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第九星門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請凌公子傳法

第一百三十二章 請凌公子傳法

        凌逸看著面容嚴肅的老者,有些無語的道:“說到底,你們心中還是存著一統天下的幻想,指望順水推舟,通過陸青鳴來實現!

        “你也不想想,全盛時期的太岳宗都不是逍遙宗的對手,剩下你們這群人就能掀翻人家?憑什么?勇氣?意志?還是靠幻想?”

        老者眼皮子跳了跳,淡淡道:“你怎么知道無法掀翻?”

        凌逸看著他:“您這樣抬杠就沒意思了!

        老者重重嘆息一聲,被打擊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陸青鳴動手太過突然,以至于他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得到消息的時候,一切早已塵埃落定!

        雖然心中恨極了陸青鳴,可老者的確存了利用他一統天下的心思。

        如今被凌逸無情的點破,難免會有些尷尬。

        因為這顯得他實在太過無能!

        凌逸看著他:“如今你侄女已經上臺,相信她會是一個好國君。所以您就別再想著一統天下這事兒了,也別想你們能掀翻逍遙宗,你們指啥呀?真的,不是我說話難聽,你們真沒機會!

        老者瞇著眼,眼中泛起危險的光芒。

        凌逸一臉無奈:“好了好了,別嚇唬人了,知道您是入道,可您這入道可能連我都打不過,所以還是別嘗試了!

        老者氣結,這小混蛋說話太氣人了!

        凌逸:“另外,既然都已經藏了這么多年,那您還是繼續默默藏著好了。也不要出現在燕瑜面前了,免得她看見你這張臉即誤會又傷心!

        “幫不了忙,咱也別幫倒忙,對吧?”

        老者:“……”

        “我今天肯來,就是想弄清楚這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現在弄明白了,也就沒事了!

        凌逸喝掉杯子里剩下那一點酒,站起身:“謝謝您的好酒招待,告辭!

        “等等,”老者叫住凌逸,“來都來了……”

        “還有事兒?”凌逸的確對這群人興趣不大。

        一群知道宗門要遭逢大難的人,早早離開,暗中潛藏,號稱做了準備和布局,可到最后依舊落得宗門陷落家破人亡。

        這也行,忍都忍了,繼續忍下去,苦心人天不負嘛,終究有一天能報復回來。

        可問題是,這群人到現在這種時候,還跟老鼠一樣,躲在這暗無天日的大地深處,做著坐收漁翁之利的美夢,幻想著能干掉陸青鳴,掀翻逍遙宗……這特么,誰給的勇氣?

        我幫你們干掉了陸青鳴,反倒成了驚醒你們美夢的惡人?

        一群廢物!

        當然,這跟他沒關系。

        只要這群人別影響到他就行。

        老者看著凌逸,糾結半晌,才低聲道:“你跟燕瑜的孩子,可不可以姓楚?”

        凌逸頓時一臉無語的看著老者:“大爺,現在不興這個了……”

        見鬼的孩子姓楚,別說八字都還沒一撇,即便真把這八字給畫全嘍,他的孩子也只能姓凌!

        你楚國皇室那點血脈,老子還看不上呢!

        “我沒開玩笑,我說真的,楚氏皇族的血脈不能斷!崩险叱谅曊f道,語氣中竟帶著一絲懇求。

        “那和我有什么關系?您不還在呢,還可以再生!”凌逸皺眉看著他。

        老者氣得牙癢,黑著臉,但還是耐著性子道:“你若答應,我,包括這里三百余金身入道高手,就都是你的了!”

        好大的手筆!

        這樣一股力量,雖然領頭人有點慫,但也真的不容小覷,足以在這世界任何一個地方興風作浪掀起巨大風波。

        的確有點心動。

        但問題是。

        世上哪有這種好事兒?

        人家一群宗門精英聽你擺布?

        憑什么呀?

        就算是神仙,也不是誰見了你都得拜一下吧?

