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無限惡骨道在線閱讀 - 第8章 罪獄

第8章 罪獄

        “雙子星主被關在男囚,因此我的計劃便是由你混入罪獄,確定雙子星主的位置。然后我和蘇蘇會制造混亂,在合適的機會潛入罪獄接應你!

        “what?”

        商彪聽到水仙的計劃一臉黑線,強忍著沒道出句mmp。

        “這么簡單?就算這樣能得手,那撤退路線呢?我們總不能帶著一個嬰兒再強闖出去吧?到時候肯定會被發現罪獄的異常,我可沒信心全身而退!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只要找到雙子星主,我便會打開傳送門,雖然無法出城,但足夠咱們脫離罪獄的范圍!

        水仙自信的說道,這是她壓箱底的絕招。二流演員中能掌握空間傳送的技能的,就像商彪擁有的時間禁止神通一樣,都是蝎子的粑粑,獨一份。這也是她能加入九州洪門,并且和蘇瑾結伴的原因。

        既然水仙有這種技能,商彪也就沒再說什么。酒足飯飽之后,故意找到同樣在酒樓內用餐的巡街星捕,裝作尋仇的模樣,隨意弄死了一個星捕,又隱晦的將生魂抽取。

        果然對方沒有直接亂刀砍死他,只不過被揍了一頓,拉出了酒樓。

        烏云蓋月,在漆黑的夜色中,一座黑曜石修建的陰沉建筑在天秤城的邊緣高高聳立。

        罪獄表明上是一棟高塔,只有正真進入其中才知道,高塔之下的地牢才是罪獄正真的所在之處。

        商彪被關押的地方正是地牢,出于泄憤那幫星捕直接將他投入了死牢中,就算不是今晚被送到星祭宮,下一次也一定會輪到他。

        一排排緊挨的囚牢之中,商彪很快便確定了雙子星主的位置。一個帶著孩子的男人畢竟是十分顯眼的存在,都不用他打探,只聽隔著幾個囚牢依舊響亮的嬰兒嚎哭聲,便十分清楚。

        “該死的混蛋,要不是這個星時的指標還沒完成,老子真想現在就為我那可憐的六指兄弟報仇,給我滾進去!

        星捕罵罵咧咧,十分粗魯的一腳踹了出去。

        商彪瞥了眼那嬰兒嚎哭聲傳來的囚牢,輕易的躲開了星捕沾著污水的靴子。

        一只微縮的蟾蜍從他袖袍中溜了下來,并沒有引起被怒火沖昏頭的星捕注意。

        “不勞大駕,我自己進去!

        將月蟾丟出,在那星捕隨身帶著的鐵枷落下前,商彪主動走進了囚牢之中。

        “算你小子識相!”

        見同僚向這邊張望,逮捕商彪的星捕怕丟面子,強行將心中火氣按捺。伸手掏出一枚令牌在囚牢上點了一下,星光凝聚的柵欄升起,將囚牢封死。

        “位置已確定!”

        團隊頻道之中商彪編輯了一條信息發了出去,隨后便在草鋪上坐下,定神調息起來。

        隨著他這條信息發出,沒過多久,罪獄的高塔上便出現的水撲不滅的畢方訛火。

        縱火無論何時都是制造混亂的好辦法,蘇瑾不是個喜歡動腦筋的,這種簡單的招數最符合她的脾性。

        商彪起身走到星光柵欄旁,其余囚牢中像他一樣看熱鬧的人也不少,并不會顯得突兀。

        從那個被自己抽魂的倒霉星捕記憶中得知這囚牢如果遭到暴力破壞還會向外示警,不過這難不住他。

        月蟾一蹦一跳的從陰暗的角落中出現,一枚打開囚牢的令牌被它從口中吐出,細長的蟾舌卷著一枚趁亂打劫來的令牌印到星光柵欄上。

        光柱消失,商彪摸了摸跳到自己肩頭的月蟾,夸了句干的不錯,隨后便直奔那雙子星主所在的囚牢中。

        “好漢,放我出去!我有錢,等出去我給你一百枚星幣!

        “窮鬼滾開,朋友你先放我出去,一座金牛城三進三出的大宅子就是你的了,里面還有七八個丫鬟,十八到二十八的都有,絕對符合你的口味!

        ......

        見商彪越獄成功,其余囚犯紛紛開口哀求利誘起來。

        “不要急,一個個來,出來就趁著混亂趕緊逃吧!”

        商彪咧嘴一笑,挨個打開囚牢將里面的犯人放了出來。很快人越聚越多,就連前來阻礙的星捕都被憤怒的囚犯們用異能撕扯成碎片。

        “這么好的機會,你不走么?”

        商彪站在雙子星主的囚牢前,對著那個抱孩子的男人問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這位雙子國上任星主最為信賴的護衛并沒有因為商彪釋放囚犯的舉動,而對他產生好感,反而十分戒備的望著他質問道。

        “救你命的人~”

        就在商彪準備解釋下自己的來意是,原本逃出去的囚犯居然又重新返了回來。只不過和商彪之前見到的那幫囚犯不同,重新返回來的囚犯千篇一律的露出一張呆澀的面容。

        “這就是天秤國的專屬能力么,居然能操縱這么多人,來的怕不是什么小角色!

        商彪不再理會雙子國的那護衛,走到囚牢之外以神目尋找幕后的操縱者。若說天秤國的能力有什么弱點的話,那便是不擅近戰。而且受到干擾后,會導致他們奴役的仆從數量下降。

        幾支小陣旗以三才之位插在地上,一陣迷霧翻滾,很快便將商彪及他身后的囚牢遮蓋。

        三才迷陰陣,用在這陰怨之氣聚集的地牢中倒能發揮出遠超尋常的威力。

        幕后操縱者派遣了幾個囚犯進入迷霧之中,似乎發現無法闖過,便停止了這種無意義的試探。

        “吼~”

        囚犯中走出一個獅面闊鼻的大漢,對著迷霧輪罩的范圍發出一聲怒吼。聲音如龍吟似虎嘯,肉眼可見的音波剎那間清空了迷霧,商彪投下的陣旗也被震的粉碎。

        “獅子座的能力么,居然有這種效果!

        商彪甩了甩發脹的腦袋,心中暗自驚奇。這聲波似乎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或許是幕后操縱者無法全部發揮被奴役仆從的能力。

        就在商彪準備繼續施法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又是一種星座能力,還是他有些熟悉的巨蟹座隱身。

        一個瘦小的男人出現在商彪身邊,雙臂剛一抬起,就被黑暗中隱藏的鬼僵擒下。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