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紫薇天帝在線閱讀 - 第一百零二章 雨夜侵入

第一百零二章 雨夜侵入

        龍河府城之外,一處泥濘小道之上,傳來陣陣綿羊叫聲。

        只見道路之上有一位老農手持著趕羊鞭,口中吆喝著,前面是十多只綿羊,潔白如雪,不時發出咩咩叫聲。

        綿羊總是走走停停,當停下的時候,老農就揮舞著他手中那根黑色的鞭子,一抽下去,綿羊就仿佛如受重擊,渾身微微顫抖,只得乖乖聽話,向前行進。

        “站!”

        一個瘦高個紅衣刀衛帶著十幾個黑衣刀衛圍了上去,擋住了老農的去路,為首暴喝出聲的正是邵平。

        老農眼底隱晦閃過一絲慌亂,但這時還是出聲,語氣里滿是悲哀,“官爺叫住小的何事?老漢身無長物,就只有這十來只羊了,還望各位官爺高抬貴手,就指望著賣掉這些羊給老妻治病呢!

        老農一邊說著,還一邊彎腰拱手,一臉的乞求。

        邵平靜靜看著他,略一停頓,沒有說任何話,只走到羊群面前,法力運使,用手輕輕一扯,一只綿羊皮就被扯了下來,露出里面一個四五歲的懵懂孩童。

        “你還有何話說?竟敢用妖術盜掠孩童,這可是斬首死罪,真是好大膽子!”

        邵平面色頓時沉了下來,目中閃過一絲怒火,手中長刀鏗鏘出鞘,聲音冰冷異常。

        老農臉上微微抽搐,面色變幻,袖子一抖,手中浮現一張符箓,將其貼在腿上,身子一竄,速度飛快,就要從人群之中逃出。

        “捉住他!”

        邵平一聲令下,諸人齊齊圍了上去。

        老農反抗不住,幾息時間就被壓倒在地。

        “別,別打我!

        老農束手倒在地上,幾個義憤填膺的封刀衛還是不肯停手,對著他拳打腳踢。

        誰家沒有小孩?為人父母的,見到這種人販子,特別是想到這些孩子都要供修煉邪法而慘烈死去,心中就不由憤恨。

        “大人?”邵平身旁的一位黑衣刀衛輕聲出聲問道。

        “無妨,只要不死即可!鄙燮降。

        “是!焙谝碌缎l諾然領命,隨后臉上露出笑容,向著老農撲了上去。

        沒過多久,老農口中就嘔出鮮血,痛苦流涕道:“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別再打我了!

        邵平面色平靜,抬起手臂制止道:“好了,現在帶回去!

        龍河府城小院。

        當伏塵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清晨。

        “少爺!

        三三一直在房中等候,這時聽見腳步聲,連忙迎了上來。

        “怎么回事?昨晚沒休息好嗎?不是告訴你我只是去辦些小事,很快就回來的嘛?”

        伏塵微微皺眉,低頭看著三三猶帶血絲的眼睛,突然有些心疼。

        三三微微搖頭,焦慮的心登時平靜了下來,說道:“我沒什么的,公子還沒用早食吧?我煮了些米粥,還在廚房熱著,這就端過來!

        三三說著正要離開,突然又似想起來什么似的,從一旁的抽屜中取出一封信,遞給伏塵,說道:“這是昨夜一個神秘人送過來的,我問什么事,他也不說,只留下這封信,說公子看了后自然知曉!

        伏塵接過信箋,打開一看,頓時明了,微微一笑道:“總算來了!

        冷夜,此時除了雨,還是雨。

        整個龍河府城此時都陷入雨幕之中,黃豆般的雨點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水花四濺成霧,雨聲一片,平靜之中仿佛孕育著一種歇斯底里的躁動和瘋狂。

        街上早已沒了行人,便是原本隨處可見的小販,此時都因為生意冷清而早早打烊回了家。

        然而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伴隨著連續不斷的腳步聲,靴底踏水濺起的啪嗒聲,有數百名臉色肅然的如水流一般的封刀衛穿過錯綜復雜的街道從四面八方匯聚,包圍住了黑暗之中的偌大府邸。

        封刀衛們盡皆肅然無言,井然有序,被偌大風雨籠罩著的街巷平添了一份肅殺之意。

        遠處,一處府邸隱藏在黑暗和風雨之中,只能通過府門上掛著的燈籠模糊看到鮮紅的似血一般的大門。

        風雨晃動著門前的燈籠,光線黯淡,明暗交錯之中生出一分蕭瑟荒涼的氣息。

        “劉府!

        邵平微微冷笑,眼眸之中閃過一縷深寒殺氣。

        “大人,可以了嗎?”邵平微微躬身,輕聲問道。

        “可!

        一個低沉的聲音回道,他渾身籠罩在黑暗之中,竟隱隱間透出一股陰冷的血腥味。

        “是!鄙燮矫嫔届o,雙手抱拳,微微低首領命。

        “殺進去!

        邵平轉頭冷喝一聲,長刀出鞘,瞬間猙獰迸發出一股殺氣。

        轟!

        大門被瞬間劈開,數百名身穿黑色錦繡服,腰掛封刀的封刀衛井然有序的魚貫而入。

        “什么人?”府邸中有人瞬間察覺到動靜,頓時爆喝問道。

        “封刀衛辦事,降者不殺!

        “怎么會?”

        府中侍衛看到蜂擁而入的封刀衛,不由愣住了,感覺自己聲音都在發抖。

        “不好了,封刀衛來了!”有著人立時大喊了起來。

        話音未落,數把長刀就交錯砍殺而至,這人身上浮現罡氣,但這些長刀之上亦有點點鋒銳白芒隱現。

        噗嗤!

        轉眼之間,護身罡氣便被破開,這人只來得及怒嚎一聲,渾身便被長刀破開肌肉骨骼,鮮血淋漓倒在了地上。

        短暫的寧靜后,整座劉府一下子從黑暗沉睡中醒了過來,四處點起了燈火,照亮了周邊。

        一隊隊家生子組成的死士侍衛從府內各地涌現,匯聚在一起迎了上去。

        嘭!

        地面微微一震,出現一個腳印,下一刻邵平便沖進劉府侍衛之間,手中長刀一掃,一道銀光閃過,周邊幾個侍衛就捂著喉嚨癱倒在地上,鮮血自手縫中流出,如流水一般,淌出一片血紅。

        “速度快些,凡是反抗,格殺勿論!”邵平站在原地,命令說著。

        劉府畢竟是府城中有數的大家族,府內侍衛實力雖比不上封刀衛,但也不可小覷。

        一旦讓他們匯聚在一起,即便不怕,卻也麻煩,甚至一不小心還會徒增傷亡,能夠速戰速決便是最好。

        “是!”眾人齊聲應著,眼中充滿著兇光。

天天棋牌二维码 四川金7乐网上开奖查询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一肖平特如何计算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牛彩湖北快3专用走势图 北京pk10历史走势图 1900奖金时时彩平台 福彩广东36选7 配资公司配资之家 陕西快乐10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