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仙宮在線閱讀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事成遁走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事成遁走

        腹部傳來的不適感讓她臉色有些不好看,那葉天并無半分手下留情。

        雖然沒實實在在的挨上這拳,但是擦中也附帶了一些力道沖擊到她的五臟六腑。

        她有些奇怪,先前在通道中相互碰見交手的時候,葉天只是躲開了,沒有和她碰硬,她便下意識的以為葉天實力不足。

        可這輕輕一交手,那葉天的動作迅速,出拳極快,好像是一時間換了個人一樣。

        眾人見葉天和莫青相互交錯之后,沒有下一步舉動,都在那里觀望著事態的發展,古元也飛到了葉天身邊和他一起站著,心中對葉天展現出的實力表示驚訝。

        莫青見狀,飛向那只魔雷暴龍坐在翼骨上方,轉頭就走了,此次任務完成,她也沒必要再次過多逗留。

        “目的已達成,東西已經送走,我就不送各位了!闭Z必停頓了一下。

        “葉天……呵,我記住你了。等下次再見到你的時候,我定會與你好好較量一番!

        見那女子騎著龍的身影漸漸變遠,葉天也沒有再追。追下去沒有任何意義,這個世界的戰斗是這個世界的事情,與他無關,這些人既然當時幫了他,那他也應禮尚往來,畢竟他的目的還是找到能修復空間的物質,帶回去修補那個世界。

        隨后葉天便和古元二人飛回船艙處,剛才的戰斗早已吸引了多數修煉者出來觀望了,只是不知道是何原因,沒有幫忙。

        眾人一道,葉天徑直回了他自己的船艙。眾人見此情況,沒有再去多叨擾葉天,也都回去調養身體了,畢竟在剛才的戰斗中受了不小的傷。

        倒是林凱看著葉天的房門若有所思。

        葉天純粹是因為學會了這個世界的運轉功法,想一個人修煉多感受一番才直接回去,對他來說現在當務之急是重新恢復自己的修為。

        剛才打斗的時候還是控制不好自己的靈力運轉,有大量無意義的力量在運轉的時候溢出了,否則那莫青能不能躲開葉天的那一拳倒是個未知數。

        一夜無話,葉天在調試著運轉,眾人在房間調理著身體。

        ……

        待到第二天近午市,有人來敲了敲葉天的艙門。

        “誰?”

        “是我!遍T外傳來的,是林凱的聲音。

        他來找我干什么?

        葉天有些疑惑,之前言語中這個林凱可是對他有一股莫名的敵視呢,像其他幾人都曾在私下與葉天聊過天,但是這個林凱卻一直沒有。

        葉天打開房門,林凱走了進來,稍顯手足無措的站著。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嗎?”往常林凱看他的眼神可是很不屑的,但是今天來卻用著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我來是想謝謝你昨晚救了我!绷謩P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個無妨,畢竟你們之前也幫過我,我救你們自然理所應當!

        “如果當時沒有你救的話,我們這一行人大半的戰斗力都會失去,到時候上島可就麻煩了!

        “為何這么說?”葉天問道。不就是一個傳道會嗎,在這種盛會上還會起紛爭?

        “你不知道,這次盛會邀請了很多門派的年輕一代,所以專門設下了一組擂臺賽,我們有一敵對的勢力,名叫玄空閣,到時候必然會起紛爭,如果這次在這里受傷的話,我們可就給師門丟臉了!

        “不參加不就好了!

        “這哪是不參加就可以的,我們兩個門派經常有切磋,時間一長,兩邊的弟子都在互相斗氣,不參加也丟人,而且回去會被師兄弟埋怨的!绷謩P無奈的說道,兩宗門相斗已久,這些弟子也不能置身事外。

        “這樣,到時候我看情況會幫你們出手的!

        “不不不,我來不是要你幫忙出手的!绷謩P見葉天會錯了意,急忙說道。

        “那你來找我是?”

