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逐塵錄在線閱讀 - 八一上

八一上

        海上行船,只要不遇大風大浪,可是要比陸地之上快上數倍,所以馮勁為三人備下了海船,再加上親自安排的幾位力士,根本無須三人出力!小乙三人十分感激,與馮勁等人說了一夜,反正有人開船,他們也是省得清閑!天明之后上得船來,倒頭便睡,這一路,想來也是十分容易!

        再醒來時,已然到了正午,小乙查看一翻,這船上什么都有,就連娛樂用的骰子之類也是一應俱全,這馮勁果然想得周道!這船兒往東北方向而走,海面之上有些許風浪,船兒堅實無比,也沒受太多影響。小乙站在船頭,看著遠處若隱若現的海岸,心中卻是空落落的,這種感覺十分特別,似乎很是熟悉,又顯得格外陌生!

        童陸白青來到小乙身邊,童陸不住搖頭,道,

        “小乙哥,你又在想他們了?!”

        童陸口中的他們,當然是指月兒、小然,還有那船上的一眾人等!他們每個人都是那么的鮮活,還時常會出現在小乙腦海之中,每次看到他們,都會先是一陣驚喜,而后又陷入無盡的悲痛之中。白青當然也知曉得,她能夠理解小乙,同時也會覺得無比難過!白青來到小乙身邊,靜靜守在身邊,有她陪伴在左右,即便一句話也沒有,小乙也會安心不少。小乙眨了眨眼,眼里似乎有些沙子,讓他很不舒服,用手揉了幾下,卻是把手也給沾濕。

        小乙笑了笑,回道,

        “哎,咱們那么多人一齊出海,最后竟只幾人回走,怎不叫人唏噓!”

        白青雙手扶在欄桿之上,身子輕輕往前,探出了船外,她閉上眼來,輕輕感受著,良久方才收了回來,

        “小乙哥,你說這世上會不會有奇跡發生呢,就似你們被那龍吸水卷入天上,卻仍是毫發無損一般!”

        小乙當然愿意相信這是事實,只道,

        “我一直是這樣認為,只是,這過得時間越久,就越覺得機會渺茫!青青,我想你應該能夠理解的!”

        白青道,

        “嗯,我知曉的。但我們還是要相信奇跡仍然存在!”

        童陸道,

        “好了,好了,不說這傷心事了,說說好消息如何?!”

        白青問他,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

        童陸呵呵笑起,回道,

        “哎,我剛才可是問清楚了,他們說從崖州城到那臨安府,少說也有五六千里,咱們也不知多久才能到達!”

        白青呸了他一口,道,

        “這算哪門子好消息!”

        童陸接著道,

        “別急啊,我還未說完!咱們這船啊,就沿著這海岸行走,想要迷路啊,可是不容易的!馮大哥給咱們安排的幾位兄弟,也都是個中好手,他們會輪換著行船,所以,咱們的船兒直奔臨安府,那可是一刻也不會停歇!”

        小乙道,

        “若是這般算來,咱們一個時辰少說也能走個三十里,那一整日便是三百六十里,這樣一來,豈不只需半月時日,便能到達臨安府了?!”

        童陸嘿嘿笑道,

        “可不是么!這樣說來,咱們可是有大把的時間四處耍耍的!”

        小乙斜眼看向他,問道,

        “陸陸,你可是想去哪兒玩玩?!”

        童陸打了個響指,道,

        “嘿嘿,我聽他們講了,那廣州城十分繁華,好玩的好吃的,真是多的不行,我聽他們口氣,似乎不比成都差哦!再有,那廣州城周圍可是有不少武林世家,小乙哥若是去到那兒,也能多結識一些江湖中人,沒準機緣巧合之下,也能大大提高武學造詣!”

        白青冷笑一聲,回他,

        “呵,這是你想去玩吧!”

        童陸樂了,回道,

        “我打聽過了,咱們加把緊,只需四日便能到達廣州,咱們在那兒玩上十來日,再繼續趕路,實在不想行船,那便在廣州城買上車馬,雇個馬夫去到那臨安府,豈不比在這船上搖晃來得舒服一些!嘿嘿,還有,咱們即便如此,那也最多一個月初頭便能到達臨安府!與小二黑的半年之約,可是綽綽有余了!”

        白青直搖頭,道,

        “不行,咱們先去到臨安,解了小乙哥身上巨毒才是!”

        童陸道,

        “青青,你看看小乙哥現在的身子,只要不再逞強,那也似沒事人一樣!再說了,咱們去了廣州,那可是一個大城啊,什么珍貴藥材尋它不來?!依我看啊,只需四日便能到達廣州,你就可以大展身手了!你可別說自己不行,你想想看,當時小二黑和小乙哥一齊中毒無法動彈,還不是你一手將他二人治好!所以啊,咱們也不一定非要尋到小二黑才行!”

