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第九特區在線閱讀 - 第三零六章 那向上的路上,一定有我

第三零六章 那向上的路上,一定有我

        狹窄的街道上。

        領頭壯漢手里端著槍吼道:“后撤,后撤,趕緊進胡同!

        三名同伴聞聲攙扶著傷員,邁步就向岔路口的胡同跑去。

        ……

        汽車上。

        秦禹坐在副駕駛上,眉頭緊皺的看著電話屏幕,正在考慮著是不是要給梟哥打一個。

        “滴玲玲!”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響起。

        “喂?!”秦禹伸手按了接聽鍵。

        “秦禹嗎?我是魏智!

        “魏智?”秦禹愣。骸霸趺戳?”

        “我……我得到可靠消息,裴德勇今晚會派人去滅口你抓的那兩個司機,”魏智語氣略顯急促:“你那邊要做好準備!

        秦禹聽到這話有點懵,眼神費解的問道::“你是怎么知道,對方要滅口這倆嫌犯?”

        “裴德勇那邊有不少人都跟我很熟!蔽褐窃捳Z簡短的敘述道:“今天我跟一個朋友喝酒,是他無意中透露給我,說裴德勇在區外找了一幫職業殺,今晚要動手滅口那倆司機!

        “那為什么徐洋沒有給我打電話呢?”秦禹問。

        “他去奉北了,我得到消息后,就給他打了,但他沒有接!蔽褐谴⒅f道:“我現在跟上了,那個透給我消息的朋友,他應該是要去你那兒!

        秦禹沉默。

        “你……你要做好準備,”魏智語氣略有些急迫,結巴:“他們可能馬上就動手了!

        秦禹眨了眨眼睛:“好,我知道了!

        “就這樣,一會見面說吧!

        “好!鼻赜砩焓謷鞌嗔穗娫。

        正駕駛位上,一隊老成員開著車,輕聲沖秦禹問道:“對面還準備了人嗎?”

        秦禹低頭看了看電話屏幕:“狗日的,徐洋還在跟我演戲。他知道我這邊有準備了,已經開槍了,所以才讓魏智給我打這個電話,想擺脫嫌疑!

        “什么意思?”老成員有點沒懂。

        “沒事兒,你開車!鼻赜戆櫭蓟亓艘痪,低頭就撥通了朱偉的號碼。

        電話接通后,震耳的槍聲就在聽筒內響起。

        “喂?”

        “你快點辦,對面也許還會有準備!鼻赜硖嵝蚜艘痪。

        “知道了!

        ……

        富安路上。

        五個雷子退進胡同后,剛剛跑到岔路口,就看到前方,左右兩側,三個方向,有人影沖了過來。

        “完……完了,”受傷的漢子,雙目絕望的說道:“他們還有人!

        “媽了個b的,在土渣街這邊放槍,你跟我馬老二打招呼了嗎?”馬老二拎著噴子,擺手吼道:“警民合作昂,把路全給我堵死,讓警司的人抓他們!

        “沖不出去了!

        領頭的雷子靠在墻壁上,滿頭是汗的扭頭瞧著同伴:“媽的,一人留一發z彈,剩下全打光,死也拉幾個墊背的!

        “亢亢亢!”

        胡同口處,老貓和朱偉帶著眾警員,持槍就向里側射擊。

        一陣交火后,兩名匪徒再次中彈,腹部,大腿嘩嘩流血的癱坐在了地上。

        “來啊,沖進來!”領頭壯漢右手持槍沖天,亢亢的崩了兩下后,左手掐著雷,一臉死氣的吼道:“想摁住我?!那你們也得死幾個!”

        “這幫人紅眼了,”朱偉咬著牙:“硬沖進去,鬧不好要有傷亡!

        “沒傷亡,那還叫干警員的?”老貓回頭怒吼:“來,把防爆盾給我支上,老子先進去!

        “你特么冷靜點!敝靷サ芍壑樽犹嵝训溃骸斑@幫人知道自己出不去了,紅眼了,你進去被干折了怎么辦?!”

        “這樣的雷子,是寧可自殺也不會讓你抓住的!崩县埣绷耍骸澳阍倌\一會,他們一人崩自己一槍,咱們之前做的事兒,不全白費了嗎?”

        朱偉聞聲一愣后,咬牙說道:“那也不能是你進去,我來!”

        就在二人爭辯之時,丁國珍突然抬頭輕喊了一聲:“付小豪,你特么干什么?”

        付小豪爬上一處平房房頂,聽到后面有人喊他,立馬就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別喊,喊個雞毛!

        丁國珍愣住。

        付小豪習慣性的使用警員作戰時的專用手勢,示意老貓等人先別動。

        ……

        胡同內。

        朱偉和老貓意見有分歧的時候,幾個雷子也鬧了內訌。

        這一件事兒,不到生死存亡之時,那是看不出來人性的。在這個世界上,有為了錢不怕死的人,就一定也有惜命的。

        最先在大院內受傷的漢子,見到胡同內子d亂飛,兩個兄弟也被警員開槍打倒后,就徹底崩潰了。

        “老吳,別干了,別抵抗了……他們真的能擊斃咱們!睗h子癱坐在墻角,扯著領頭男子的褲腿子說道:“我認了吧……我不想死!

        領頭男子愣了一下,立馬瞪著眼珠子吼道:“不想死,你收錢干什么?你干這一行干什么?!”