        林凱低頭沉默了片刻,像是下定了決心才抬起了頭。

        “我聽他們說你是因為昨晚許諾給的功法才可運轉靈力的,不知此事是否是真?”

        “不滿你說,確實如此,之前一直無法動用靈力不知是何原因,昨晚拿到那本功法堪堪才能使用靈力!比~天還是沒有透露自己的真實實力,只是模糊其詞。

        “這樣,我這里有一本海升明月經,與昨晚許諾給你的那本功法不同,這部經是我家族祖傳的,曾經有一先祖靠它修煉到了立地境,是當時的一方霸主!绷謩P說著,從懷中掏出了一本經文。

        葉天接來稍一翻開,從那功法運轉的線路就能看出與他昨晚得到的那部功法不在同一個層次上。

        “這么貴重的東西,你要給我?”葉天驚訝道,這種功法可是一個家族的底蘊所在,畢竟是一代先祖流傳下來的,很適合與自己相同血脈的人來修煉,增加實力。

        “這也算是對之前與你出言不遜的一點道歉,你千萬要收下!

        葉天見狀,也不再推辭,畢竟他到這個世界,還不熟悉這一切,有一本更高階的功法總是好的。

        “那我就不再推辭了,這經文對現在的我來說蠻有用的。倘若日后你有葉某需要幫忙的地方,葉某定義不容辭!闭f著,對林凱抱了個拳。

        “不用不用,這是我的一點謝意,你收下我就心情舒暢多了!绷謩P擺擺手。

        “我沒什么事了,晚上再一起吃飯吧!闭f罷,林凱便推門走了,沒有絲毫的停留。

        葉天則留在房間,靜靜地參悟著這本功法。

        他的境界已經不需要專門修一種功法來提升實力了,而且他本來是屬于另一個世界的人,他只要能摸清這個世界的功法大致是依著哪個方向運行的,之后便可以自己參悟出適合自己的運轉路線來了。

        這種量身定做的比去修別人傳下來的功法好的多,契合自己的身體與靈力。

        接下來一連幾天,葉天都在參悟功法。

        和林凱的間隙消除之后,他與這個小隊的所有人都相處的蠻好,漸漸地成為了朋友,一起談天說地,把酒言歡。

        終于,到紫羅島了。

        下船時葉天看到來來往往的修士熙熙攘攘,許多戰船都是載著一船的修士前來赴會的。

        自從葉天那打敗淵寧之后,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這種身在人群中人聲鼎沸的感覺了,那十載他一直都是在虛空中游蕩,沒有去什么人們的聚集地,也沒有去化作一個普通的人,去體驗人生百味。

        現在在這人群之中,他感受著久不曾感受到的生氣。

        “葉兄,怎么站在這里不動了!绷謩P笑著問道。

        古元已經先一步下船去辦理上島住宿的事宜了,讓他們先一起在此處候著,等他回來再一起去島上四處逛逛。

        “沒什么事,張亮他們呢,怎么還沒下船!

        “在講我嗎,我在這兒啊,那些女人可真是東西多,收拾的太慢了我就先下來了!边@時張亮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這幾天在船上吃那些海味都快把我吃吐了,終于到陸地上了,等會一定得搞點肉食吃吃!睆埩聊靡桓~骨邊剔牙邊說,樣子好不粗獷。

        “都是修仙的人了,怎么還貪戀著這些口舌之欲呢?”葉天取笑道。

        “非也非也,誰說修仙不能吃這些山珍海味呢,我認為我們雖然修仙,但我們也是人,不能輕易舍去那些能讓我們滿足快樂的東西,修仙一途過于枯燥的話,就沒有意思了!

