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在線閱讀 - 第一百八十六章 ? 來!用點力!【二合一,萬字更新,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六章 ? 來!用點力!【二合一,萬字更新,求月票!】

        殺機縈繞在古城的主干道之上。

        激蕩的劍氣,像是敲打的石板,發出清脆的聲音。

        肅殺的氣氛,陡然變得凝重了起來,宛若有一股無形的沖擊波,在古城之間激蕩。

        羅鴻看著那背負劍匣的劍客,年齡不大,二十五六歲,面容堅毅,眉眼間有幾分鋒銳,雙臂垂下,手臂上的那黑色布條在激蕩起的劍氣間,不斷的飛揚著。

        “大楚吳天?”

        羅鴻眉毛一挑,好像想起了這人是誰。

        之前吳媚娘與他說過,這吳天是吳家天賦極其妖孽的一位。

        如今大楚地榜第三的強者。

        能入地榜,毫無疑問,都是二品劍修,也就是說,這吳天是一位二品萬劍境的劍修。

        丹田之中,圣人虛影在跳動,起警示作用,也就是說這吳天的實力很強,能給他帶來危機。

        之前能夠讓圣人虛影警示的,便是在天機秘境中的耶律策。

        那時候,羅鴻與耶律策的實力差距巨大,而如今,這種感覺又出現了!

        微微蹙起眉頭,羅鴻的劍道修為依舊只是五品,之前敲鐘八十一,獲得突破的是武道修為和邪道修為。

        因而,羅鴻也很無奈,劍道天賦太差,他能有什么辦法。

        邪道和武道都跨入了四品,羅鴻其實底氣增強了不少。

        但是……

        面對這位地榜第三的強者,羅鴻覺得,哪怕戴上邪君面具,想要勝過對方,依舊很難。

        羅鴻是天才,但是這吳天同樣是天才。

        羅鴻能越階而戰,吳天同樣可以。

        看著劍氣激蕩的吳天,羅鴻不覺得自己在劍道天賦上能比得過吳天,畢竟,他的劍道天賦可是如今已經跨入陸地劍仙級別的陳管家指名道姓說弱。

        一位陸地劍仙都說弱,誰敢反駁?

        劍道之上,陸地劍仙便是權威!

        感受著吳天身上不斷攀升的劍勢威壓,羅鴻瞇起眼,他的劍道天賦差,既然如此,要付出比同輩更加多的努力。

        富貴險中求,或許,通過與吳天這等劍道妖孽的,劍術碰撞,可以獲得一些啟發,沖破劍道五品的阻隔呢?

        吳天看著羅鴻,沒有掩飾自己的殺機。

        吳青山畢竟是他的父親,盡管感情不太深厚,但,吳青山之所以會死,也都是為了給他成為吳家劍主而鋪路。

        感應著身軀之中那不斷躁動的死靈之氣,吳天眉頭微微一簇。

        不過,他畢竟是大楚地榜的二品,暫時壓制一下死靈之氣應該可以。

        盡管羅鴻很妖孽,或許能夠越階戰玄榜三品,但是……他可非玄榜三品能比,他畢竟登臨了大楚地榜,在二品境界中,論及戰力,也是佼佼者,最拔尖的那一批。

        所以,羅鴻遇到他,大概率是逃。

        但是,吳天身為劍修,要殺人,便會光明正大的殺,他不會像自己的父親那般,陰險偷襲。

        這也是他為什么一入古城,就直接向羅鴻表露殺意的原因。

        他就是要明著告訴羅鴻,我,吳天,就是要殺你。

        至于羅鴻逃不逃,吳天覺得沒有什么懸念。

        難不成羅鴻還扛著死靈之氣,與他一戰?

        怎么戰?

        頭鐵來戰?

