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暗物質博物館在線閱讀 - 第兩百二十一章 撈尸公司(1)月初求月票推薦票

第兩百二十一章 撈尸公司(1)月初求月票推薦票

        這是一塊接近十多斤重的狗頭金,咋看像是天然形成的,可上面偏偏雕刻著花紋,以及一個痛苦的婦女模樣的紋路。

        模樣,更是像個上邊大下邊小的令牌。

        “這女尸,不能上船!睜敔斷哉Z,說著就想要將尸體推下去。

        “爺!笔Y雄驚呼,這推下去的有可能是幾百萬。骸耙,你不是說要送她回家嗎?”

        “送不回去,送不回去!睜敔敁u頭:“她腳上纏著長江令,是注定了要留在長江水中的,誰帶走她,子子孫孫都會被詛咒!

        “娃子,快,跟我一起把尸體推下去!”

        老爺子嚇壞了,臉色煞白。蔣雄沒辦法,只要走上前跟著老爺子一起推尸體。要知道他爺是長江上的老水鬼,既然說這具尸體不能留,就絕對不能帶回去。

        這一點,蔣雄很清楚。

        就在倆人翻轉尸體的瞬間,本來女尸還安安穩穩的閉合著的眼睛,猛然就彈開了。露出了一雙邪魅猩紅的,眸子來!

        ……

        夜諾和慕婉騎了一夜的車,第二天一大早來到了最近的一個小村落,之后搭乘早班車緊趕慢趕才來到重城。

        重城是長江邊上有名的山城,山巒起伏,建筑依山而建,依水而居。金沙江和長江從城市正中央川流而過,很是壯觀。

        慕婉很興奮,坐在輕軌上不住的大呼小叫。

        “阿諾阿諾,你看長江,好漂亮,像是一條玉帶子,系在城市的腰桿上!蹦酵窆蜃谝巫由,炸呼呼的叫個不停。

        她的蘿莉模樣實在是太顯眼,烏黑的長發,修長的身材,萌萌的臉,長長的睫毛,以及吹彈可破的皮膚。萌的輕軌上一眾男人女人不停的瞟她。

        慕婉一只手扶著欄桿,一只手緊緊牽著夜諾的衣袖。

        夜諾白了她一眼:“你又不是沒見過。不要忘了,你可是在長江上死掉的!

        “嗚嗚,人家還是第一次和阿諾你出來旅游嘛!蹦酵襦街。

        這妮子,身體變年輕后,仿佛人設都變得幼稚了。

        哦,不對,她本來就很幼稚。

        “旅游,旅游個屁。我們是來找你的尸體的!币怪Z撇撇嘴。

        “啊嗚,阿諾你是笨蛋,不懂風情!蹦酵癖尺^身,小嘴嘟的更高,她生氣了。

        稚嫩的小臉中,慕婉看著夜諾倒影在車窗玻璃上的模樣,眼神卻是暗淡的。她多想一直這樣,一直陪在夜諾身旁。嫁給他,和他生一堆小猴紙,每天在家里,哪怕只能每天看到他一小會兒也好。

        這樣真好,一如她的人生前十多年一直規劃好的那樣。

        但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死掉了呢?

        慕婉眨巴了幾下眼睛,終于安靜下來。沒有人想死,可自己的殘魂存活的時間,還剩16天。要在幾千公里的長江水中,找到自己的尸體,而且那具尸體還沒有被魚蝦吃盡。

        這個幾率有多小,用膝蓋也想得出來。

        少女不認為夜諾能將自己的尸體找到,況且就算找到了,自己也不能復活。她只想用最后的時間,陪在夜諾身旁。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就這么不留一絲遺憾的永遠離逝。

        但她同時也明白,夜諾從來都不是一個,會放棄的人。

        “咱們去哪兒?”慕婉微微嘆了口氣,然后又笑起來,迷死人的笑,令整個輕軌都如沐春風。

        看得人心情平朗。

        夜諾用手機調出資料:“去這兒!

        慕婉低頭一看,然后愣了愣。這是一張招聘廣告,名稱叫長江偃師打撈公司。這家打撈公司,顯然主要項目還是打撈長江中溺水者的尸體。

        “你要應聘潛水員?”慕婉笑的前仰后合:“阿諾,我記得你連游泳都不會吧?”

        “我今天就學會!币怪Z撇撇嘴。

        “但是你沒有潛水資格證?人家是招聘有證書的潛水員啊!

        夜諾手一翻,抓出一小坨百變軟泥一揉,變戲法似的,就變出了一本潛水證書來。栩栩如生,證書上的照片,夜諾還是那張苦瓜臉,沒笑容。

        得,他是鐵了心的準備去當潛水員,還是打撈尸體的那種。

        說干就干,在附近找了一家游泳館。夜諾果然一天之內學會了游泳,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不要太簡單。

        第二天一大早,倆人便去長江偃師打撈公司應聘。

        剛到地方,倆人手牽手,像兄妹般溜達到公司門口,就聽到了一陣鬧哄哄的聲音。夜諾定睛一看,只見有幾十個人舉著牌子,正在打撈公司大門口抗議。

        那些人手上的牌子血淋淋的寫著幾行字:‘長江偃師打撈公司草菅人命!

        ‘兩個職員在長江上失蹤卻不聞不問,甚至不將真相告知失蹤者的家屬!

        ‘公司不斷阻攔家屬報警,是何居心。兩位職員已經失蹤了7天7夜,為什么還不大規模的搜尋!

        ‘血汗公司只要錢,不管人死活。甚至不斷地推諉,不告知警方失蹤職員的最后位置,不告知家屬失蹤者的最后任務到底是什么。太惡毒了!

        慕婉偷偷扯了扯夜諾的衣袖:“阿諾,好像有人在鬧事?”

        夜諾盯著看了一會兒,又找附近的人問了問情況,頓時明白了前因后果。據說在7天前,這家公司曾經接了個任務,任務不算難,所以只派了兩個人前往。

        那兩個人,一個是中年穩重的老打撈員,叫做鞏全,還有個小伙子文諸五,雖然是見習打撈員,但是也有數千小時的水下潛泳經驗。

        但就是這么個任務,兩人竟然一去不回。

        鞏全是家中的頂梁柱,一家老小都靠他的工資過活,而且妻子最近還生了二胎,家中經濟壓力很大。他一失蹤,家都快要塌掉了。

        世上的中年人,哪個不是如此,肩膀上有多沉重,只有自己才清楚。

        但是兩人失蹤后,公司居然下意識的將這件事給瞞了起來,自己派了幾隊打撈員去尋找,可始終無果。等兩人的家屬從別的員工口中偶然聽到了消息后,找公司高層對峙,高層依然顧左右而言他,不告訴他們真相。

天天棋牌二维码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秒速赛车app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 华融配资 广东11选5胆拖玩法 股票指数期权以股票指数 青海快三追号技巧 康美药业股票吧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