        葉天搖了搖頭,沒再說話。

        修道一途講究一心一意,那些身外之路是探求天道的絆腳石,說起來是沒什么影響,但是總有到某些時候需要斬斷,才能踏向更高的高度。

        像張亮這樣的,葉天并不需要勸導什么,人各有志,倘若他愿意在某個境界就此安定下來的話,逍遙快活,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幾人等了會,那兩名女子也下來了,此時古元也趕到,一行人便一起上街去了。

        “一直聽說紫羅島物資豐富,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睆埩烈姷铰飞狭宅槤M目的商品,忍不住稱贊道。

        “是啊,像這冰雪蠶絲的布料,在其他地方可都是很少見呢!眱膳吹椒坏昀锏木啦剂,滿眼發光。

        “聽說紫羅島上有一富有生命的酒樓,要不我們先去飽餐一頓,一路上旅途乏困,吃點好的掃一掃身上的疲憊!惫旁嶙h道。

        眾人隨即便向那酒樓走去,

        不久,便在一座氣派的建筑前停下了腳步。

        “紫饕閣,這就是紫羅島上最具盛名的酒樓,這店里有許多奇珍異食,在外面難得一見!惫旁榻B道。

        眾人進店便尋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叫上店小二拿來菜單。

        “哇,碧凌獸的肉,天山雪禽的爪和翅,還有海蛟的筋肉制成的佳肴,這次我們可真是來對了!睆埩量粗遣藛紊鲜綐硬灰坏牟似,垂涎三尺。

        “這次你們放心點,出門前師門有給我們這次遠行所需要的經費,應該夠我們好好吃上一頓!惫旁σ饕鞯恼f道。

        “呵,鄉野村夫,這點菜肴就把你們迷了眼!

        有一不合時宜的聲音從邊上桌傳來,待古元看清那人是誰的時候,讓眾人別管他們。

        葉天見狀有些不明所以,旁邊的林霖向他解釋道。

        “這是那玄空閣的弟子,我們極蘊島和這個宗門有矛盾,不要管他們就好了!

        “僅僅是人階的菜品就如此驚訝,看來極蘊島的弟子沒見過大世面啊!迸赃吥亲烙钟心凶映雎曁翎。

        “李藏海,我們極蘊島的弟子在這里吃飯,輪不到你一個嫡傳弟子都不是的人在這里指手畫腳吧!绷謩P面色不悅道。

        “呵!迸赃吥侨溯p笑了一聲。

        “我雖不是嫡傳弟子,但是此次我可是跟著我們宗主的親傳來的,怎么樣!蹦悄凶诱f著,只手示意著邊上一不出聲獨自喝茶的男子。

        古元聽他這么說,眼神一凝,看向了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倒是衣著華貴,面龐英俊,身上的修為氣息沒有半分外露,若不仔細注意,可能就把他當成一個普通人了。

        “你們玄空閣的親傳又如何,不見得就能在這里撒野!

        “你怎么說話的?!”那男子見狀,就想起身出手,被身邊那個親傳弟子給拉住了。

        那親傳弟子站起身,手中浮扇一展,開口道。

        “你們極蘊島的子弟倒是出言不遜,我身為宗主親傳,身份總與爾等不在同一個階級的,再說了這是我們玄空閣的弟子,怕是輪不到你們訓斥吧!

        古元見狀,也不動聲色的站了起來,隱隱和那持扇男子對峙。

        “倘若你們有思怨的話,請出門去擂臺解決,本店恕不接客!蹦枪苁碌娜艘姎夥詹粚,出來說道,同時站在大廳四個方向的傭人也踏了出來。

        “碰到玄空閣的弟子真是晦氣,走,我們改天再來吃!

        見古元這么說,眾人對視了一眼一起起身,離開了這酒樓。

        “真是太晦氣了,怎么會碰到玄空閣的人,真是影響食欲!睆埩琳Z氣不悅的說道。

        “就是,害的我都沒有興致去試衣服了!蹦橇至匾彩菓崙,不斷的怪責。

        “我們換家店吃好了,在那家店和那玄空閣的弟子一起坐讓我覺得惡心!绷謩P說道。

        “極蘊島的弟子們,還是等等再吃吧!