        實力越低,壓制死靈之氣就越難,就越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去壓制。

        羅鴻與他一戰,先不說會不會被他殺死,單單是死靈之氣的侵蝕,羅鴻就扛不住。

        而秦廣城中的一排排屋子中,綠油油的佛像似是在注視著他們。

        整條街,無比的安靜。

        游蕩的亡靈,似是與他們隔絕與兩個世界。

        屋子中,一雙雙眼眸,偷偷看著。

        吳天邁步,一步一步行走,背部的黃梨木劍匣,開始徐徐的發出劍與劍匣的磨礪之聲。

        他在等待羅鴻崩潰后撤,迫不及待的逃入古屋之中。

        他看了一眼古城天色,黑暗潮汐在緩緩的涌動著。

        天黑,請關門。

        這是地藏秘境的規矩,也就是說,黑暗潮汐來臨的時候,必須躲入佛像坐鎮的屋子中,關上門,等待黑暗潮汐的過去。

        吳天收回目光,看向了遠處一席白衣的羅鴻。

        還不逃?

        此子……為什么還不逃?

        還挺能扛,不愧是黃榜第二。

        一陣風吹拂而過,徹骨冰寒。

        更讓他詫異的是,羅鴻抬起手,擺出了握劍的起手式。

        這是……要戰?

        以四品戰地榜二品?

        找死?

        不僅僅是吳天詫異,佛像鎮壓的屋子中,一雙雙眼眸都是流露出了萬般詫異之色。

        瘋子!

        這還不逃,只要轉身逃入屋子中,哪怕是吳天都拿羅鴻沒辦法。

        況且,黑暗潮汐馬上就要來了,這個節骨眼,戰個屁啊。

        羅鴻則是蠢蠢欲動,蕭二七所說的死靈之氣,沒感覺到……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既然天賦不夠,便以戰養戰,在死戰中打破桎梏!

        然而,就在長街之上,羅鴻即將沖向吳天的時候。

        聯排的佛像鎮壓下的屋子中,有人打開了門。

        吳媚娘咬著牙,走了出來,走出了屋子,失去佛像的鎮壓,她體內的死靈之氣開始飛速的暴漲,但是,下一刻,她身上爆發出一股劍氣。

        似乎有劍氣長吟,將暴動的死氣給壓了下去。

        “吳天,給我一個面子!

        吳媚娘走出佛屋,道。

        羅鴻扭頭看向吳媚娘,吳天亦是看向了吳媚娘。

        不少知曉吳家之間關系的強者,皆是流露出了古怪之色。

        吳媚娘,大楚吳家未來劍主,天賦雖然不行,但是生的好,她是吳家的嫡系后代。

        而吳天,是旁支后裔,可天賦很妖孽。

        按理來說,吳天是要聽命吳媚娘的。

        吳天會聽嗎?

        吳天看著吳媚娘,面無表情,他劍匣中即將出鞘的劍也是止住。

        下一刻,吳天笑了。

        “給你面子,喊你一聲小姐!

        “若是不給面子,你算什么東西!

        吳天,道。

        吳媚娘聞言,神色頓時一顫。

        “你以為你有老爺子的支持,我就會認命嗎?”

        “劍主之位,就該能者居之,吳家……腐朽了!”

        吳天道,他的話語聲,響徹在了秦廣城的主干道之上。

        話語落下。

        每一間屋子中的強者,皆是倒吸一口氣。

        吳媚娘則是面色煞白。

        吳天平靜的看著吳媚娘:“你不該入這地藏秘境……”

        “地藏秘境之中,哪怕是陸地神仙都難以插手,你死在這兒……沒人能救你,就算老爺子也不行!

        吳天看著吳媚娘,神色漸漸冷酷。

        在這一刻,吳媚娘身軀搖搖晃晃。

        她明白了!

        吳天真正的目的,其實并不是殺羅鴻,所謂的入地藏秘境殺羅鴻,純粹只是為了找一個借口。

        一個與她一同入秘境的借口!

        吳天真正的目的,其實……是為了殺她!

        “老吳,入屋!

        “這種人,就是對你的羨慕嫉妒恨,別理他,他若不爽,讓他自己回爐重造,重新投胎去!

