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真武狂龍在線閱讀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斬凡之罪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斬凡之罪

        嗡!

        諸天狂震不休,數以千計,隱于星光瀑布中的懸空山峰,更是傳出陣陣轟鳴,激蕩的虛空泛起劇烈如浪濤般的漣漪。

        并非所有人都認得韓圣,但只要有一小部分認出,心中出現遲疑,跟不上陣法運轉節奏,便會使得大陣出現凝滯,甚至可能引發反噬。

        好在,韓圣常年隱居天外,監察魔星天淵動向,九成人只知其名,未見其人,才沒有引發這等后果。

        否則的話,這等曠世絕陣引發的反噬之苦,就夠這些人喝一壺的。

        太乙華天陣于今古第一次出世,還未建功,卻因反噬,使得眾圣殿損失慘重,怎么看都像是天大笑話。

        當然,之所以沒有出現這等危機,更多的還是因為,主持大陣核心的六尊圣境大能,全都認識韓圣,而且頗為熟悉。

        仗著自身實力,還有對大陣的掌控,硬生生抗下了九成反噬偉力,才免去了這一笑話。

        “韓圣?”

        凌絕殿主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死死盯著面前有著儒雅,又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失聲道,“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吃驚之下,竟是失態到,連‘死’字都出口了!

        要知道,即便是半圣隕落,都會給予尊重,道一聲圣隕,更遑論是韓圣這等于人族有著卓越貢獻的圣境大能者?

        但也怪不得凌絕如此,其余圣境大能雖未如此,也好不到哪兒去,心中的波瀾,不必凌絕殿主來的少,甚至更多。

        需知,當年中唐長安域外虛空一戰之后,吳明順水推舟,循著陸子青的痕跡,離開了神州,便背上了殺死韓圣的罪名。

        那一天,烏云蓋頂,血雨天降,異象遮蔽了小半個神州,是個人都不會懷疑什么。

        可誰曾想,本應該圣隕多年的人,卻活生生站在面前,如何不讓人吃驚?

        到了他們這等修為境界,絕不可能被人隨便騙過,很清楚面前之人,并非什么人假冒,而是真真正正的韓圣!

        “圣隕者另有其人,乃是寒宵閣之主令狐道友,我不過假死脫身,好于暗中行事!”

        韓圣也沒有隱瞞,目中悲傷之色一閃而逝,緩緩掃過凌絕等六名圣境大能,又在數以千計的懸空山峰上一一看過,嘆聲道,“諸位聽我一言,收手吧,我人族經不起內耗了,未來也少不得諸位攜手并進,護佑我人族傳承不絕,萬世永昌!”

        “韓道友莫不是糊涂了不成?”

        凌絕面色一沉,寒聲道,“此獠肆意殺戮我族天驕圣者,手中染滿人族鮮血,又屠戮妖蠻兩族同道,惹得天怒人怨,如今妖蠻龍三族已經發下公函,質詢我人族眾圣殿,要一個交代。

        你身為法家圣者,心中法理何在,公道何在?

        莫非,你要眼睜睜看著,神州各族與我人族離心離德,讓魔族趁虛而入,禍亂神州,斷我人族傳承不成?”

        “凌道友說的不錯,韓圣還請三思!”

        “我等護持人族,決不能容許這等無法無天之輩肆意妄為!”

        “韓圣,無論你有什么苦衷,但請以大局為重,迷途知返,否則我人族危矣!”

        幾名圣境大能也是出言相勸,雖說不上聲色俱厲,卻也是入情入理,令聞者無不動容。

        尤其,組成大陣的人族精英之中,還有不少法家強者。

        從幾位圣境大能的語氣,也能看出,對于韓圣這位相識相知無數年的同階存在,頗有幾分真情實意的敬佩。

        否則的話,也不會口稱‘韓圣’,而是如凌絕驚怒失態之下,直接稱為韓道友,甚至惡言相向了!

        雖然是圣境大能不假,但他們同樣是人,哪怕號稱與天齊,卻也遠遠沒有達到,傳說中天人之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至高境界。

        盛怒之下,也會如常人一樣,大打出手,只是表現的依舊理智,比較有條理罷了。

        “諸位道友,所有的事情經過,前因后果,想必諸位早已知曉,孰對孰錯,諸位捫心自問,設身處地的想一想,若是換了諸位,會如何處理?”

        韓圣嘆道。

        “韓道友,我敬你是人族法家圣者,一生秉持公義,為人族而戰,但你也捫心自問,此獠先殺老祭酒,再害朱道友,接連屠戮各族圣境同道,可有半點將人族放在心上?”

        凌絕殿主怒喝道。

        于公于私,他都不愿讓吳明活著離開,否則的話,以吳明的行事風格,還有現在的實力,恐怕下一個,就是他了!

        即便是圣境大能,也怕死,而且活得越久,越怕死,這點無關乎修為高低,人之本性。

        “這……”

        韓圣眉頭微蹙,就待開口解釋。

        事實上,他也不愿吳明如此肆無忌憚的殺戮,可也不能阻止對方行那圣道斬凡之舉。

        否則,勢必就要與之交惡,可人都死了,誰愿意為死人再去多說什么呢?

