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軍事歷史 - 三國處處開外掛在線閱讀 - 第八百零七章 戰北匈奴(一)

第八百零七章 戰北匈奴(一)

        "愛書網"網站訪問地址為

        從高柳城向北四百里,可以到北部草原腹地,即后世的內蒙古邊境線。

        往西四百里,可至騰格里沙漠,即現在的朔方郡。

        所以許定完全可以看到五原郡的情況,北匈奴的兵馬調動在他眼里如同虛設,全在掌控之中。

        “傳令!出兵北上!币驗榫嚯x的原因,許定領著本部大軍先北上了。

        在北平邑的郭嘉、呂布、孫策等人也往北趕。

        許定往北行了一百五十里停了下來,在北就全是茫茫草原了。

        兩天后,呂布等八萬聯軍到達。

        大帳內,許定在上位,眾將列席左右。

        許定讓人將沙盤抬了上來,這才拿了指揮桿走了下來,指著沙盤上的謀處道:“這是我們的位置,北匈奴東來想南下代郡只能走這一個卡口,所以我先在這里下寨,以免匈奴人耍詐!

        “大將軍英明,對付匈奴人不可不防!

        快兩百年沒跟北匈奴人作戰了,誰知道北匈奴會不會變狡猾了,所以有人極贊同許定的方案。

        戰略上沒有問題,這一點眾人惡魔果實有目共識。

        畢竟談戰略誰比得上許定。

        許定點點頭,接著道:“按我軍的偵查,北匈奴主力大約在這個位置,還有兩天的路程,他們走得有些慢,我估計總決戰的時間會慢一些,你們可知道為什么?”

        許定目光掃向眾人。

        孫策、呂布等將皆露疑惑之色。

        唯有周瑜與諸葛亮似乎想到什么,但是沒有立即回答。

        許定先是注視了一眼周瑜,然后看向諸葛亮,問道:“小家伙你來回答!”

        諸葛亮微微一笑,站起來,朝著許定施禮一拜,然后朝眾人見禮后回道:“北匈奴這么做,無非兩個原因,一是故意怠慢我們,讓我們久等之下挫我軍銳氣,凡大戰者必比耐心、軍心。

        若我軍急燥,求戰心切必陷入被動。

        二是北匈奴恐怕還有別的打算,比如派一支偏軍從側翼出動,饒至我軍北后,合擊我軍。

        不過這樣施展困難極大,因為北匈奴需要從上谷郡入境,打下上谷與代郡,或者從西進入雁門郡在北上封鎖我軍后路。

        所以我覺得他們更大的可能是攻打居庸關,為接下來順利攻打幽州腹地做準備!

        眾人聽得皆是點頭。

        貌似挺有道理的。

        周瑜看向白衣的諸葛亮,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諸葛亮是荊州軍的人,荊州有如此厲害的小輩,以后怕是會影響揚州對荊州的進攻。

        似乎是察覺到了周瑜的目光,諸葛亮也朝著周瑜投過去一抹意味深長。

        許定觀察著二人之間的微末變化,同樣露出一抹無法查覺的狡黠。

        王八對綠豆,這是命中注定的交集。

        “很不錯,諸葛亮分析的很對,看來荊楚之地人杰地靈,人才輩出!痹S定收桿,然后笑道:

        “第一種情況,我想我們不用擔心,因為在座的各位都是身經百戰之輩,而且這一戰我們必勝,不管是北匈奴早點來還是晚點來,都對我們不產生任何影響,因為他們從東進的那一天開始就滑進了泯滅歷史的的塵埃之中。

        區別只是滅亡的早還是晚而以。

        至于第二種情況,恭喜諸葛亮,他說對了,北匈奴派出了七萬騎從草原腹地向上谷郡的方向去了,當然這邊也不用膽心,敵兵以經我軍的伏擊之中,相信很快會有好消息傳來!

        眾人聞言皆是驚詫。

        北匈奴真的派了偏軍去偷襲居庸關了。

        果真是狡猾。

        一面約我們正面決戰,一面又玩偷襲。

        “大將軍提前得知北匈奴意圖,定能設下天羅地網,將之一網打盡!

        “就是,北匈奴想跟我們玩陰的,只會自食惡果!”

        “不過大將軍,你分出一部分兵馬在上谷郡伏擊北匈奴七萬之眾,那我們正面對決還有多少兵馬可用,不會影響大局吧!

        有人擔憂的問道:“大將軍,你準備怎么安排我們大軍,怎么排兵布陣與北匈奴對戰!