        忽然,長街之上,羅鴻淡淡的聲音飄蕩而來。

        吳媚娘長長的睫毛一顫,有些錯愕的看向羅鴻。

        一直以來,她也是覺得自己不配繼承吳家劍主之位,卻是沒有想到,羅鴻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吳天面無表情的看向羅鴻。

        羅鴻則是看著吳天,繼續維持著起手劍式,丹田煞海之中,在無數邪煞蘊養之下的煞珠,一分為七十二。

        下一刻,經脈中撕裂感傳來,劍氣運轉,羅鴻爆射而出。

        吳媚娘看著那俯沖而出的身影,不由深深吸一口氣。

        她沒有在猶豫,轉身沖入了佛屋之中,她太弱了,四品修為,不努力壓制,死靈之氣怕是會很快吞噬她。

        而長街之上。

        因為黑暗潮汐即將來臨,那提著綠色燈籠的鬼婆也沒有再繼續讓人入城,只是戲謔的看著城中的情況。

        古城主干道之上,只剩下羅鴻馭七十二柄煞珠劍,沖向吳天。

        “找死!”

        吳天面無表情,但是,心中又驚又怒!

        他是真的沒想到,羅鴻居然敢頂著體內的死靈之氣,對他出手。

        瘋了嗎?

        就算你天賦妖孽,對死靈之氣的抵抗力,比其他天才強一些,但是,你才什么修為?

        再強又能強到什么程度?

        對戰之下,只會加劇死靈之氣的腐蝕。

        愚蠢!

        這是吳天對羅鴻的評價。

        不過,既然羅鴻找死,他也無需手下留情。

        鏘!

        劍匣之中,一柄青色長劍驟然出鞘,瞬間,吳天身上,劍氣不斷的凝聚。

        吳天劍指御劍,無數的劍氣在他的頭頂盤旋凝聚,他的頭頂之上,有一口不斷擴大的猶如池子一般虛影,池子中劍氣如雷弧在不斷的跳動。

        “吳家劍術……劍氣雷池!”

        一出手,便是殺招!

        轟!

        劍指輕輕一撥,輕描淡寫。

        剎那間,天地威壓匯聚,劍氣雷池中,有一道劍雷飛速劈出。

        轟隆!

        若非古城的地面堅固無比,怕是此刻早已經被砸的碎為兩半!

        羅鴻劍指往前一推,經脈中無數的劍氣開始沸騰翻涌,下一刻,化作一座巍峨的黑色劍山。

        昆侖撼雷池!

        咚。!

        悶響之聲炸開。

        羅鴻的劍昆侖直接四分五裂,瞬間炸開,煞珠劍之上纏繞著劍氣雷弧,紛紛彈飛而歸,朝著羅鴻飆射而來。

        羅鴻面色微變,圣人虛影在發出警示,危險!

        地榜第三,太強了!

        五品的劍術修為與之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力量差距太大!

        劍昆侖,瞬間就被劍雷給打爆!

        頂尖的二品,這一劍的殺機,讓羅鴻頭皮汗毛微微倒豎。

        吳天這一擊的威能,怕是都比的上一品高手的殺伐力量了!

        品級越高,越難越階而戰。

        羅鴻之前五品能戰玄榜三品,但那也是竭盡全力。

        而如今,武道和邪道皆是跨入四品,但是,想要戰地榜二品,難。

        甚至,各大王朝玄榜前三的三品,羅鴻會感覺非常的吃力。

        邪煞之氣翻涌,隨著動用邪煞之力,身上的正陽之氣便不住的涌動。

        倒飛的煞珠劍不斷匯聚,在羅鴻身前化作了巨大的盾牌。

        而且羅鴻還瞬間精神與遠處之前便布置好的一尊邪影移形換位。

        咚!

        煞珠所匯聚的盾牌果然是擋不住,瞬間四分五裂。

        而盾牌之下的邪影亦是被撕裂。

        羅鴻移形換影到了遠處,徐徐吐出一口氣。

        這便是地榜前三的二品強者么?

        羅鴻忽然冷靜了許多,他反思自己,之前確實是有些太膨脹了。

        而吳天這一招,讓羅鴻浮躁的心,冷靜許多。

        若是不動用魔劍阿修羅,與真正的強者比起來,他還是差了些。

        無數的煞珠劍懸浮回歸羅鴻的身邊,煞珠劍上,有滋滋滋的劍氣雷弧在跳動。

        吳天頭頂之上,劍氣雷池依舊。

        目光微蹙,看著羅鴻竟是抗住天地威壓躲開他的一劍,也是萬分詫異。

        他身為地榜第三的二品,一招……竟是殺不了一個劍道修為僅五品,武修四品的羅鴻?

