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娘子萬安在線閱讀 - 第一百零九章 琴娘

第一百零九章 琴娘

        太子這樣一喊,整個宴席的氣氛為之一變,屏風一陣混亂,所有的琴娘全都起身請罪。

        初九本就注意著那邊,目光正好挪過去,踢石子那人一直低著頭,讓人看不清面容,倒是她身邊有位姑娘臉上的紗羅滑脫了。

        這姑娘初九認得,是紫鳶。

        方才那石子是讓他們注意這邊,然后紫鳶姑娘就露了面。

        初九徹底明白過來,紫鳶姑娘來這里應該是有話與他們說。

        不知不覺中他變得越來越聰明了,初九憋不住夸贊自己一句。

        不過,踢出石子的人是誰?侍奉紫鳶的人?那石子踢得很準,腳踝十分靈活,平日里定然沒少了練習……

        初九突然想到了顧大小姐坐在椅子上時,那晃晃悠悠的腳。

        該不會是那位吧?

        “是誰?”太子再次喊叫,“問你們話呢,誰彈的!

        太子的臉漲得通紅,眼睛中不是怒氣而是急切,在場的人噤若寒蟬,仿佛要大禍臨頭似的。

        席間一個官員見狀:“太子爺不要動怒,想必是不小心,您不喜就讓她們退下,再換……”

        官員的話還沒說完,太子一眼瞪過去:“閉嘴!

        方才太子還好端端的,誰能想到突然就暴躁起來,崔禎放下手中的酒杯,仔細看著席間的情形,太子做儲君這么多年,還不至于會因為彈錯一個調子就為難琴娘,難不成這中間有什么內情?

        崔禎目光落在魏元諶身上,魏元諶面容淡然不知在思量些什么。

        “殿下!

        申先生匆匆忙忙進了門,聽說宴席上出了事,他就立即趕了過來:“殿下息怒!比缃袷窃谔,不能出差錯,更何況今晚還有重要的事要做,他接到消息說衙門那些人在山上搜檢,竟然還沒找到趙二老爺。

        情形有些不太對,陸慎之就算再無能,也不至于到這個地步,不管是他疑心大也好,謹慎也罷,要知會太子爺準備起來。

        這時候琴音響起,他就止住了腳步,思量著也不差在這一時半刻,等到太子爺聽完了這曲,他再去稟告也不遲。

        結果琴聲突然中斷,宴席上傳來太子呵斥的聲音,太子爺以賢德立身,怎么能在人前失態。

        申先生待還要相勸,小小的琴娘,不值得擾亂局面。

        “誰說本宮發怒了,”太子開口道,“只要她還能彈出方才那聲音,本宮可以帶她回京,掌管東宮的樂人,賞她百兩銀子!

        太子說到這里,那些低著頭請罪的琴娘,有些開始互相竊竊私語,若說方才她們還想互相推諉,現在卻恨不得這好事都落在自己身上,不過誰都不明白,彈錯了曲子怎么還會有賞賜。

        魏元諶眼睛微瞇,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顧明珠。

        顧明珠若無其事地站在那里,仿佛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而剛才那彈錯的琴音的確像是不慎失誤,對大多數來說,這小小的事無關痛癢,畢竟大多數人只是聽個熱鬧,真正懂得其中關竅的人很少。

        落在精通樂理之人的耳朵里,就能聽出那錯了的調子掌控的極好,撮、捻,最后一挑,聲聲在關鍵之時轉了音,讓人會有種錯覺,若是接著彈下去必然是一首新的琴曲。

        可一切在這時戛然而止,就像是明知外面有一片好風景,卻偏偏推不開那扇窗子。

        太子癡迷樂理,明明似要窺見一隅,卻又硬生生不見了,自然要心緒失衡。

        如果最終查不出個結果,太子最終只能認定真的是琴娘失誤,因為那一絲聲音委實太過短暫,讓人無法斷定到底是有意還是無心造成的。

        誰說眼睛看到的,親耳聽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她就在他眼皮底下演出一個又一個活生生的騙局,萬事到了她手中都可能是騙人的利器。

        沒有入過局的人,不會明白其中的滋味兒。

        如同一個木偶,被她牽著團團轉,到了最后還不清楚自己被人耍了。

        她什么都做得很好,但只要對她了解一二,不免還能看出破綻。

        魏元諶想著那琴音入指的深淺,沒有十幾年的功夫很難練出,顧大小姐如今多大的年紀?難不成從小就開始學琴?