        六十萬人的大軍正面對碰。

        光是想一想就是恐怖。

        人過萬人山人海,六十萬,需要極寬廣之地來展開,那人撒在草原上勢必茫茫一片。

        各軍誰為主,誰為輔助。

        誰頂在前面,誰安排在后面。

        這可就是有講究了。

        眾人看向許定。

        許定道:“往北五十里是我覺得較為有利于決戰的地區,其地勢平坦,適合大軍展開,西南方有一山脈,曰黃花山,可藏兵。

        此戰我東萊軍為主力于正面與北匈奴相抗,會分出兩支偏軍,一支以步兵團為主,提前埋伏于黃花山脈之間,待北匈奴敗時殺出來截殺北匈奴。

        另一支以騎兵為主,于我軍東北方,一但我出信號,必須全力向西,以堵截向北散逃的敵兵,同時盡可能的迂回到北匈奴的身后進行圍堵,當然這支人馬數量不會太多,也不用真把潰兵給堵住,目的還是盡量的截殺還有幫追擊部隊多留下一些敵人!

        “東萊軍正面與北匈奴力戰,我呂布佩服,我并州軍以騎為主,所以我來當東北方的偏軍吧,我的步卒愿意交給大將軍來指揮!眳尾颊酒饋碚f道。

        他總共帶了一萬八千人馬。

        騎兵其實并不多,只有四千人,其它全是步卒。

        而且這四千騎還不全是并州狼騎,不少是在中原招募擴充的。

        許定道:“呂將軍大義,并州狼騎是輕騎,放在這里最適合,不過鑒于你部鐵騎還是少了一些,略微單薄,這樣我會調派我東萊第七校尉騎跟著呂將軍一起完成此任務!

        黃忠這時站出來道:“黃忠領命!”

        說完朝著呂布也拱手,呂布到是極為滿意。

        黃忠的實力不用多說,當年自己可沒有打贏他,現在對付匈奴又并肩作戰了。

        而且許定愿意派出一支成建制騎兵讓他指揮,足夠重視他了。

        “呂布領命!”呂布心中有一動,抱拳正式接令。

        諸葛亮與文聘對視一眼,文聘見諸葛亮微微頷,遂也站起來道:“呂將軍如此豪氣,那我荊州軍不才,愿意前往黃花山待時而動,截殺敗退的匈奴潰兵!

        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周瑜見文聘一出心下也一急,忙給孫策使眼色,不過孫策好像并沒有現一般,雙眼直盯著沙盤露出熊熊戰火。

        周瑜輕輕撞了他一下,孫策回神過來,不過卻道:“伯符,荊州軍喜歡當縮頭烏龜,讓他們去吧,我們跟著主力軍團正面干翻北匈奴!”

        周瑜還想說什么,但是這時許定以道:“可以,黃花山就以荊州軍為主,同時我在調配所有兗州與豫州的義軍歸你部指揮,我東萊軍也會有一只二千人的特殊隊伍相助!

        文聘道:“是大將軍,文聘一定完成任務,若有閃失,提頭來見!

        荊州軍有二萬二千,在加上東萊二千,在加上其它兩州的義軍差不多就是三萬出頭了。

        有這么多兵馬,文聘以經挺滿意了。

        畢竟是偏軍,而且還是在敵人潰敗的時候出擊,如果這樣還有意見那就完犢子。

        “其它各將各軍,便隨我迎戰北匈奴的正面進攻,我希望各位能精誠團結不可松懈!痹S定掃視過去道:

        “接下來我做詳細的兵力部署還有各軍之間的通訊聯絡……”

        荊州軍這一路三萬人馬,因為要埋伏進山,所以當夜就出藏進了黃花山。

        而呂布與黃忠等眾騎也在翌日出營在東部方向重新下寨扎營。

        姍姍來遲的北匈奴大軍,停在了四十里外!

        “報!單于,漢軍主力停在了進入代郡的山口上,將營扎在了出草原的道中央,而且營地建得非常的龐大堅固,想逾越過去幾乎不可能!北毙倥今R回來稟告道。

        沮渠烈烈問道:“漢有軍有多少人馬?”

        “大約有十二三萬!被貓蟮娜讼肓讼胗值溃骸皾h軍分成了兩個營,其中以步兵為主于南道安營,以騎兵為主于東北方三十里安營!

        “才十二三萬人馬,我還以為至少有二十萬,還真是虛張聲勢!本谇伊也恍嫉男Φ溃

        “才這么點兵馬,竟然還敢分兵,是誰給他的勇氣,還真是自大狂!

        “單于,我估計是漢人在擺什么龍門陣,故弄玄虛!

        當下也有北匈奴將領們嘲諷道。

        差不多四十萬對戰對方十二三萬人馬,漢人還敢如此托大的分為兩個營。

        接著又有北匈奴的一員將領站出來道:“單于讓我帶五萬精騎,先去滅了漢人的騎兵,將東北方的漢營一把火給燒了!

