!

        劉慶看到江若軒,立即起身走過去上下打量,像是怕江若軒還會缺胳膊少腿,又問。

        “你還沒告訴我,到底是怎么擺脫屠魂的?

        奧克斯在疾良盆地發現過你們交戰的地帶,那里被破壞得非?鋸,他推測你和屠魂交手非常激烈。

        屠魂可是傳奇榜第七的強者,你是怎么能和屠魂打得這么兇的?”

        江若軒點頭邀請劉慶坐下道,“這件事我不想公布出去,最好只是你還有天王他知道就行了,屠魂已經被我殺了!

        “什么?”

        劉慶才剛坐下,嚇得直接又站了起來,直瞪瞪看著江若軒嘴唇顫動,“你可別跟我開玩笑了,你難道突破傳奇了?”

        他神色狐疑再次仔細打量江若軒,雖然感覺江若軒的氣場的確很強,令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人。

        但那種源自傳奇生物的淡淡靈壓卻是根本沒有。

        一般剛剛突破傳奇的人,身上都會散發淡淡靈壓。

        隨著時間流逝漸漸適應后,便可以自如收斂。

        “我沒有成傳奇!

        江若軒倒了杯茶,眼睛也不眨就撒謊道,“其實屠魂也是大意了,我手中有一張卡牌,名叫【攤牌卡】,可以查探到他人的卡牌訊息。

        我查探到了屠魂的一些卡牌的副作用,利用這些卡牌副作用配合我強過尋常人的精神意志力量,才僥幸將他干掉!

        “可這.......你只是卓越職業者啊,屠魂是傳奇啊,這不科學啊!

        劉慶還是不能接受,還想說什么,便看到江若軒手中突然拿出的一張散發靈波的金色卡牌。

        “傳奇卡!”

        劉慶看直了眼,“這是屠魂的傳奇卡?”

        江若軒收起卡,“不,現在是我的傳奇卡!

        “你竟然真的干掉了屠魂......我……這可是傳奇啊喂!你怎么現在這么淡定?”

        劉慶感覺這個結果令他要瘋了,要跳起來。

        但江若軒卻還一副風輕云淡的模樣。

        屠魂可不是普通的傳奇。

        而是職業者工會傳奇榜第七的強者,一般的傳奇和屠魂交手那就是送死的局面。

        江若軒一個卓越,雖然也不是簡單的卓越級職業者,但竟然能干掉屠魂,這還是太令人震驚了。

        “屠魂的尸體已經被我打成了飛灰,我暫時不想這個事情傳播出去,屠家畢竟也是個麻煩,而且,我只想低調生活!

        江若軒看向劉慶正色道。

        劉慶無語。

        你丫的跟我說低調生活,結果轉手就打死一個強大的傳奇。

        這是低調生活的人能做出的事嗎?

        “既然你不想傳播出去,那現在就跟我去見義父,一切由義父說了算,不然我可做不了主!

        劉慶頭痛地起身擺擺手,又突然笑道,“其實,你殺了屠魂這消息要是傳出去,絕對要直接殺進名人榜前二十的行列,名震全世界。

        而且你暴露后,也能光明正大的用他的卡。

        屠家雖然很強,還有兩位強大的傳奇在世,但也不能奈何你吧?真的不打算暴露?”

        江若軒斜瞥了劉慶眼,“我都還沒成傳奇,現在還不是暴露時候。而且屠魂這傳奇卡,我還想能不能找機會交易出去,換成其他傳奇卡!

        “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劉慶感覺心臟有點兒梗塞,笑容都勉強。

        這他娘的。

        人家得到一張傳奇卡哪個不是當成寶貝使用。

        江若軒這家伙卻還挑三揀四的,真是人比人得氣死人。

        “走了走了,帶你這家伙去找我義父!

        江若軒問,“現在深夜去拜見天王大人合適嗎?”

        劉慶,“你覺得對于我義父這種神話級強者而言,白天和黑夜有區別嗎?”

        “到時你和我義父詳細說明一下所有的事情經過。

        對了,你說的那個復靈會分部的確在疾良盆地附近。

        不過可惜的是奧克斯帶隊過去時已經撤離了很多人。

        他追擊遭遇了馬神和一些復靈會的執行官和靈使,干掉了一些人后,馬神和一些高層還是都逃了!

        “逃?”

        江若軒注意到這個詞眼,眉頭微挑,“命運左輪,傳奇榜第一的奧克斯這么強?馬神可是神祇!

        劉慶不以為然,“只是低位神......如果是全盛時期,奧克斯當然不是對手。

        但現在半人馬山秘境都沒了,馬神雖然脫離了秘境這個桎梏,實力卻也已經可能跌落到了準神層面,奧克斯憑借【命運左輪卡】,還是能對祂構成威脅的。

        祂不逃,難道還敢等我們的援軍趕過去?”