        癡傻之人可以背著人讀書、學藥理,調琴如何能瞞得?林夫人又怎會不知曉?難道林夫人也在說謊?

        而且,她此舉專門針對太子,若非對太子的性情十分熟悉,無法做到這些。

        這些疑點無論怎么看,這與她顧大小姐的身份不相匹配。

        每當他覺得自己已經看透了顧大小姐時,現實總會讓他摔上一跤,他以為自己知曉的夠多,其實根本不了解她。

        這張臉背后到底是張什么面孔?

        現在不光是太子想要聽那琴音,他也想要知道,從她指下到底能彈出什么樣的曲調,顯然她不會輕易透露,被她深深藏匿起來的東西,才與真實的她息息相關。

        “你,”太子先走向離他最近的琴娘,“彈一遍給本宮聽!

        太子爺這是要準備一個個聽下去?申先生面色微沉,那可要誤了大事啊。

        “太子爺,”申先生道,“不如將琴娘先留下,事后您再……”

        太子揮了揮袖子,他等不得了,這些年周二老爺送來不少琴曲,卻有許多都是殘譜,他日日夜夜百思不得其解,府中的樂人也彈不出個樣子,他總感嘆當年的周學士活著就好了,周學士填殘譜無人能及,而方才那聲轉音像極了周學士填的那樂譜,周學士死了之后,周家有這本事的就是周如珺了,可惜周如珺也死了。

        “太子爺,”申先生低聲勸說,“城外有動靜……”

        太子爺揮揮手,琴音響了起來。

        宴席上突然出了這種事,官員開始議論紛紛,申先生跟在太子身邊,準備找機會勸解,不可讓太子爺繼續聽下去,真會一發不可收拾。

        初九趁亂走到了屏風處,紫鳶也湊上前低聲道:“趙二老爺被人挾持著藏在城外不遠的山中,太子爺的人正暗中盯著衙門搜山,陸大人覺得這是針對魏大人的陷阱,衙門想方設法拖延時間盡量晚點尋找趙二老爺,但要怎么解決,還需要魏大人想法子。

        還有,陸大人說,汪道昌可能是自殺的,已經讓人去找汪道昌的兄嫂!

        紫鳶快速說完這些,然后低下了頭,相信魏大人聽到這些話就什么都明白了。

        魏元諶聽到初九低語,望著那焦急的申先生。

        那就是給太子出主意的幕僚,怪不得現在如此焦急。

        現在既然有了時間,就與太子慢慢周旋。

        魏元諶端起茶來抿了一口。

        太子聽完一個琴師調琴又走向另外一人,眼見就快要走到顧明珠和紫鳶身邊。

        紫鳶有些焦急,顧明珠將嘴里的蜜餞咽下,魏大人怎地現在還不動手?是還要聽她再彈奏一曲?就不怕她再彈錯嗎?

        太子愈發煩躁,那琴音竟然不見了,難不成真的是他聽錯了?想到這里,他抬腳向前走去,走到一個琴娘面前。

        顧明珠看著停在面前的一雙腳,低下頭向太子行禮。

        太子只見那琴娘臉上以紗羅遮蔽。

        “你……”太子淡淡地道,“抬起頭來!

天天棋牌二维码 三分彩人工在线计划 甘肃快三开奖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真准网 股票模拟软件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七星彩开奖结果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谁有pk10计划软件 排列五基本走势图 广东牛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