        沮渠烈烈有些意罷。

        五萬打一萬,漢騎畢輸。

        雖說以前有一漢抵五胡,但那是漢人有強弩,這才讓匈奴騎兵吃虧。

        現在我大匈奴同樣裝備有強弩連弩,還怕漢騎嗎?

        就算有損失,也是在可控的三四千之內。

        提前消滅漢騎有利于對漢軍步卒的沖擊與包圍還有追擊。

        就在想同意的時候,這時欒提呼廚泉出來道:“單于小心中了漢賊的詭計,這許定向來狡猾,詭計多端,連漢人都在他手里吃大虧,不可輕易進攻!

        沮渠烈烈看向欒提呼廚泉,臉露狐疑:“你的意思是,許定有埋伏,故意引我進攻?”

        “沒錯單于,許定此人手里有數支騎兵,人數不下三萬之眾,現在才出現一萬,其中必有炸!睓杼岷魪N泉分析道。

        沮渠烈烈道:“那你覺得要怎么對付漢軍?”

        “單于,不用理會這支漢騎,只要擊敗打垮了漢軍主力步兵團,我們有的是時間來貓捉老鼠,慢慢玩!睓杼岷魪N泉建議道。

        沮渠烈烈沒有立即給出回答與決斷。

        其它北匈奴眾將也沉默了。

        理性來分析,欒提呼廚泉說得極有道理。

        但是經過一番思索之后,沮渠烈烈道:“就算你說的是對的,但是我大匈奴何何怕過漢軍漢騎,有埋伏照樣打垮他們,三萬之眾的騎兵,就算全部出來,我大匈奴的騎兵也會讓他們有來無回!

        “單于所言極是,還是單于英明,單于讓我去吧!

        “單于我也愿意去,我到要看看漢騎究竟有多強!

        當下又有許多的北匈奴將領請戰。

        沮渠烈烈欣慰的點頭道:“好,都不愧是我大匈奴的戰士,我就給你們八萬騎,給我踏破漢軍的騎營,先打掉漢軍的騎兵!

        “是單于!”

        一眾北匈奴將領激動又興奮,少數朝著欒提呼廚泉投去一抹冷嘲。

        單于是他們的單于,你南匈奴只是我們的一條狗,單于怎么會聽狗的話。

        當然并不是說欒提呼廚泉說提沒有道理,是錯的,而是沮渠烈烈覺得要先拭一拭東萊軍的戰斗力。

        先出騎兵試探一許定的實力與底細。

        這對大決戰是有好處的,畢竟是幾十萬人馬的對決,不可能上來就是肉搏廝殺,總要先小小的較量一下。

        不管是摸清對方實力還是摸清指揮統帥的脾氣性格都是極為重要的。

        是夜,匈奴八萬騎悄悄往北而行,繞過漢軍主力大營,然后在南下直撲漢騎營地。

        按時間計算,當他們到達漢騎營地的時候,剛好是天蒙蒙亮之時。

        此時正是人最困乏的時候。

        寒風透骨,大地朦朦一片。

        天邊泛起的光線剛好夠人看清數百米之外,當然在草原上可以看得五六里之遠。

        不過可是模糊的影子。

        “沖鋒!”

        八萬騎匈奴本部精銳,看到了漢騎營的影子,終于不在沉默,抽出了冰涼了一夜的戰刀,催促著戰馬沖鋒進攻。

        不過伸出的手凍得直通紅。

        在草原上走了一晚上,雖然是緩行,但是熬了一宿,身體也多少僵硬,血液不通。

        胯.下的戰馬更是因為走了一夜,休息的得少,精神頭也不是很高。

        開始沖鋒的時候也是疲軟無力。

        只到匈奴士兵抽起了鞭子,這才嘶鳴一聲,喘出粗氣邁開四蹄子,奔了起來。

        迎面的寒風如刀一樣刮過來,生疼無比。

        不過北匈奴人卻無比亢奮起來。

        因為他們要攻下漢騎營了,要跟素未謀面的百年大敵漢軍交戰了。

        “為了大匈奴!”。

        “為了大匈奴!”

        鐵馬冰河入夢來,隆隆的戰馬,震得十里外都讓人惴惴不安,八萬匈奴騎兵程雁字形如鋼鐵洪流一樣朝著漢騎營奔涌傾泄而去…………

        


        


天天棋牌二维码 快3娱乐平台注册 股票配资公司 时时人工计划软件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售了么 虚拟炒股软件app 2018股市预测最新消息 广东好彩1推荐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95期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湖北快3形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