        “你又想干什么?”

        古元回頭喝到,原來是那玄空閣的親傳帶著手下也出來了,正站在店門口。

        “一只聽聞極蘊島大長老的大弟子身材健壯,使一對巨斧,深受長老傳承,想必便是閣下吧!

        一對巨斧?葉天有些疑惑。

        古元不是一直都是使著一只巨斧嗎?看來古元還是有在自己面前隱藏實力。

        “這樣吧,既然那擂臺賽還未開始,我們就遵守我們兩個宗門的傳統,先較量一二吧!蹦菗u扇男子提議道。

        “讓你的師兄來還差不多,你這應該是近些年才收的親傳吧,如果實力不夠的話還是不要來找晦氣的好!

        “怎么能說是找晦氣呢,只是看你們一行人氣息不穩,想來實力不過如此!闭f著,用扇子把下半張臉遮住。

        “罷了,不敢接就算了,極蘊島的弟子不過如此!

        “你說誰不過如此呢?”林凱說著,手中長鞭立即出現,手腕一轉就要向前抽去。

        這時葉天拉住了他,跟他搖了搖頭走上前去。

        這個隊伍前幾日和那魔雷暴龍受對打的時候受了不輕的傷,雖然修養了幾天,但還是沒有全好,所以在他人看來氣息不穩,此時還是由他來出面比較好。

        “哦,這是哪位長老的親傳弟子?”那搖扇男子見葉天踏出,出言問道。

        “是誰的親傳弟子不重要,只是爾等這般咄咄逼人不覺得自賤身份么,大家都為名門正派,應當是競爭修煉為上戰場殺敵,你倒好,在這還在拘泥于宗門之間的矛盾,眼界實在是太小!比~天有些輕蔑,出言附和。

        那男子見葉天在貶低他,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何必再次逞口舌之利呢,有種的話和我一起上生死擂較量一二!

        “那是甚好,還請公子帶路!比~天笑著答應了下來。

        男子倒是意外葉天會答應下來,本來他只是想祥作打擂的樣子嚇嚇對面,沒成想對方應了下來,這讓他臉色有些難看。

        “怎么,公子莫非不敢與我上擂臺?”

        “有何不敢,李杰,前面帶路!闭f完大手一揮,指使著自己的手下往擂臺的方向去了,隨機葉天等人跟上。

        “葉天,你有把握么?我之前是聽過這個長老近些年收了一個親傳弟子,聽說天賦驚人,境界進展迅速,什么層次倒是隱瞞的嚴嚴實實的!惫旁呱蟻碓谌~天身邊問道。

        “無妨,你們等會就看著便是!比~天自信的說道。

        接著,眾人就走到了一片開闊地,平地上規律的擺放著幾個擂臺。

        那玄空閣的眾人已經先行到達中間的一座臺上了,那擂臺古樸,由青灰石鑄成,這種石材可以隔絕大部分的仙道力量,可以抵擋沖擊,唯一的不好就是難抗蠻力,容易被力道擊碎。

        “郭元,你真要和這人上擂?”旁邊的師兄問道,雖然入門比這人早,但是因為這位是宗主的親傳弟子,所以眾人就不以正常師兄弟的輩分相交。

        “我只是準備嚇嚇他,沒想到他真敢答應!惫嫔幊。

        見郭元臉色不對,一旁的另一人奉承到。

        “和這種小廝切磋怎么能讓郭兄親自來呢,等會還是我上吧沒必要勞煩郭兄出手!惫牬撕苁切牢康目戳四侨艘谎。

        “好,回去之后我會在宗主面前多替你美言幾句的!

        “那我就先行謝過郭兄了,看我待會怎么把那人打在地上跪地求饒的!蹦侨伺闹馗。

        那張亮見玄空閣幾人在那擂臺下不知道說什么,半天不做聲便出聲喝到。

        “都到擂臺了,怎么半天還不打!

