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我怎么變成了貓在線閱讀 - 第二十四章 短腿兒愛作妖

第二十四章 短腿兒愛作妖

        次日是禮拜天,一家四口睡到自然醒。

        起來后吃過早飯,趙瑞誠抱著呂秋實,躲在房間里說悄悄話:“大哥,昨晚我媽沒兇我!

        呂秋實也覺察到瑞蓉的變化。

        事實上,不僅瑞蓉,趙峰和兩兄妹都有變化。

        瑞蓉不再像以前那樣嚴格要求趙瑞誠,夸獎比批評多了。

        趙峰戒煙了,并且跟兒子進行了一場認真友好的父子交談。

        趙瑞誠的熊勁兒大為收斂,變得更聽話。

        趙瑞珊認識到自己昨天做得不對,愈發粘著父母。

        這種家庭和睦的溫馨氛圍,呂秋實很喜歡。

        他更喜歡趙家的飯菜。

        中午瑞蓉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有很多肉。

        呂秋實最喜歡粉絲蒸螃蟹,連粉絲都能吃出螃蟹味,非常美味。他足足吃了兩大只,而且不用自己動手,趙家四口輪流替他剝殼剜肉。

        唯一的遺憾是,他一直處于被吸狀態,沒機會上網找醫生探討病情。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倒了分別時刻。

        倆孩紙舍不得他走,都哭了,非要跟著趙峰一起去還貓。

        瑞蓉同樣舍不得,承諾兄妹倆好好學習,期末考試成績好的話,暑假再把呂秋實租回來陪他們。

        呂秋實摸摸小丫頭的頭,又摸摸小屁孩兒的頭,算是告別。

        趙家是他貓生中的第三個客人,比起前兩家,他更喜歡這家。

        但是他必須返回奈斯寵物館,因為這里不是他的家。

        然而回到寵物館,呂秋實就后悔了。

        他見到了自己最不想見的人——短腿兒!

        “小壞蛋,看你這次往哪兒跑!

        夏芹守候已久,壞笑著伸出“魔爪”。

        呂秋實麻溜竄到貓爬架最頂層,夏芹踮起腳尖也夠不著。

        “迪奧,過來!

        沙莎坐在吧臺里,下命令。

        呂秋實舔毛中。

        “迪奧!

        呂秋實繼續舔毛。

        “沙迪奧!”

        你才是沙迪奧!

        呂秋實最終抗拒不過身體的本能,繞過夏芹來到吧臺。

        “你太不聽話了,怎么能從客戶家里偷跑回來?”

        她想睡我!

        “我和客戶簽了合同,你的做法會害我賠錢的!

        死財迷。

        “還好客戶不計較,不然罰你倒立半小時!”

        呵,女孩紙,都是魔鬼。

        “你的租期重新計算,下個周日她會把你送回來。在此期間,你必須老老實實呆在客戶家里,不許再偷跑,聽到沒有?”

        夏芹一直在旁邊,樂呵呵的吃瓜,忽然插了一句:“它能聽懂嗎?”

        “我也不知道!

        沙莎輕輕擼著呂秋實:“不過每次訓完他,他都很聽話!

        于是,呂秋實再次落到夏芹手中。

        夏芹興沖沖回到家,又給他洗了個澡,吹干后舉在眼前。

        “你為什么那么怕沙莎呢?”

        我才不怕女孩紙。

        那是貓身殘留意識惹的禍。

        “以后跟我好不好?我不罵你,還給你買好吃的,永遠疼愛你!

        省省吧,女孩紙的糖衣炮彈對我沒用。

        “你知不知道,前天下午我起來找不到你有多擔心,就好像天塌了。屋里屋外找了好幾遍,就差報警了……”

        呵,女孩紙,都喜歡啰嗦。

        “我跟你說了半天,你給點反應好不好?”

        呂秋實打個哈欠,困了。

        “打哈欠也這么可愛,mua~”

        女流·氓!

        呂秋實被親了一口,瞬間清醒。睜大眼睛,警惕的看著夏芹。

        夏芹放下他,從冰箱里拿出一袋小魚干。

        “知道你今天回來,特意給你準備的!

        呂秋實中午吃的很飽,現在一點都不餓,聞了聞,轉身走開,趴在沙發上打盹。

        “沙雕貓!

        熱臉貼了冷屁股,夏芹不開心,決定報復。

        她坐在沙發上,脫掉襪子,光滑的小腳丫往呂秋實肚皮下面拱。

        呂秋實嫌棄的看了眼,往旁邊挪了挪。

        夏芹繼續拱。

        呂秋實又往旁邊挪。

        夏芹再拱。

        呂秋實沒地兒挪了,跳上窗臺。

        夏芹夠不著,抱怨道:“你個沒良心的小壞蛋,幫我暖暖腳怎么啦?”

        想當小公主,找你男朋友去。

        呂秋實瞇起眼睛,睡覺。

        快睡著的時候,忽聽啪的一聲輕響,耳邊同時傳來夏芹的聲音:“盒子精還不快快現出原形!”

        睿智!

        呂秋實睜開眼,便看到地上多了個紙盒。

        不大,暖色系,姨媽巾包裝盒。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體內莫名涌出一股洪荒之力,非常想鉆進去。

        你就不能不作妖嗎!

        呂秋實強行壓下體內的洪荒之力,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不去看那個暖色系的紙盒。

        “太小了?”

        夏芹轉身回房,拉出空行李箱,當著呂秋實的面打開。

        “這個怎么樣?”

        看來,只有一個辦法讓她停止作妖了。

        呂秋實不再控制體內的洪荒之力,躍下窗臺,跳進行李箱里。

        夏芹立刻蓋上行李箱:“哈哈哈哈,沒良心的小壞蛋,這回你中計了!”

        她坐在上面,得意的晃動小短腿。

        過了會兒,發覺里面沒動靜。她打開行李箱一看,呂秋實癱成一條,已經睡著了,睡得很香甜。

        “沒意思!

        夏芹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挫敗感,沒心情繼續逗弄呂秋實,回臥室碼字。

        呂秋實睜開眼,探出半個腦袋,透過行李箱邊緣偷看到這一幕,松了口氣,團成一團安心睡覺。

        晚上六點多,夏芹碼字結束,用手機叫了外賣,出來活動胳膊腿兒。

        看到呂秋實坐在窗臺上發呆看鳥,她取來新買的羽毛逗貓棒,從后面垂在呂秋實面前。

        呂秋實無動于衷,任憑夏芹如何逗弄,也毫無反應。

        “喂,你是不是傻了,這可是逗貓棒啊。沙莎明明說你很喜歡,在店里經常玩,不然我也不會買回來!

        那個財迷騙你。

        我在寵物店,從沒玩兒過逗貓棒。

        呂秋實算是明白沙莎為什么總讓自己討好女孩紙、并且每次都問對方有沒有男朋友了。

        女孩紙的錢好賺。

        單身女孩紙的錢更好賺!

        騙王佳買貓糧,王佳沒上當;騙夏芹買逗貓棒,夏芹直接入坑了。

        不過,他的確對逗貓棒有興趣。那是貓身的本能,他無法抹殺,但能夠控制住。

        夏芹又拿來小魚干:“這個你不會也不愛吃吧?”

        又是那個財迷哄你買的?

        你被她騙了多少錢?

        作孽喲……

天天棋牌二维码 快乐12开奖结果辽宁 普通人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宁夏十一选五技注技巧 大乐透十拿九稳预测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 股票k线图入门图解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 深圳 股票融资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