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終極學生在都市在線閱讀 -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不要緊張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不要緊張

        怎么可能沒有其他問題呢?她有太多太多疑問了。

        比如究竟發生什么事了?為何八爪靈章竟是沒將船撕扯成碎片而是將其搬運到這個地方來?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比如柳絮老師她們是如何被殺的?

        不可否認八爪靈章的實力的確可怕,但是柳絮老師外加數十位靈神境修為的強者,可也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全部成為八爪靈章的腹中之餐?

        還比如,你究竟是誰?何為會出現在這座荒涼的島嶼上?之前是否碰到過柳絮老師她們?

        那靈章是不是你飼養的?是不是你對那靈章下令,讓它攻擊柳絮老師她們的?

        更為重要的是,這個顯得極其神秘的家伙在知道自己來歷的情況下還能如此淡然,顯然一點都不將瀛洲學院放在眼里。

        這樣看來,他的來頭只怕不會太小。

        歐陽千尋微微握緊手中那數枚鋼針,心跳開始加快。

        “有問題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沒關系,我沒有回答你任何問題的義務!崩顫傻赖f道。

        “”歐陽千尋很想說,我也沒有帶你離開的義務。

        “我救了你的小命,你帶我離開,咱們兩清!崩顫傻烙终f。

        “”

        “當然,你若是無情無義的小人,就當我沒說這話!崩顫傻烙终f,“不怕我怕是要當一回強盜了!

        歐陽千尋很想吐血,這個人,他怎么可以這樣呢?

        “走吧!崩顫傻擂D身就想走出這房間。

        “那個前輩,還請稍等!睔W陽千尋艱難開口,“那個避水珠雖神奇,卻是有時間限制,大概三個時辰左右,便要失去作用了,所以”

        李澤道回過頭去,點了點頭:“我知道!

        魂器雖然厲害,但是的確有使用次數或是時長的限制。

        就好比一輛汽車,你不停行駛,總會將油耗光的,這時候就得再次加油,方才能繼續行駛。

        魂器也一樣。

        魂器之所以厲害,自是得益于魂魄。

        魂魄可以讓一具**擁有生命,自然也可以讓其他東西擁有生命,只不過這生命卻是有期限的。

        當然那些逆天魂器就寧當別論了。

        比如黃金罩。

        黃金罩的生命期限可以說是無窮無盡,它還會自行選擇主人,也會跟主人融為一體。

        在說白一點,它所消耗的是主人本身的靈氣。

        還有一些魂器,甚至可以說是超出逆天的范疇了。

        比如女媧修補傳送帶時所用的五彩石。

        “我想,三個時辰足以讓咱們離開這片被這暴風雨所籠罩的這片海域,并且遇到其他航船,你覺得呢?”李澤道說。

        歐陽千尋只能勉強一笑點頭。

        的確,只要人品不會太差的話,三個時辰足以讓他們遇到一艘航船了,甚至大概率會遇到瀛洲學院派出的其他船只。

        但是若是人品太差,甚至又一次遇到渦旋什么的,怕是要葬身海底了。

        “既然沒什么問題了,那就出發吧!崩顫傻来蟛降淖叱隽诉@個房間。

        有了離開這里的辦法,李澤道自是一刻都不想在這個鬼地方呆著里。

        來到外頭那甲板上,李澤道那獨眼掃了不遠處那艘被狂風暴雨所籠罩的破舊的船一眼,嘴角微微翹起了一絲冷冰冰的幅度。

        這種人,還是殺了為好,就當做是為民除害。

        李澤道抬起右手沖著那傾盆而下的雨點隨即一拍。

        剎那間,詭異的一幕再次出現,數百滴豆大般的雨點竟然像是擁有了生命似的,一下子就改變了方向,呼嘯著朝著那艘船爆射而去。

        躲在窗戶跟前正冷眼看著李澤道跟那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女子的一舉一動的周炎見狀,又一次被嚇了一大跳。

        隨即身形一閃,后退數步,避免身上多幾個窟窿。

        著實恨得牙癢癢的,恨不得將對方碎尸萬段。這個王八蛋,沒完了是吧?

        嗤嗤嗤!

        數百滴雨點如同子彈一般狠狠的射在了那破舊不堪的木頭墻上,直接打穿了無數個小孔。

        就在這時,周炎的瞳孔劇烈一縮,身體變得僵硬,腦子處于空白的狀態。

        因為,這回竟然跟上回完全不一樣!

        上回這可怕的雨滴擊穿墻壁之后,直接散開,變成無數毫無攻擊性的水霧。

        但是這回,雨滴在擊穿墻壁之后,竟然還是那可怕的雨滴,就好像這雨滴不是水做的,而是鐵做的似的。

        更要命的是,這數百滴雨滴,正在迎面呼嘯而來!

        “不!”