        恥辱!

        吳天在長街之上邁步,雷池中的劍氣雷弧不斷的潑灑而下,將地面砸的不斷發出轟鳴。

        不過,吳天面色很快微變,或許是黑暗潮汐的臨近,吳天只感覺體內的死靈之氣,陡然變強。

        讓他不得不分出一半的力量,來壓制死靈之氣。

        他回頭看了眼那瞬間被黑暗籠罩的陰霾天空,眼眸一縮。

        “不行,得馬上入佛屋!

        吳天深吸一口氣。

        他其實很想現在就殺了羅鴻,不過,只是初一交鋒,吳天其實也看出來了,這羅鴻……的確是個妖孽,黃榜第二,能夠蓋壓耶律策和楚天南,并不是浪得虛名。

        至少,保命手段不少。

        他現在花費了一半的力量壓制死靈之氣,除非能夠徹底壓制住羅鴻,并且讓羅鴻無法施展出那詭異的移形換影,否則,想殺羅鴻,難了。

        “不急,等我徹底壓制住體內的死靈之氣,再來殺了此子!

        吳天面色陰沉下來。

        以他大楚地榜第三的實力,在這地藏秘境中,一品不得入的情況下,絕對是最強的那幾位。

        飛劍歸劍匣。

        吳天沒有再繼續糾纏,身后,黑暗潮汐無聲逼近,像是沙漠中的數百米高的沙塵暴,吞沒一切而至。

        吳天朝著聯排佛屋爆掠而去,速度極快。

        至于羅鴻,此刻怕是也急著找尋佛屋吧。

        羅鴻實力不強,再不找佛屋,怕是要被死靈之氣直接侵蝕而死。

        不過,吳天爆掠的身形,很快止住。

        因為,羅鴻擋在了他的身前。

        七十二柄煞珠劍匯聚合一,化作了一柄煞珠劍。

        羅鴻握劍,眼眸中帶著瘋狂。

        “再來!”

        下一刻,一劍遞出。

        劍氣噴涌之間,化作了一頭咆哮的白蛟。

        一劍,化龍!

        化龍劍!

        吳天又驚又怒,這一劍的威勢很強,可以戰三品了都!

        但是,吳天不在意,羅鴻畢竟境界太弱,對他而言,這一劍輕易可擋下。

        可他怒的是,羅鴻居然不找佛屋,反而朝他出手?

        “想同歸于盡?!”

        吳天嗓音低沉,帶著幾分不可置信。

        不過,亦是一劍斬出,恐怖的劍氣縱橫交錯,似是天雷滾滾,仿佛天上的云層都在這一劍之下被斬為兩半似的!

        噗嗤!

        羅鴻咳血,劍氣白龍崩潰。

        不過,他早就安排好移形換影,再度掠走!

        轟!

        劍氣狠狠地砸在古城地上,頓時激蕩不已,恐怖的劍氣沖擊著一座座佛屋,發出嘎吱聲響。

        吳天冷著臉,懶得理會被他一劍擊傷的羅鴻,開始飛速找尋佛屋。

        遠處,退走的羅鴻吐出一口血,感受著經脈中運轉的撕裂他經脈的劍氣……眼眸中亦是流露出興奮和瘋狂。

        “差一點!就差一點!”

        羅鴻抬起頭,再度盯上了吳天。

        而此刻完全沒有心思與羅鴻糾纏的吳天,怒不可遏。

        這小子真的瘋了?!

        真要與他同歸于盡?

        黑暗潮汐已經涌入秦廣城,城中半數都籠罩在了黑暗中,那潮汐像是無數只黑色的人手在抓著一切。

        吳天頭皮發麻。

        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危機,一旦被吞入黑暗潮汐,那死靈之氣,會瘋狂的消磨被吞噬者的元氣,以及氣血。

        最終,同化為黑暗潮汐中的游蕩亡靈!