        “……老吳,你為了不相干的人,把命搭上有必要嗎?”漢子瞪著眼珠子吼道。

        “你被抓住了也是個死!鳖I頭男子指著他罵道:“你自己干了多少臟事兒,自己心里沒數嗎?!上了法庭,你夠被判死十回。想想我們干這行是為了啥,不就為了倆錢嗎?你不吐口,有人會給我們要安家費的!

        “我不想死!睗h子精神崩潰,伸手推搡著男子:“我要投降,我不反抗了!

        “cnm!”

        領頭男子一紅眼,猛然抬起槍,果斷扣動了扳機。

        “亢亢!”

        兩聲槍響泛起,剛要瘸腿往外跑的漢子,當場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兩名負傷悍匪,呆愣的看著領頭男子,誰都沒敢吭聲。

        “兄弟……咱不吐,家里還能拿一筆錢。但你現在投降,最多也就是晚幾天死,而且家里還可能遭到報復!鳖I頭男子聲音顫抖,手臂顫抖:“干這行,折了就得認。你要下不去手,我先送你倆!

        二人相互對視一眼,咬著牙,互舉起了s槍。

        領頭男子喘息兩聲,猛然回頭扔掉手里的雷:“他媽的,一起死!

        “嗖!”

        破空聲響起,手l在空中化作一團黑影,直愣愣的飛向胡同外的街道。

        “躲避!”老貓擺手提醒著眾人。

        短暫的混亂過后,只聽街道上泛起轟隆一聲巨響,積雪與碎石沖天而起,地面上被炸出了一處臉盆大小的深坑,有兩三名警員躲避不急,身體都被碎片射中。

        胡同內。

        領頭男子扔完雷,右手拿著槍,就頂在了自己的下巴殼子上:“。。!”

        怒吼一聲提氣,領頭男子閉著眼珠子就要扣動扳機。

        “嗖!”

        就在這時,付小豪從左側平房房頂突然跳落下來,領頭男子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前者的身體砸中,踉蹌著往前沖了數步。

        “啪!”

        付小豪仗著年輕,落地后一把就抓住了領頭男子的胳膊。

        “媽的!鳖I頭男子甩手就要掙脫對方。

        “亢亢亢!”

        付小豪眼珠子都沒眨,槍口硬頂著對方的右手臂,連開了三槍。

        “!”

        領頭男子慘嚎一聲,手里的槍械瞬間掉在了地上。

        “啪!”

        付小豪一腳將槍踢飛,猛然就轉過了身。

        墻根底下,剩下的兩名悍匪持槍就摟火。

        “亢亢亢……!”

        三聲槍響泛起,付小豪蹬蹬退了兩步,胸口衣服冒著白煙,人沒跑,手沒抖,紅著眼珠子就扣動了扳機。

        槍聲再響,右側坐在地上的悍匪,當場被打的頭部碎裂,咕咚一聲側倒在了地上。

        左側的匪徒,嚎叫著就要再次摟火,但此刻槍內已經沒了z彈。

        與此同時,領頭男子從側面沖上來,左手薅著付小豪的頭發,嘭的一聲撞在墻上。

        付小豪被撞的大腦翁的一聲,額頭正中央處瞬間流出了鮮血。

        “嘭!”

        領頭男子右臂聳耷著,但肢體動作依舊靈活,右膝蓋猛然提起撞在了小豪的肚子上。

        “他媽的,我整死你就夠本了!鳖I頭男子紅著眼,扯著付小豪的頭發,將他腦袋沖著旁邊墻壁凸起的三角拐角,猛然撞去。

        身體不算高大的付小豪,反應也還算快,他雙臂交疊的擋在腦袋前面,踉蹌著就撞在了墻壁拐角,左胳膊泛起嘎嘣一聲脆響。

        “死尼瑪的!”領頭男子扯著頭發,就要再撞。

        “嘭!”

        付小豪背對著領頭男子,右臂彎曲支肘,從前向后一撞,瞬間砸在了對方的側腦上。

        領頭男子踉蹌著側移了兩步。

        付小豪猛然轉身,根本不理會對方抓著自己的腦袋,只右手掐著他的脖子,雙目通紅的吼道:“比狠是嗎?你看我狠不狠?!”

        “嘭!”

        “嘭!”

        “……!”

        付小豪喊完,就不要命似的用腦袋猛撞著領頭男子的臉頰。

        領頭男子被撞的懵了,毫無反應了,鼻梁骨塌陷,牙齒崩飛,整個人看著已經都沒有人樣了。但付小豪依舊咬牙切齒的撞著,直到他手臂脫力,一松手時,對方才昏厥著倒在地面上。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數十秒內。

        胡同外,老貓等人聽到槍聲就開始往里面沖,等趕到事發地點時,就只看到付小豪,低頭擦著滿臉的血說道:“胳膊中槍的這個就是主犯,我在上面聽見他說話了。他沒死,咱把事兒干成了!

        老貓驚愕許久后贊嘆道:“牛b啊,兄弟!”

        “你沒事兒把?”朱偉走過來問了一句。

        “沒事兒,沒事兒!备缎『劳铝丝谘,喉嚨發干,胸腔宛若要炸裂一般的說道:“我……我脫力了,我得歇一下!

        丁國珍呆愣半天后沖上來,伸手猛推了一下付小豪罵道:“你特么不要命了!”

        “看見我是怎么舔的了嗎?”付小豪咧嘴一笑問道:“我跟別人舔的一樣嗎?!”

        在場所有同齡警員,聽到這話全部無言。

        ……

        富安路與土渣街交叉口。

        秦禹推門下車,剛要往前走,就突然聽到右側方向傳來了兩聲槍響。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