        凌逸看著老者道:“抱歉,我對這種交易沒啥興趣,而且說實話,我跟燕瑜也沒什么,只是朋友而已。不過……”

        老者看著凌逸:“不過什么?”

        凌逸看著老者:“不過如果你們真有勇氣找逍遙宗復仇……”

        老者額頭青筋顯出,咬牙道:“當然有!”

        “那我倒是可以提供一點小小的幫助!绷枰菸⑿χ。

        一口氣殺了數十萬人,這逍遙宗跟魔教還有什么分別?

        這不是幾十萬大軍在戰場上被人全殲,而是上至老弱下到婦孺,只要喘氣的,一個都不放過!

        所以這不是戰爭,這是一群徹底泯滅人性的禽獸才做得出來的事情。

        這樣的勢力就不應該存在這世上。

        估計周棠現在是沒那能力,不然怕是早就殺上門去,把他們給滅了。

        如今有這樣一伙現成的勢力,跟逍遙宗又有血海深仇,讓他們留在楚地上,怕是早晚要生出亂子。

        如果可以的話,讓他們去跟逍遙宗打死打生,拼個你死我活,對大家都沒壞處。

        老者看著凌逸:“此言當真?”

        凌逸微微一笑。

        大約二十幾分鐘后,在這地下工事的最大大廳里,凌逸見到了所有太岳宗幸存下來的修士。

        也不知道他們在這里呆了多少年,或許是終年不見陽光,一個個都面色蒼白。

        換個地方見到都容易被嚇著。

        這里的人全部加起來,接近五百人。

        不但有金身、入道級的高手,更有點穴、通脈的年輕天驕。

        太岳宗當年預感到可能發生不祥,將這些人藏匿于此,可能連這群人自己都沒想到,一藏就是這么多年。

        凌逸甚至從很多人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咸魚氣息。

        他曾經也想那么咸魚一輩子來著。

        奈何現實逼得他,不得不一步步踏上修行路。

        但他對這種心態還是很了解的。

        老者站在他身邊,低聲說道:“凌逸,你可別騙我!

        凌逸看了他一眼,也低聲問道:“您覺得,憑這群人現在的狀態,真的還有跟逍遙宗魚死網破的復仇意志嗎?”

        老者沒直接回答,而是將目光轉向那些人,聲音低沉的問道:“人家懷疑你們的復仇之心呢!”

        剎那間,這群人身上直接爆發出一股恐怖氣息!

        一個個眼神瞬間就變了!

        變得無比凌厲!

        之前請凌逸過來的玄同子看著凌逸,沉聲說道:“不要懷疑我們的決心,就像你的義父被陸青鳴殺死,無論你是個怎樣的人,但你一定是想要殺他復仇的!我們,也一樣!

        數百人的大廳只有玄同子低沉的聲音,但從那些人凌厲的目光和額頭漸漸泛起的青筋以及一點點漲紅的臉,凌逸的確感受到了這群人的決心。

        “行,你們若是真心想復仇,我就傳一段法給你們,”凌逸看了老者和玄同子一眼,“但事先說好,這法,有點猛烈……”

        玄同子和老者看著凌逸,老者問道:“有多猛烈?”

        凌逸淡淡道:“一旦施展這種法,殺傷力瞬間暴漲,不說翻倍,但至少可讓攻擊力提升百分之七八十。但這種法也有它的弱點,弱點就是,一旦體內能量耗盡,整個人會變得虛弱無比!

        他說著,看向眾人:“說穿了,這法……是用來同歸于盡的,而且一經施展,便沒有退路!我看你們在這待著也挺好的,你們,真要學嗎?”

        大廳的氣氛變得有些沉悶,人們沉默著。

        大約過了兩秒鐘,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仿佛從靈魂深處吼出來一嗓子:“學!”

        隨著他一聲咆哮,幾乎所有人,齊聲怒吼:“學!”