        看著再一次擋在他面前,起手便是一柄柄煞珠劍化作天斗連環劍陣朝著他籠罩而來的羅鴻。

        吳天的臉色也不復平靜。

        而羅鴻自然也看到那震撼人心,讓人心靈悸動的黑暗潮汐。

        不過,羅鴻發現面對這黑暗潮汐,丹田中的圣人虛影并未發出任何的警示。

        也就是說……

        這黑暗潮汐對他而言,沒危險!

        既然,沒危險,他怕什么?

        羅鴻盯著吳天,周身環繞天斗連環劍陣,臉上帶著瘋狂:“來!再戰!”

        吳天盯著羅鴻,面皮子簌簌抖動。

        而聯排佛屋中,所有人都不說話了,這是個瘋子,鑒定完畢。

        蕭二七和吳媚娘也是呆滯,看著那轟隆席卷而來的黑暗潮汐,又看著那朝著吳天叫囂的老羅,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滾!”

        吳天從嗓子底下發出了一聲暴怒的低喝。

        瘋子!

        這羅鴻,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吳天忽然有些后悔了,他為什么不先入佛屋壓制了死靈之氣后,再來慢慢的殺此人!

        現在被纏住,很有可能會被拉著同歸于盡。

        吳天爆發氣機,一劍劈開羅鴻的天斗連環劍陣,撕裂劍陣而出。

        但是,動作卻也被劍陣稍稍阻隔了半響。

        感受著身后無聲的黑暗潮汐瘋狂的用來,吳天氣的直哆嗦,幾乎要瘋。

        飛劍出鞘,直接踩著飛劍,御劍化作劍光飛行。

        義無反顧的朝著佛屋沖去。

        轟隆!

        他像是一個沖浪的男人,被黑色巨浪所追逐。

        羅鴻再度咳血,劍陣被破,但是,羅鴻卻是感覺到了那松動的劍道修為的瓶頸!

        可是……還差那么一點點!

        羅鴻看著飛速往佛屋飛掠的吳天。

        一咬牙。

        抬起手,猛地一攥。

        吳天的影子一陣蠕動,下一刻,移形換影,化作了羅鴻的模樣。

        “來!用點力!吳家的劍道就僅僅如此嗎?!”

        羅鴻在吳天身邊冒頭,咆哮道。

        吳天腦袋一懵,眼睛瞬間紅了!

        艸!

        你這逼陰魂不散了是吧?!

        而出現在吳天身側的羅鴻,沒有做別的,就是握著煞珠劍,猛地揮出,而煞珠劍內,羅鴻疊劍氣,一千八百道!

        吳天看著近在咫尺的佛屋,又看著羅鴻劈來的一劍。

        怒吼掃出一劍!

        轟!

        盡管吳天的力量半數拿去壓制死靈之氣,但是這一劍的威力,還是讓羅鴻倒飛而出。

        而羅鴻倒飛過程中,卻是笑了,嘴角流露出一絲滿意的笑。

        渾身上下有一種舒爽的感覺,直沖靈魂!

        他體內所有的劍氣在這一刻沸騰。

        經脈中的劍氣沖破阻隔,從五品命劍,跨入了四品!

        而黑暗潮汐亦是瞬間傾覆……

        在聯排佛屋中所有人的復雜目光中。

        吞噬了羅鴻。

        而吳天亦是被黑暗潮汐砸中后背,血肉瞬間消融一半,無數死靈之氣涌入體內,他發出凄厲的慘嚎,砸入佛屋之中,連滾帶爬的將佛屋門關上。

        只剩下聯排佛屋之上佛像散發著幽綠色的光華。

        天地一片死寂。

        唯有吳天不斷發出的痛楚的慘嚎,讓人毛骨悚然。

        ps:大章,二合一章節,求下月票,求下推薦票哇~

天天棋牌二维码 炒股入门知识与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 体彩浙江6+1 极速快三是骗局吗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 江西快3下注台子 安徽合肥配资网 贵州快3今天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彩吧助手 山西11选5任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