        二人一起走出客廳,江若軒邊走邊好奇問,“既然脫離了秘境實力會跌落,為什么這些神祇還要和復靈會合作離開秘境,還要冒著被全球高手追殺的風險,難道我們的世界對于這些秘境神祇而言,就這么有吸引力?”

        劉慶凝眉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但我曾聽說起過一個猜測,這個猜測,涉及到秘境起源的一些秘密。

        猜測說道,秘境就像是一個個盒子。

        秘境內的怪物和神祇們,可能都是被強制關在里面盒子里面的。

        祂們曾經可能并不是住在秘境里面,所以祂們才會想要離開秘境,甚至不惜為此付出生命代價,因為離開秘境,就意味著自由......”

        劉慶話語一頓,又搖頭,“但這個猜測并不完全正確。

        因為秘境后的空間裂縫內,據說還連通著大世界,那就神祇們原本存在的世界。

        在那個大世界中,好像彼此還互通。

        但想要離開大世界,就得通過各自的秘境與我們世界連通的通道作為出口。

        可秘境對于這些神祇和怪物們都有壓制,正常離開都會遭受某種可能是時空的特殊力量壓制。

        神祇們離開秘境后,很可能會導致一個秘境走向毀滅或者崩塌,也就再也回不去大世界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秘境的怪物和神祇又并不像是被困住限制了自由的。

        它們更像是瘋狂的入侵者,離開了秘境明顯沒好處,卻也不乏有神祇去做。

        我猜測懷疑,這可能是受到復靈會的蠱惑......

        但具體是什么原因,我不能確定,也許我義父知道,但他不肯說!

        江若軒聽得都有些震驚,“空間裂縫后,還有一個大世界?一個可能是所有秘境背后的大世界。

        這么說,秘境就像是一個個管道,與地星相連通。

        而所有管道后,還有一個可能比地星還要巨大的世界?”

        江若軒感覺又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他甚至有種迫切的沖動和探索欲,想要通過模擬出的秘境,嘗試突破進入一個空間裂縫,看看那個神祇并存的大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樣的,會不會遍地都是傳奇卡。

        帶著這樣的驚嘆和疑問。

        江若軒和劉慶一起來到了內島劉天王所居住的宮殿。

        再見劉天王的卡牌分身,江若軒便將自己這兩天遭遇的事情,從紅楓島遭遇變異大樹,被屠魂襲擊,再到被屠魂帶走以及最后殺死屠魂的經歷,全都完整說了一遍。

        這其中,【鋼鐵】這個金手指的存在,他當然是沒有透露,只將部分功勞推給【攤牌卡】以及【贏家卡】,歸結為運氣以及屠魂的卡牌副作用的結合。

        劉天王還是一如既往并沒有追究。

        對于他的秘密,始終保持一定距離。

        這令江若軒心里松口氣的同時,也非常感激,慶幸在這個世界遇到的都是胸懷寬廣的貴人。

        否則換做心胸狹隘一些又具備劉天王這樣的實力的,恐怕他也根本不可能在這里從容說話了,更甭想成長為世界最強的強者。

        換個思路來想,劉天王若是不具備寬廣的胸懷和對新人的提攜以及包容。

        那么對方也不會成為人人敬仰的世界英雄,這個世界也很難再有特別厲害的新人天驕冒頭,全都得被打壓扼殺。

        到最后,劉天王神色隨和地給予了江若軒一些提醒。

        “暫時沒人會追究殺死屠魂的是誰,大家都會以為屠魂是失蹤了。

        不過小江,你有秘密,這我知道,劉慶也知道。

        每個人都有秘密,關鍵在于秘密的大小和價值。

        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秘密,已經引起了一些人不懷好意的關注?”

        江若軒心中一動,“天王大人,您是說,復靈會之所以派屠魂抓我回去,馬神之所以對我感興趣,就是因為......”

        劉天王淡淡笑道,“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這個瘋狂的組織,經常會在全世界尋找那些特殊體質或者潛力很強的年輕人,強行帶回去后培養起來,或者克隆成為他們戰斗的勇士。

        但馬神都對你感興趣,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待遇。

        這些神祇,一般是不會在意什么特殊體質者的。

        所以,繼續努力變強吧。

        只有變得更強大,你的秘密才是你的,否則,隨時可能成為別人的......”

        江若軒深吸口氣,“我知道了!”

        他準備回去就開始立即服用神血,晉升傳奇。

        同時,也利用新得到的屠魂的傳奇卡,看看能否憑借多張傳奇卡組合,對付龍龜或者心之東魔......

        …

        …

        【推薦票月票掠奪卡】

天天棋牌二维码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 聚宝盆配资 20选5开奖查询最新 深圳风采公式 pk10技巧之稳赚不赔 浙江20选5复式 快3开奖官网 在线配资直选必选卓信宝 江西11选五360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