        嗤嗤嗤嗤嗤嗤

        周炎的身上多出了無數個血孔,血霧四散。

        隨即身體重重倒地,毫無生機。

        “實在不好意思,我還是覺得留著你一條命,是一種相當造孽的行為,我的良心會飽受譴責的,所以,去死吧!崩顫傻滥剜。

        房間里,歐陽千尋見李澤道走出去了,只能硬著頭皮趕緊跟著走了出來。

        走出去那一刻,便立即亮出避水珠,一時間,身上依然被閃爍著神秘光芒的光罩所覆蓋,那狂風暴雨無法侵襲她的身體。

        她看著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李澤道,深呼吸了一口氣,有些無措的說道:“請前輩將手給千尋,如此前輩的身體便可被避水珠的光圈所覆蓋,風雨不侵!

        另外一只手依舊握著那幾枚鋼針,一旦出現什么突發狀況,這幾枚鋼針將是她最大的依仗。

        不見得救得了她的小命,但是至少讓她多了少許的安全感。

        李澤道轉過身去看著這個女孩子,隨即將那只上面套著獸皮手套的大手伸了過去。

        鬼面是被雜交出來的,因此這手自是也長得極其恐怖,所以李澤道干脆在上面套了個手套,這樣看起來也能舒服一些。

        歐陽千尋遲疑了下,小手伸了過去,輕輕抓住這濕漉漉的大手。觸碰瞬間,身體卻是忍不住一哆嗦。

        冷!

        這手好冷!

        雖說這手已經套有一層獸皮了,但是那股極不尋常的冷意,還是直接穿透那獸皮手套,傳遞到歐陽千尋那小手上。

        歐陽千尋都忍不住認為,自己所抓的是一只用冰做成的手。

        與此同時,李澤道的身形也被那避水珠的光圈所覆蓋著。

        “有勞了!崩顫傻勒f。

        “前輩客氣了!睔W陽千尋努力的讓自己淡定一些,點了點頭。

        當下,避水珠的光圈托起李澤道跟歐陽千尋飛了下船,很快的,便潛入那海里。

        卻見周圍漆黑一片,海水不停的咆哮翻滾。

        避水珠卻是如同那潛水艇似的,頗為沉穩的向前行駛。

        不過雖說避水珠神奇,卻也沒辦法潛入太深的地方,否則海水那可以的壓力將會擠爆這光圈。

        呼吸著從李澤道身上所釋放出來的那股絕對稱不上好聞的味道,握著李澤道那冷冰冰的手,又想起這似乎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說心里不忐忑那是假的。

        歐陽千尋就覺得自己的手心冒汗,小心臟都快要從嗓子眼了冒出來了。

        甚至,歐陽千尋莫名的希望那只八爪靈章趕緊出現,亦或者其他生活在海里的猛獸襲來那也是可以的。

        這樣一來,或許就不會那么彷徨無助了。

        但是一炷香功夫過去,兩炷香功夫過去,好幾柱香功夫過去,別說是八爪靈章了,就是一條小魚都沒見著。

        似乎,這些生活在海里的獸類,都被近在咫尺這可怕男子身上的那股可怕的冷意給嚇跑了。

        歐陽千尋覺得自己應該說些啥,打破一下這靜謐得詭異的氣氛,否則那緊繃的神經就要崩斷了。

        “那個前輩在下冒昧詢問”

        “既然是冒昧,那就不要問了!崩顫傻勒f。

        “”

        “不要緊張!崩顫傻烙终f。

        “”

        歐陽千尋就覺得自己的心靈嚴重受到傷害了,自己很淡定啊,壓根就沒緊張好不好?

        “呵呵,前輩說笑了,在下并沒有緊張!睔W陽千尋努力的讓自己平靜。

        “雖然我沒看到你面部表情,但是想必十分僵硬,聲音也極其的勉強,在加上你手心直冒汗,另外一只手幾乎都要把藏在手心里的鋼針給捏斷了,所以,你緊張了!崩顫傻勒f。

        “”歐陽千尋那變得通紅的臉上的肌肉狂抽,心里狂奔而過好幾只草泥馬,整個人凌亂無比。

        話說這家伙說話用得著這么直白嗎?不知道女孩子的臉皮都比較薄嗎?

        “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的,也對你不感興趣!崩顫傻烙终f。

        不感興趣?

        于是歐陽千尋就覺得自己那顆本就受到嚴重傷害的小心靈又被狠狠的捅了一刀了,話說自己有那么差嗎?

        “我的女人比你好看多了!

        “”又是一刀,而且這一刀凌厲無比。

        接下來,就是長時間的沉默。

        隨著時間的推移,周圍的海水也愈發的平靜,顯然正逐漸的遠離那被狂風暴雨所籠罩的天氣。

        “可以到水面上去了!崩顫傻劳蝗婚_口。

        “是,前輩!睔W陽千尋悶聲應了句,心里自是極度的郁悶,要不是尚存理智的話,她都想殺人了。

        隨即,避水珠托著李澤道跟歐陽千尋來到了那海面上。

        此時正直午后,陽光溫熱,那蔚藍的海面波光粼粼,蔚藍如洗的天空飄著朵朵白云,給人一種十分舒坦的感覺。

        李澤道掃了周圍一眼,已然看到數塊木板在那海面上靜靜的隨著波浪飄蕩著,一看就是被打碎的船只的碎片。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