        小乙看童陸說出這許多廢話,不過,倒也還算是有些道理,他既然這么想去,那便應了他們要求!他又一想,童陸這從廣州上岸之法頗有吸引力,這么長時間待在海上,早就煩了,再有,這幾位兄弟若是把幾人送到臨安再回,可是要辛苦不止一月,小乙也是于心不忍,于是開口道,

        “青青,陸陸說的也不無道理!幾位兄弟若是把咱們送到臨安,那一來一回,時日太長,若是回程路上,再發生什么不好之事,咱們可是要內疚一輩子哦!”

        白青不住眨眼,看看童陸,又望望小乙,道,

        “你倆這是早就串通好的吧!”

        小乙傻呵呵笑起,回道,

        “哪有,我也剛聽他說起,覺得有些道理罷了!”

        白青思慮良久,方才開了口,道,

        “好,那這就去與那幾位大哥說說,咱們先到廣州,然后換乘車馬再去臨安!不過,你們得答應我一事!”

        童陸問道,

        “嘿嘿,以青青的性子,就是十件,我也答應!”

        童陸早就看透了白青,她怎么可能提出過份要求!白青瞪了他一眼,而后說來,

        “到了廣州之后,所有的事,都要聽我安排!若是不允,咱們不去也罷!”

        童陸笑意盈盈,回道,

        “遵命,遵命,我倆任勞任怨供你差使!”

        這童陸把小乙也一齊帶了進去,小乙很是無語,但也覺沒甚關系。首先,白青絕對不會失去理智。而自己其實也挺想去廣州城看看,早就聽聞過它,這次離得如此之近,不去看看豈不可惜,于是他也緊跟著道,

        “好好,咱們一言為定,一言為定!”

        白青又看二人一眼,這才轉身過去。應該是去與那幾人商量接下來的行程,她也是一言九鼎之人,應該不會輕易失言!

        童陸用手肘推了小乙一下,笑道,

        “小乙哥,夠意思!”

        小乙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反問他道,

        “什么意思?!”

        童陸笑瞇了雙眼,沉默下來。正此時,白青也已回來,到了二人中間!

        小乙問她,

        “怎么如此這快?!”

        白青回道,

        “只是一句話的事,當然快了!”

        也是,這些位都是馮勁派來送幾人的,他們想去何處,準了便是,沒必要提出反對意見!這些位應該對廣州并不陌生,所以行船也是極有章法,看他們胸有成竹的樣子,四日到達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這不,第四日清晨,太陽剛剛露出一條線來,前方便出現了諸多島嶼,島嶼之間,有幾條漁船往自己這方過來,他們為了更多的漁獲,欲要到那深海里一探究竟!再遠處,隱約能見得幾處港口,由于天色尚早,瞧不真切,不過,似乎已經有那貨船到達,岸上一片繁榮景象!

        小乙問道,

        “陸陸,這便到了廣州了么?!”

        童陸回他,

        “我昨日與幾位大哥閑聊,這里看上去,就是他們口中提到過的九龍灣了!它位于大江入?,地理位置相當特殊,再有,此處水域無漩渦無暗礁,海岸寬廣,水深適宜,正是不可多得的天選之港!傳說中有人在此處見得九頭真龍,于是把這地方喚作九龍灣,這也就是它名字的由來了!”

        小乙道,

        “我看這地方海貨定然不少,咱們待會兒可得好好嘗嘗!”

        童陸嘿嘿笑道,

        “小乙哥,咱們的錢可是不多了,可得省著點兒花喲!”

        童陸看向白青,當然是要看看她意見!幾人九死一生,哪會還有許多金銀帶上身上!身上的盤纏,也是馮勁四處借來,給幾人一路使用。馮勁雖 然有些地位,可這錢也定然不會太多!

        白青道,

        “吃了這幾個月海貨,還吃不夠么?!咱們先到廣州,那里定有你們心心念念的東西,有錢使在刀刃上,才是最最明智之選!”

        童陸道,

        “青青,我倆本不是想要吃點兒什么,只是,幾位大哥一路艱辛,咱們既然到了此處,何不找個借口上岸,叫他們好生歇歇!你想想看,從此處到廣州,少說也還有兩三百里,逆水行船,可不比咱們之前喲!”

        他倆分明就想早些上岸耍耍,可被童陸這么一說,倒顯得白青有些小氣,不懂得體諒他人了!白青略一思索,認同了童陸說法,只道,

        “陸陸說得有理,我這就去與他們說說,咱們先上岸歇息一日,明日作何打算,再行計較!”

        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童陸真是得意得很!

天天棋牌二维码 安徽11选五遗漏查询 北京快乐8漏洞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pk10计划 快3助手有几个版本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查询 山西体育彩11选5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江西11选5官网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