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仙子請自重(問道紅塵)在線閱讀 - 第一一五九章 萬界之魚

第一一五九章 萬界之魚

        定義規則這種事情,也可以算作是小規模的創世預演。這和創造世界后給它訂立一個天道規則是完全相同的概念,單純的輪回規則屬于其中一個方面。

        秦弈總是感覺自己一直在從各種角度體驗創世,零零碎碎的各個方面……

        對于這一群太清合力,單獨一個方面的規則訂立屬于比較簡單的操作,沒什么難度,想當年鳳皇自己都能做。主要難度還是在“該弄成怎樣的規則”的爭議上,曾經為此能撕得天崩地裂。

        如今已經沒啥好爭的了,自從瑤光自縛請降,雖然后來表現還是回復了原本的驕傲感,意思未變,就是將一切付與秦弈做決定了。

        至于流蘇……從上次小城生活之后,她對這方面幾乎就不再發表意見了。

        原因很簡單。

        因為她發現自己并不能代表人族的思維。

        如今的凡人退化,想要的更多是安居樂業,與遠古之時人人在追求近道已經完全不是一碼事了。

        就連九嬰聲傳天下,人們居然大部分是無動于衷,覺得關我屁事……這在以前流蘇是不可思議的,大家已經很難互相理解了。

        而且現在的人族人口不知凡幾,和當年部落也早就不是一個概念了……而不同階層不同思維,復雜得很,誰也代表不了所有人,最多代表自己的階層。對于一位太清,想要理解底層的凡人都很難,又憑什么認為自己做的是他們想要的呢……

        或許還是秦弈說得對,她和瑤光的想法都有偏頗,或者都不能與時俱進,若能結合起來可能更好……當年無法結合,如今有了調和劑,就讓他來定吧。

        連三界之序都沒啥好說的了,具體到一個輪回之序的小方面,那還說個啥……何況此時制定規則的意義還是為了干羅睺,那就更沒什么好多想的,秦弈覺得怎樣的比較適合就先怎樣,以后如果發現哪里不妥,那還可以改不是?

        所以流蘇也不說話。

        孟輕影明河也都不說話,轉世之后,理論上這事已經和她們沒有關系了……兩人口頭相爭,內心好得要命,還爭這個干嘛呢?親手操作一回,只不過算了卻因果吧,至于做成怎樣的形態,聽老公的就行……

        秦弈也沒有認真去做設定。

        關于地府輪回的套路直接照搬在地球所知的佛教設定就行,就連西游地府的幽冥意大家之前都搞出來了,直接丟進去就可以,很是方便。至于其中不合適的部分,比如十殿閻羅這些與此世不怎么搭的,去蕪存菁簡化就行,這種簡化在天宮和瑤光聊天那時候都討論得差不多了……

        和流蘇想的一樣,先做,以后發現哪里不妥還可以改嘛。

        感覺就是之前的所有爭議、討論、籌備、乃至于泡妞閑聊,以及為了祭煉幽冥而搞出西游地府的意,全都是特地為了這一刻似的,根本沒必要再做什么了。

        其實不過是水到渠成,太多事情在此前的風風雨雨中都已經有了答案。

        在悲愿看來,就像是這需要經過很多代人逐步完善的轉世輪回體系,在秦弈心中早就有了很完整的宏圖一樣,從無到有,從粗到細,便如一臺精密的儀器,逐步成型。

        他從虛無之中捕捉到了被轟散的羅睺元神殘留之意,投入了輪回審判中。

        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羅睺的前世今生。

        然后發現……他似乎有無數的前世……

        那確實是一條與此世所有人都不一樣的路。

        “魚”之路。

        …………

        如之前瑤光說過的,所謂饕餮,或許其他世界也有,最多就是不叫饕餮,其他東西也類似。玉真人也認為,所謂羅睺,或許三千世界所在多有……

        確實,只要有日月七曜的地方,往往就有羅睺,最多就是名字不叫羅睺,屬性卻相差無幾。

        以地球為例,地球繞太陽運行的軌道,稱為黃道,而月球繞行地球的軌道,稱為白道,黃道和白道相交于南北兩個點,分別稱為羅睺與計都。也常在日月七曜之外再增這兩星,稱為九曜。

        這種特殊的星象,一般都被認為是妖星、闇星、不祥之星,在各種世界中都是魔神,幾乎沒有例外。秦弈曾經最喜歡的一款單機游戲,最終BOSS就是羅睺,乃是一界神祗……某種意義上,這游戲也算一種位面了。

        大大小小的各種位面的萬千個羅睺,如果有一條線連在一起,是不是相當于一個強大的羅睺在諸天萬界的分身投影?若把分身逐一收回,是不是會成為一個恐怖至極的生命?

