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慕林在線閱讀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不滿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不滿

        周家人看著隔壁謝家門前的車水馬龍,再看看自家的門庭冷落,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自打任命文書下來后,上謝家向謝璞道賀的人就沒停過。不僅僅是附近兩條街上居住的布政使司衙門轄下官員,連巡撫衙門與按察使衙門的人也都來了,巡撫大人府上還派管家送來了賀禮。

        別看謝璞只是升了兩級,但成為了布政使,便是從二品的高官,已經稱得上是封疆大吏了。更別說謝璞還十分得燕王重用,只看他還不足四十周歲,便已經升到了這個位置上,就知道他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即使是在北平做上十年八年的布政使,等調回京城,也起碼是個六部侍郎,再熬幾年資歷,升尚書也好,入內閣也罷,都是輕而易舉的。

        若說謝璞原本還有可能會因為與曹家有舊怨,而被攔住上升的道路,如今曹家自身難保,還不知能保得住幾分元氣呢,憑什么阻攔有燕王府撐腰的封疆大吏的青云路呢?這明擺著就是個熱灶了,但凡是有眼色的人,誰還敢不去燒上一燒?不敢說與謝家成為什么莫逆之交,好歹給新出爐的謝布政使留一個好印象,將來有什么需要求人的地方,也好張口不是?

        謝璞與文氏深知這些來道賀的人都抱著什么想法,但人情世故就是這樣的,他們在北平一向是溫厚老好人的形象,不可能忽然變成了冷面閻王,將所有人拒之門外。所以,該客客氣氣招待的,還得客客氣氣招待。幾位得用的幕僚與身上有秀才功名的大少爺謝顯之都出面幫忙了,萬參議也非常殷勤地上門搭把手,劉參議則留在布政使司衙門里守著,以防有什么緊急公務,可以隨時給上司報信。

        至于后院女眷,那是一概待在自個兒院子里干自己的事,不會出來見外客的。也就是大金姨娘得了文氏的青睞,還能領著丫頭婆子們,忙活些女客上門時招待茶水的雜務罷了。

        謝慕林見文氏一天到晚忙得連飯都不能好好吃,還曾經問過是否需要她們姐妹幫忙,文氏一律駁回去了:“如今上門的人多而雜亂,未必個個都是可靠的,沒得叫你們姐妹操心。你們都是有了人家的女孩兒,只管待在自個兒屋里繡繡嫁妝,學學規矩禮儀就行。若是實在想幫忙,我這些天顧不上家里的事務,你和慧姐兒幫我料理一下家務就好!

        謝慕林應了,便每日都到大姐謝映慧的屋子里,聽家里的管事婆子們來回話,處理日常采買、每日三餐等事務,倒也熟門熟路,做得井井有條。謝映慧很是用心地學習、實踐,有什么不懂的也立刻向自家二妹請教,姐妹倆有商有量的,把家里管得妥妥當當。等到上門賀喜的客人漸漸稀少,謝璞也回到衙門里正常辦公了,文氏可以松口氣時,叫了人來一問,知道兩個女兒做得好,心里十分欣慰。

        這時候,周家那邊也傳了消息出來,周老爺子的停靈時間最終定在了七七四十九天。這一方面是周家還需要撐個排場,向北平城所有人證明自家還沒有衰落下去,另一方面也是要等候京城那邊可能會有的追謚旨意,以及遠在外地還沒來得及聞訊趕來奔喪的親友。

        但不管怎么說,周家能趕在過年前,為周老爺子出殯,也算是讓這條街上的人家有了正經過年的希望。作為新上司的謝璞夫妻倆愿意做表面功夫,偶爾到周家上個香,安慰一下喪家,其他人自然也樂得捧場,在某些公共場合里給周家子弟些許方便,比如聽到某位周老爺一些不中聽的言辭時,大度地不去追究,只當沒聽見,而不是抓著人家的話柄嘲諷回去。

        然而,私底下的抱怨是絕對不會少的。

        萬太太就不止一回在文氏面前諷刺周家的幾位太太:“真以為自個兒是什么貴人哪,靠山都倒了,還要撐著虛架子,讓別人捧著她們,圍著她們轉!也就是謝大人客氣,謝太太你也是個厚道人,不跟她們計較罷了。否則這北平城內外,有的是人看他家不順眼的,會趁著他家沒了依靠,就落井下石呢!”

        文氏公正地評價:“周老夫人與周大太太、周三太太都是正派人,會出言不遜的,也只有一兩位周家女眷罷了,旁人都還算是知禮的。家大業大的,誰家還沒有一兩匹害群之馬?何必計較太多呢?”

        萬太太心里有些不以為然,便問文氏:“聽說周大家的讓她大女婿代周家來給府上送賀禮了?她倒是個精乖的,很有些看風使舵的本領,知道自個兒家不行了,府上卻正得勢,便拐彎抹角來示好。只是妹妹也別真當她是好人了,她這種勢利眼,將來一旦重新得了勢,你瞧她還會正眼瞧你不?”

        文氏笑笑,并不以為意。都是表面功夫罷了,人情世故如此,誰還能當真呢?她只是覺得周大太太與周三太太品行為人都不錯,可沒把人當作至交呢。但這些話沒必要說出口來,就不好跟萬太太詳細解釋了。

        萬太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想著自個兒夫妻幾乎天天到謝家來湊趣,也不見謝家夫妻把他們當成是心腹至交來看待,這有什么意思?幾次暗示要把女兒嫁給謝家嫡長子,文氏都沒有接話的意思,難不成也跟周大太太是一樣的想頭,看不起她閨女?!還是因為……謝顯之不是文氏親生,文氏不樂意叫他娶個侯門千金?但不管她是什么意思,總要給人一句準話才是,謝顯之不成,謝謹之也無妨呀!這般吊著,真當人家好好的女孩兒嫁不出去,只能屈就一個寒門暴發戶了不成?!

        萬太太沒了興致,不等午飯,就悶著臉回了家。她滿腦子都是對文氏的不滿,全程都沒有留意到,自個兒身邊的大丫頭,與謝家帶著人端茶倒水的金姨娘私下里說了兩句話,還悄悄地傳遞了一樣東西。

        剛回到家,萬太太連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呢,就迎來了燕王府的仆婦。

        燕王妃岳氏身邊極受重用的吳瓊葉姑姑親自帶了隨從,坐了馬車來接她,說是王妃有一件要緊事要問她的話。

        萬太太不知道燕王妃能找自己問什么話,但看吳瓊葉的表情,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她心里有一點緊張,一點惶恐,戰戰兢兢地只帶著一個心腹大丫頭,登上了燕王府的馬車。

天天棋牌二维码 股票融资能融多少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江苏11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3d定胆诀窍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 娱乐平台官方网址 内快蒙古快3开奖结果 安徽快3直播 股票融资账户有什么条件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