        凌逸瞥了一眼老者和玄同子,能明顯感覺到,他們是有些遲疑的。

        這才對嘛。

        貪生怕死,才是正常的反應。

        尤其老者和玄同子這些太岳宗高層,無論用什么理由去掩飾,都改變不了宗門遭劫之后,他們不敢第一時間去跟逍遙宗死磕的事實。

        光在那做美夢來著。

        下面這群人倒是看得出些許不同,他們都是太岳宗的中堅力量,是真正的精銳。

        心中對逍遙宗恨比天高,所以這群人的情緒,也不能說是假的。

        一支團隊,最怕的就是領頭人是一只羊。

        凌逸看著老者和玄同子,道:“其實,你們學了之后,也可以繼續在這里修煉。那法只要不使用,對你們也不會有什么傷害!

        老者和玄同子以及其他幾個明顯是太岳宗高層的人沉默下來。

        他們相互看看,隨后,玄同子看向凌逸,表情誠懇的說道:“我們這些人,身上肩負著復興宗門的使命,的確不敢輕易送死。但是……如今這種形勢下,逍遙宗一天不崩,太岳宗便復興無望。所以,我學!”

        他說著,看向老者:“復興門派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會帶人,學凌公子這種法,然后殺進逍遙宗……”

        凌逸在一旁建議道:“其實也沒必要非得大張旗鼓的殺上去,你們完全可以化整為零啊,可以無休無止的跟逍遙宗糾纏下去,甚至可以想辦法潛入到他們宗門……為啥非要想著死磕呢?”

        玄同子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我們之前也一直都想這么做!”

        老者目光有些復雜的看著凌逸,低聲道:“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吧?”

        凌逸看了他一眼:“您別誤會,這和我真沒什么關系,我就是幫忙而已!

        “當然,也不能說全無私心,陸青鳴就是逍遙宗弟子,我殺了他,逍遙宗自然一樣恨我,而且我也不希望這樣一個惡魔般的宗門存在這世上!

        “另外,像你們這樣一群強大修士形成的勢力,如果真敢參與到世俗王權中去,你信不信,其他宗門立馬有樣學樣。這世上不是只有你們一群修士,也不是只有你們一個宗門!

        老者沉默著,仰天長嘆,看著凌逸道:“之前忘了告訴你,其實我們對上逍遙宗,也并非一點把握都沒有,逍遙宗如魔教一般,瘋狂殺戮又猖狂無比,沒人知道下一個目標是誰,所以……想要滅掉他們的宗門,不止一家!

        凌逸道:“那不是更好嗎?聯合起來,你們的把握就更大!到時候如果我有那能力,也會力所能及,貢獻自己一份力量!”

        說著,看著老者,十分誠懇的道:“世俗的事兒,別瞎摻和了,滅了逍遙宗,你們會得到更多!

        老者看著凌逸,有些感慨:“修行中人多半心思簡單,你這人,真不像個修行者!”

        凌逸笑了:“誰告訴您我是修行者了?我是大秦子民,陽光善良正直帥氣的大好青年一個!”

        老者:“……”

        他看著凌逸:“你真的不考慮一下……跟燕瑜?我發誓,一定支持你們的孩子成為這片大地唯一的君主!”

        凌逸看著他嘆了口氣:“您吶,就別操這心了,真的,我對這種事兒,一點興趣都沒有!

        老者失望的嘆了口氣,點點頭,然后對凌逸抱拳施禮:“既然如此,那么就有請凌公子傳法!”

        玄同子:“請凌公子傳法!”

        其他那些人:“請凌公子傳法!”

        --------------

        三更萬字,有沒有攢出月票?沒有的話,教你們一個小秘訣,一般人我都不告訴。

        可以訂閱下傲劍凌云啊、唯我獨尊啊、戰神變這些好看的書……月票一下子就出來了呢!

        o(∩_∩)o

天天棋牌二维码 手机版天津11选5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 体彩福建22选5 山西体彩11选5前3直走势图 今日西宁快三开奖结果 燕赵福彩排列5开奖公告 股票融资比例下调了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软件哪个好 三分赛车开奖网址 投资理财平台前1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