        只見玄空閣剛才在郭元邊上奉承的人走出,對著這邊喊道。

        “讓我們郭兄來和你們打擂實在是太抬舉你們了,先讓我來掂量掂量你們派出這人的實力,你以為什么臭魚爛蝦都能和我們郭公子切磋?”

        聽到自己一行被稱為臭魚爛蝦,張亮氣不過就想沖上前,被葉天擋在身后。

        “這紫羅島不在擂臺上,是不允許打斗切磋,在大庭廣眾之下街上斗毆是會被驅逐出島的!惫旁f道。

        葉天上前一步,開口。

        “事不宜遲,我還想快點去吃飯呢,要打趕緊打吧!

        隨后邊上擂臺的管理者便走上前,打開擂臺,末了還說了一句。

        “特殊傳道時期,島上不允許生死相向,切磋點到為止,切莫殺人!

        二人上了擂臺,那玄空閣的男子不屑道。

        “我叫李諸,你要記住這個人是會怎么把你踩在腳下摩擦的!

        “呵!比~天輕笑一聲。

        “怎么,無名小輩不敢報上你的名字給大爺聽聽?”見葉天不說話,那人挑釁道。

        “手下敗將是沒資格知道我的名字的!

        那人見被葉天看扁,眼神一凝就揮拳沖了上來。

        雖然他剛才囂張的態度令人不爽,但是看那出拳的速度和迅捷的身法,這人的實力絕不弱于張亮。

        張亮平時看起來吊兒郎當,貪戀口欲,可是他是一個事實在在的刀癡,練起功來不分日夜,葉天也見過他練功的那神態,聚精會神,仿佛整個人要融入刀中。

        之前雖說修道之人貪戀身外之物或許會影響自己求道,但是像張亮這種一心在刀的,卻不適用,這類人說起來是修武,不像尋常人那般修煉的是道法。

        眾人在臺下看那李諸向葉天沖去倒是沒多少為葉天緊張,畢竟他們之前見識過葉天的實力,與那位莫青相斗的時候可不在下風

        只見葉天雙手背后,輕輕松松就把那拳躲過了。

        “怎么,你只會躲嗎?”見葉天居然躲過了自己的拳頭,李諸挑釁道。

        那葉天倒是沒有回應他,李諸接連出拳都被他輕松躲過。

        李諸見近身肉搏自己不能近葉天的身,于是放棄了拳頭,跳到遠處。

        “像只青蛙一樣躲來躲去煩死了,看這下你還能躲到哪去!闭f著,雙手結印,擂臺的地面慢慢濕潤,漫上了水。

        那葉天見狀,同樣雙手結印,在那空中輕輕一點,那水卻又慢慢下降了。

        此時那在其它擂臺背后靠在墻上小憩的老者睜開了眼睛,看向葉天的方向。

        “我的汪洋術呢?你那是什么道法,竟然把我法術給逆轉了?”

        李諸感受到自己結印本來溝通著水元素好好地,突然受到了干擾,自己的喚水之術受到了阻礙,不再能運行。

        這招是葉天最近在船上學會的,他在實驗了幾次后,驚奇的發現同樣的法術,在這個世界以他原來世界的方式運轉的話,可以有效的影響與元素溝通的過程,從而起到阻礙法術生效的能力。

        他剛剛見那李諸施展法術,于是想在實戰當中試一下能不能影響到?磥硎浅晒α,不過這個運轉路線不知道會不會受到境界的限制或者其他什么環境的限制,還是要在之后的日子里多多嘗試才好。

天天棋牌二维码 大乐开奖结果透 趣盈期货 七乐彩三区比选号技巧 广西快乐双彩官网 网络炒股平台 今晚福建36选7走势图 十一选五吉林走势图前3组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2019股市大盘行情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