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 - 滿級反派升級指南在線閱讀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煙花廠?”景清章聽到這就明白了過來,末世里頭不需要煙花這種錦上添花的東西,他們需要破壞力和殺傷性都很強的東西!笆擒姽S吧!

        “目前還不清楚,得我去了才知道!币咕皩|西拾掇好!拔抑荒昧艘恍┮路,休息的時候我還是會回來的,畢竟我也得有自己的工作,不是嗎?”

        “你是生氣了嗎?”

        景清章拉住想要走的夜景,將她拉到了椅子前,按住她的肩膀,讓她坐下。

        “我沒生氣,我就是想靜一靜!

        “其實如果你有矛盾和不滿,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本扒逭碌氖譁厝岬膿崦哪X袋,希望她能夠安安靜靜的坐下來跟自己解決出現的問題。

        “哎,其實你說得挺不錯的,但是我可能接受不了你所說的代價!蹦阋皇钦5母沂乔閭H,這種苛刻的條件我也就忍了。

        可你是j啊,我們倆終究有一天,會變成對手。到時候我拿走你的衛星,你不還是要到處追殺我。

        “可你不打算去解決這件事嘛!

        “我父親給我找了新的解決辦法,你就不用費心,我跟寧樽約好了交接的時間!币咕巴崃讼履X袋!拔艺娴臎]跟你生氣,人與人之間有意見不和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送你!

        他知道現在跟夜景是聊不下去了,有那么一瞬間,他真想給自己扎一針,自己為什么會喜歡這樣一個別別扭扭的女人。

        可是轉念一想,夜景平時好像也不是別別扭扭的,難道女孩子談戀愛之后,就會別別扭扭的嘛?

        夜景倒也沒有拒絕,因為她已經感受到了面前人的不悅了。

        她雖然不太在乎j的情緒,但是戀愛書上,感情是很容易被消耗的,如果j不喜歡自己了,那自己的計劃不就全盤失敗了。

        “好!

        景清章的越野車上,兩個人皆不發言,只是安靜的坐著。

        她覺得現在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很奇怪,自己不喜歡j,j又只是有一點點喜歡自己。怎么說呢,一點都沒有cp感。

        她現在有點懷疑自己安排這一出的目的到底能不能實現,會不會把這脆弱的關系直接沖散。

        景清章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眉頭微皺,不辨喜怒。

        過了幾秒鐘,他終于反應了過來,轉身向著夜景欺來。

        夜景本能的往后躲了一點。

        他本來想幫夜景系安全帶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眼神中有一抹驚訝和挫敗感。

        “呵!

        忽然,他笑了,可是那笑容卻像是在看清一切之后的自我嘲笑。

        在他的手要收回的那一刻,被夜景一把抓住。

        “那個你手環帶了嘛?”

        ”怎么,大小姐這么快又想開了?”

        夜景聽到他這副酸里酸氣的話,氣就不打一出來。

        真想揍他。

        想了想他的衛星,這個想法瞬間消失。

        “只要我不做最后的適配,它是不是就可以摘下來!

        “上次你可以控制異能,是我臨時做的常識性調配,如果你不做最后的適配,它就只是個普通的手環,是沒有辦法幫你解決任何問題的!本扒逭聞倓偟膲男那橛行┰S的收斂。

        “沒關系,就當個普通的手環!

        “當普通的手環,上次跟你說的那些功能也都還在!彼攸c說了這句話。

        “沒關系,你既然想關心我,就關心吧!

        “那你為什么不做最后的適配!本扒逭逻@回是真的不懂了。

        “沒有任何功能的手環,是作為情侶之間的一個禮物,我帶就帶,可是如果做了適配,這就是一個鐐銬!币咕罢{整了下坐姿!伴_車吧!

        聽到這句話,他陷入了沉思,自由真的很重要嘛?

        車緩緩停在了煙花廠的門口。

        大老遠的就能看到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寧樽。

        雖然自己跟寧樽非常的不對付,但他今天確實是帥爆了!

        簡直就是行走的荷爾蒙,霸道總裁本裁。

        一身極為合適的黑色西裝,長身而立,梳了一個大背頭,一看早上起來就沒少往頭上抹發蠟。

        不過很顯然,打扮的這么花枝招展的寧樽也未引起景清章的注意。

        景清章還處在人為什么那么渴望自由這個論題之中。

        “這次你終于沒遲到!睂庨资种噶艘幌,手下將相關資料遞交給了夜景!斑@真的只是一個給基地增添光彩的煙花廠,你父親想得太多了!

        說罷,手輕輕拍了拍夜景的肩膀。

        這個動作倒是被看到了。

        此時的景清章眼神終于落在了寧樽的身上,不過他并沒有被寧樽的帥氣所驚艷。

        “你是要去給別人當司儀嘛?”

        景清章短短的一句話,讓寧樽臉上的笑容瞬間石化。

        “不是,我平時就這么穿!

        “那有點費時間!彼戳艘谎圩约菏滞笊系氖直!敖裉煜挛鐣写箫L,您最好再加一點頭油,不然會亂的!

        面對景清章如此友好的提醒,寧樽臉上的尷尬收都收不回去。

        “我覺得挺帥的啊!币咕懊约旱南掳!翱瓷先ザ嗝闯墒旆重的小伙啊,你可以試著學習下!

        “我絕對不會在自己的頭上摸發蠟的!本扒逭陋q豫了下,又加上了一句話!澳阋膊恍!

        “文件檔案都收拾好了!睂庨资疽饬宿k公室的方向。

        “寧家家大業大,一個煙花廠也需要你親自交接,這么事無巨細的嗎?”景清章終于有些覺得奇怪了。

        寧樽不是幕后老板嘛,這個煙花廠對他來說是九牛一毛啊。

        “也不是每件事都那么事無巨細,這不是大小姐來嘛,我怕我不來,你又給我整什么幺蛾子!睂庨缀蟀刖湓,是對著夜景說的。

        后半句話的語氣猛然變得溫柔又耐人尋味,唇角含笑,歪頭看著夜景。

        夜景被這笑容看得頭疼,自己以前看他勾引那些良家小妹妹時,經常用這種眼神。

        寧樽也是夠敬業的啊。

        “不會的,這次我不會搞幺蛾子的!

        本來景清章以為夜景會懟他,萬萬沒想到,夜景居然回答的這么溫柔,這有一點不像她本人會說出來的話。

天天棋牌二维码 体育彩票31选7结果 四川贵合期货配资公司 甘肃11选五基本走势图 百度 燕赵福彩排列7综合走势图 下周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北京时时彩app 香港免费资料+王中王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上证指数可以交易吗 安徽11选5前三组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