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渾沌記在線閱讀 - 926 洞湖風波幾縹緲,青霄云霧何深沉

926 洞湖風波幾縹緲,青霄云霧何深沉

        (926        洞湖風波幾縹緲,青霄云霧何深沉)

        和勾誅、木頭他們在翠玉峰逍遙自在不同,宋如海坐鎮的云天城,一片風雨摧城的氣氛。

        自從云王受封為親王、德妃蘇瓏來到金州之后,雖然表面上沒有翻臉,但其實朝廷和云王這兩方都在各自備戰,局勢一天比一天緊張。大多數人都認為,戰爭的爆發只是時間問題了。

        如果厚土皇朝內部開戰,翠玉峰和云天城一樣都是前線。只是這兩方的地勢不同。

        翠玉峰雖然北面就是圭州,但是一馬平川,正是廣闊的洪潤平原。這里若是有大軍集結,讓人一望便知。如果圭州軍從平原攻打險峻的翠玉峰,這困難大了去了。

        更何況這里還有諸多金丹修士坐鎮。一打起來搞不好就是山川傾覆的下場。

        云天城就不一樣了。云天城北面是青霄山脈,是屬于圭州軍的地盤。山上早就聚集了駐軍,一聲令下就能居高臨下直撲云天城。

        而且云天城是整個金州的傳送陣所在。如果云天城被拿下,金州也就等于與世隔離。

        到那時玉州或者妖界的援軍想要來援也無法傳送,只能步行或飛行。等他們趕到,黃花菜都涼了。

        因此幾乎沒有人懷疑,如果說厚土皇朝的內戰是一個火藥桶,那么云天城就是這個火藥桶唯一可能的引火點。

        所以云王在云天城也布置了駐軍。即便是旁邊洞湖泛濫,這支軍隊也依然在云天城戒備,并未放松一點點。

        翠玉宮也專門把最擅長陣法的傳功長老黃璐調到這里,加強城池的防護禁制。

        只是云天城的大傳送陣是金玉兩州傳送的中樞,也是來自四面辦法的商賈和修士們的中轉之地,往來人貨極多,光靠修墻關門是不可能的。

        他們只能在人流中加強戒備,但又要確保盡量不影響云天城傳送陣的運作。

        做這件事沒有比藏寶長老宋如海更合適的了。云天城傳送陣本來就是他老爹宋向乙在負責經營。

        云天城的西面就是一望無際的八百里洞湖。經過這場連綿不斷的大雨,洞湖更是寬得沒邊沒際了。但云天城整個還好。因為這座城并非位居平原,而是建在湖邊的一片山崗上。

        此處名為小青霄崗。雖然沒有北面的大青霄山脈氣勢恢宏,但高出四周的平原很多。

        堅城厚壁,易守難攻,從湖邊仰望這座城池猶如高在云天,所以名為“云天城”。

        云天城歷史悠久,城中建筑大多直接取材于山上的巖石,風格古樸而老舊。

        云王封宋如海為云天守備,領一千多守軍駐守云天城。別看這人數不多,但在云天城這種易守難攻的地方,再加上防護禁制和駐守的修士,防守力量并不小。

        更何況云天城是有傳送陣的。聯通金玉兩州各地的傳送陣都是云天城大傳送陣的分支。如果敵軍攻打急了,別處的援軍隨時都可以傳送過來。

        唯一的問題是,城修好了,禁制也布好了,就是不知道敵人什么時候會來。

        宋如海每天都會親自上城樓巡查。云天城地勢高,所以視野開闊。煙雨茫茫之下凡人視線會受到一些影響,但他的紫府神識卻是不受阻礙的。

        神識掃過,數十里范圍內的情況盡收入他的心神之中。如果青霄山脈上的圭州軍有什么異動,他第一時間就能覺察得到。

        宋如海五年前成就紫府。后來他一直在不斷煉化宋家老祖遺留的魂珠。再加上天地靈機興發,他的實力突飛猛進,現在已經是紫府四氣修士了。

        按這么下去,他再過幾年成就金丹也是不無可能的。當然,前提是如果厚土皇朝內戰爆發,他能在這場戰爭中活下去。

        這時候他剛巡視完一圈,回到城樓上一個風雨飄搖的棚子里稍作休息。棚子里只有一個蒲團,一方桌案,別無他物。他就在蒲團上坐了下來,凝望前方。

        左邊霧蒙蒙的正是一望無際的洞湖。明明風起云涌,在這極高處看去卻是一片波浪不驚。而雄壯無比的青霄山脈,就像一條青色的臥龍般靜靜地橫在云霧中。

        高空的大風夾帶著雨水吹來,這小小的一塊頂棚哪里遮掩得住。但密密的水珠都被充斥在棚子里的宋如海的無形法力給阻擋著。它們就像一群不得寸進的飛蝗般在空中無望地盤旋。

        “大師兄,你果然在這里啊!

        就在他剛從那蒼勁的青霄山脈的走勢上感悟到什么的時候,他的沉思冥想卻被一聲清脆的女聲給打斷了。

        一個穿著清雅秀麗的淡紅羅裙的窈窕身影閃了進來,她的笑聲就像風鈴一樣在這高空搖曳著。在整個云天城,如此花容月貌,又出塵脫俗的仙子,除了黃璐還能有誰呢?

        “別發呆了,我們去洞湖邊走走可好?你明明說過要帶我游洞湖山水的嘛!

        宋如海眉頭一皺。他是說過要帶這位佳人去看風景,但可不是這大雨連綿的時候啊。這時間去洞湖,除了洪水和雨霧什么也看不見。

        “那云天城的防護陣法……”

        “我早就弄好了!秉S璐明眸一轉,往天掃了一圈,得意地說道,“不是我吹,經過我加固的陣法,我倒要看哪位大神能破得了!”

        宋如海淡淡一笑,說:“你的本事當然是沒話說的。好吧,我們這就去洞湖。其實這里真的是有一件正事,必須要找你幫忙,而且正要去洞湖!

        黃璐原本笑顏如花的臉色忽然一沉,嘟噥著說:“又是正事……”

        這許多年來她一直想方設計給宋如海獻殷勤,但宋如海絲毫不解風情,總是規規矩矩地把她當師妹看待。

        好容易兩人一起守城,有機會游山玩水培養培養感情,宋如海卻又搬出什么“正事”來,這讓她大為掃興。

        “怎么,師妹不肯幫忙?”

        “說吧,說吧,我能不幫么?”

        “這件事極為重要而且極為隱秘。你不能對任何人說,否則消息泄露,貽誤軍機,可不是小事!

        “好,我不說就是了!

        原來是云王意料到云天城會是最大的戰場,所以專門在東海機工局打造了一批威力巨大的玄器,準備給打算襲擊云天城的圭州軍一個大驚喜。

        只不過這些東西體積巨大,無論是用飛舟搬運還是傳送到云天城的傳送陣,都容易引起往來客商的注意,說不定其中就混著北方來的探子。

        “我和殿下商議,打算就在那,”他用手一指洞湖深處,“在那兒的湖底開辟一個分傳送陣,把東西直接從東海傳送到這湖中。然后晚上我再派人搬運入城!

天天棋牌二维码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有哪些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 北京快中彩走势 河内五分彩违法吗 心水十二生肖是什么 股票大跌后会大涨吗 哪个平台可以打河南快三 大乐透前200期 股票配资杠杠 20选5单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