        即便是韓圣,心里有自己的一桿秤,卻也難以免俗!

        “呵!”

        吳明冷冷一曬,踏前一步,瘦削挺拔的身姿,雖無半點氣勢外放,卻自有一股超凡孤高之勢澎湃而起,神色淡漠無比的看向凌絕殿主道,“按照本圣的意愿,絕對不會跟你這種自私自利之徒多費口舌,但看在玄圣和韓圣的面上,本圣就費點口舌,給你們解釋一二!

        “首先,本圣斬凡,斷因果!”

        “敖青璃居心不良,意圖不軌,早年害死本圣養父養母,此仇不共戴天!”

        “朱圣與老祭酒,明知本圣無措,屢次暗中迫害不說,前者以雜家惑心之術,迷惑本圣養父,使其死不瞑目,后者更是親自出手,破壞天人誓約!”

        “蠻圣黑齒,屢次進犯人族邊界,嗜殺成性,更是殘虐兇狠,肆意制造瘟疫病患,毒害人族百姓不下千萬,罪不容誅,死有余辜!”

        “東海蛟龍圣青戟,喜食人族,屢屢于西域擄掠人族百姓,所過處十室九空,水漫千里,民不聊生,罪不可赦,本圣斬之,以顯我人族不可輕犯之威!”

        “金鱗妖圣,竊奪東宋龍脈,損我人族氣運,禍亂東宋多年,更是意圖將吾女煉成人丹,供其子食用,本圣將之抽魂煉魄,點了天燈,以圓本圣道心!”

        吳明一一說完,看著面色狂變的人族強者,目光一一掠過目光閃爍的眾圣,最后落在了面色陰沉的凌絕殿主身上,目中森然寒芒一閃,“凌絕,不要以為本圣好欺,當年你也曾暗中出手,雖然事后有所收斂,但莫以為本圣不清楚,你不過是被俗務纏身,抽不開身罷了。

        但本圣沒有將你定做斬凡目標,不代表你與本圣之間的因果就此兩清。

        看在你沒有做過太多惡事,勉強算是于人族有功的份上,本圣才饒你一命。

        識相的速速讓開,否則……真以為本圣驚蟄劍鋒不利乎?”

        轟!

        話音未落,一股滔天鋒芒洶涌而出,攪動虛空,使得億萬星辰搖曳,可驚可怖的是,僅僅鋒芒外泄,便斬斷了近三分之一的星辰偉力與大陣的聯系。

        驚蟄劍,便是吳明耗時近十年所煉,威能可接引星辰偉力,擁有斬身斬道斬因果之能的無上神劍!

        也正是這把擁有莫測威能,又可變化無窮的神劍在手,才讓吳明,能夠輕易隔空將五大圣者釣殺,可謂居功至偉!

        神劍未出,鋒芒畢露,使得諸天星辰暗淡無光,更是令人心馳神蕩,難以自持,甚至連太乙華天陣都出現了不穩跡象。

        其威能之盛,堪稱恐怖!

        “放肆!”

        凌絕殿主面色鐵青,目中更有難以掩飾的驚懼,可身為圣境大能的驕傲,沒有教會他什么叫忍辱負重,更不會什么見好就收,借坡下驢,自尊心卻是強的驚人。

        面對吳明如教訓小輩一般,毫不留情的斥責,心神紊亂之下,已然失態!

        “凌絕!”

        韓圣心頭一沉,暗叫不好,趕忙上前一步。

        “小子!”

        玄圣老祖更是面色大變,就要靠近吳明,卻是陡然被一股沛然巨力蕩開,以他無數年修持的圣道偉力,竟是也難以抗衡。

        哪怕如今他死期將至,壽元已盡,實力有所衰退,可這也太過恐怖了!

        “哼!”

        吳明目中寒芒一閃,冷哼聲中,不見其如何動作,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便失去了其蹤跡。

        再看時,已然出現在了太乙華天陣的包圍之中,直奔凌絕而去。

        “殺了這禍亂神州,戕害我族圣者,欲斷我人族氣運的魔頭!”

        凌絕悚然一驚,怒喝一聲,一邊讓門下嫡系催動大陣,一邊厲聲長嘯,“韓道友,你若是再執迷不悟,助紂為虐,休怪本圣不念同族之情,將你鎮殺于大陣現在。

        你現在若是迷途知返,與我等聯手誅殺這魔頭,可算作是戴罪立功,否則……”

        “凌絕,你這自私自利之徒,安敢如此?”

        韓圣周身氣息涌動,顯然是動了真怒,這一怒更是非同小可。

        不僅是因為吳明的倔脾氣,更是因為到了這份上,凌絕竟然還要為了一己之私,蠱惑人心,使得人族內訌。

        “大膽!”

        其余圣境大能見狀,也是面色一沉,同樣惱火于吳明的不知好歹和大膽,無論殺與不殺,可既然吳明選擇了動手,就容不得他們手下留情。

        至少,也要將之鎮壓再說,否則的話,還真以為眾圣好欺不成?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