        此即魚,或釣魚。

        有大能主動分身投影萬界,以圖養魚壯大,再圖收回,這是一種太清階段才能實現的修行方式,目標直指無上。

        這位羅睺便是如此修行,把能感應到的諸界羅睺全部收回融合,而實際上這種回收的過程,也是吸取世界本源的過程。

        每回收一個羅睺之意,就毀滅了一個世界的本源。

        他征伐萬界,破滅無數小世界,也糾合了一支強力的精英部隊為下屬。這支部隊基本都是太清,此前數萬年縱橫萬界所向披靡,已經沒有幾個位面可以收了,基本上就差一個高等級的位面就可以證無上。

        結果下屬找到了這個位面,進來探路……下屬被流蘇堵在南極揍了回去,數年后引來了羅睺本人親臨。

        然后在當年仙神之劫、瑤光流蘇的最后一戰中,被打得幾乎全軍覆沒,羅睺自己也負傷逃逸,休養至今。

        這便是此界的“天外人”之因果。實際上絕大部分世人都不知道有天外人的存在,流蘇瑤光在此事上真正是作為守護神,把危機堵在了世人所知之外。

        也怪不得他對此界有執念,不僅是最后一步,而且往往這最后一步就是最硬的骨頭,差點把自己啃死。

        但那一戰他也不是沒有收獲,他成功回收了此世羅睺之意,消化完畢后,終究達成了半步無上。

        這就是此世雖有黃道白道的交點,卻沒有計都羅睺之意的原因。

        然而他被揍回去了,沒能得到此世本源,終究差了半步,數萬年后傷勢痊愈卷土重來,便是如今。

        “魚……”秦弈閉目低語:“我不愛分身,便是此意。每個擁有自己意志的個體,都不應該是別人隨時可融合的對象,我就是我,他就是他……更何況不同世界誕生的不同意志呢?便如此世的饕餮就是我們的狗子,和別人的饕餮沒有一個銅板的關系!

        明河道:“當狗子跨越太清,也就是切斷了所有類似關聯,真正的唯我一心,不受拘束。若說冥河彼岸是狹義范疇,那這種便是彼岸的真意了吧!

        “彼岸或者有無數解……但這無疑是其中一種沒錯了!鼻剞牡吐暤溃骸叭粑覠o上,第一件事便是切斷所有相關的聯系,保護此世所有生靈的獨立性,以免再遭此劫!

        好幾個人轉頭看他。

        虛空之中的玉真人意志也似有所思。

        為什么要修行,為什么要無相,為什么要太清……

        絕大部分人說不明白,或許只為了怕死而長生,或許只為了牛逼而修行……那或許就只能畢生碌碌,事與愿違。

        流蘇為了求知求真,瑤光為了心中之序,秦弈為了守護,一以貫之,從未改變,都不是為了長生而長生、為了變強而變強,所以反而最強的人是他們。

        這便是道。

        當守護身邊人的意志變成了守護此界生靈,秦弈的道也將走到終點。

        所有人都覺得秦弈又有點不一樣了……也屬當然,道途再立之意,輪回構架之舉,驅逐外患之功……知行相合,天人如一,這本就是突破的正途。

        又何須養魚?

        太清圓滿之意漸漸環繞幽冥。

        秦弈慢慢睜開了眼睛:“我找到他在哪里了!

天天棋牌二维码 陕快乐十分开奖图 好彩1开奖时间 理财规划师考试考什么具备什么条件才能做 湖北11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 股票大盘走势图怎么看 360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湖北体选30选5 安徽快3遗漏数据一定牛 四川快乐12选5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