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一擊神明在線閱讀 - 第一卷泰坦篇 第三十五章陪你玩個游戲

第一卷泰坦篇 第三十五章陪你玩個游戲

        

        白衣的身影詭異的出現在了公交車的外面,站在馬路上,微微抬頭,遙望著那個埋伏起來的燕尾服男人。

        沒有猶豫絲毫,白衣腳尖點在地面。

        隨著他腳尖點下的瞬間,一圈圈如同水波紋一樣的空間漣漪,陡然間在他的腳下蕩漾開來。

        這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到,肯定大呼不可思議。

        身形借力之下,白衣的身影高高騰起,像一只銀白色的獵鷹一般,于空中劃出成片重疊在一起的虛影,便急促的靠近了那個燕尾服男人。

        站定在高樓大廈的天臺上,白衣嘴角上揚,露出了一抹笑容。

        “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白衣打量著那個燕尾服男人,語氣帶著一絲嘲諷。

        因為白衣此時的速度超過了時間與空間,所以就連這個燕尾服男人也無可避免的,被凝固在了原地。

        白衣大步上前,來到這個燕尾服男人的面前,細細打量著他的面容,良久他突然笑了。

        因為他想到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方法,這個方法可以令這個燕尾服男人終生難忘。

        只見,白衣微微抬起右手,隨著他的抬手,指間頓時繚繞起了一絲閃爍著金色光芒的電弧。

        沒有遲疑,白衣一指點在了這個燕尾服男人的太陽穴上面。

        也在這一指落下后,燕尾服男人的眼珠子迅速的轉動,良久后,一絲清醒之意,在眸子中浮現。

        隨著他的清醒,神色露出茫然。

        這茫然剛剛出現,下一刻,他便看見了面前的白衣。

        “你是何人?”燕尾服男人臉上的茫然消失蹤跡,隨之被警惕之意取代。

        盯著白衣的面貌,看了少許時間,這個燕尾服男人這才突然記起來,眼前這個青年不正是坐在公交車上,擋在市長蘇旭前面的那個人嗎。

        “是你!你竟然沒有死?!”燕尾服男人認出白衣的樣子后,他先是目光一怔,隨后反應了過來,然后露出無法置信的模樣。

        這怎么可能,眼前這個人不是被他用“殺神”子彈給一起穿死了嗎,可是眼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為什么沒有死?不僅沒有死,如今竟然還毫發無損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這太詭異了,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就在燕尾服男人震驚的看著白衣的同時,他視線不經意間掃了一眼周圍的環境。

        他這一眼一掃不要緊,視線掃完之后,直接就把他給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發現整片天地死寂沉沉,所有的一切,萬事萬物都凝固在了原地。

        不管是天上飛的,水里游的,還是路上行走的,現在全都是詭異的暫停了在原地。

        “這這是什么情況!”燕尾服男人心頭狂跳,額頭布滿了冷汗,臉色逐漸變得蒼白起來。

        “果然是你!”

        就在燕尾服男人整個人陷入惶恐的同時,一旁的白衣聽到他之前的話后,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嘿嘿,接下來陪你玩個游戲!”白衣歪了歪脖子,發出嘿嘿的冷笑聲。

        在這冷笑聲,還未傳出多遠,白衣就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燕尾服男人的脖頸,如同提小雞一樣,就隨意的把他給提了起來。

        原本還處在惶恐之中的燕尾服男人,被白衣這么一提之下,猛地回過了神,也在他回過神的瞬間,他頓時只感覺渾身上下一陣軟綿無力,所有的力氣都像是被封住了一樣,怎么也使不出勁來。

        失去渾身力氣之后,一種強烈到極致的不詳預感涌現在他的心頭上。

        “走你!”白衣邪惡一笑,隨即腳掌一點天臺地面,整個人抓住燕尾服男人的身體,頃刻間沖向了天空。

        沖到天空后,白衣的速度依舊沒有絲毫下降的趨勢,反而是越來越快,如同迎風直上一樣。

        白衣抓住燕尾服男人,高高的沖上天際,刮起大片罡風。

        這罡風狂暴無比,猶如刀子一般,刮在臉上,格外的生疼。

        “啊”

        “啊”

        “啊”

        由于渾身軟綿無力,燕尾服男人就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一樣,毫無抵抗力,就這樣被白衣拽動著,直直飛射入蒼穹中。

        狂暴的罡風席卷蕩漾,一股腦的沖擊打在他的臉上。

        那巨大的壓力跟沖擊,如同空氣刀子一樣,把他的臉頰割開了一道又一道傷口,傷口割開的同時,溢出鮮血。

        這一刻,縱使強如燕尾服男人,那四星英雄的身體強度,也是忍不住慘叫出了聲。

        聽著燕尾服男人的慘叫,白衣笑容更加燦爛,他的動作沒有絲毫停頓,反而更是加快了幾倍。

        如果說剛才的世界,因為白衣的速度超過時間跟空間而停止。

        那么現在白衣的速度,則是在那種停止的基礎上,超過了音速。

        “嘭!”

        “嘭!”

        ~~~

        白衣速度越來越快,如同一根火箭一般,在天空中,高速的加速穿梭。

        在他穿梭的同時,不時間,天空中蕩起陣陣巨大的音爆之聲。

        “啊”

        “啊”~~~

        燕尾服男人慘叫不止,嘴里不斷嘔吐出大量的嘔泄物。

        此刻的燕尾服男人凄慘無比,他不僅身體上是傷痕累累,就連五臟六腑也都出現了巨大的壓迫感。

        除此之外,最讓他崩潰的并不是什么受傷,而是他的胃里那種翻江倒海帶來的難受感。

        那是一種比暈車還惡心的難受感。

        就相當于,幾歲孩童去做過山車,經歷過三天三夜之久,天翻地覆,不斷盤旋繚繞,來回顛倒的難受。

        這種痛苦比死亡還要恐怖。

        被白衣這般超劇烈的在天空帶著高速穿梭,燕尾服男人有無數次想要強迫自己昏死過去。

        可是每當他剛剛有了昏死的前兆,眼前這個如同魔鬼一樣的年輕人,總會用金色的閃電把他電醒。

        被電過之后,燕尾服男人的大腦頓時一陣清涼,一種前所未有的清醒感便涌了上來。

        “啊”

        “天哪求求你做個人吧!”

        “啊”

        “求求你給我個痛快!”

        燕尾服男人慘叫不斷,內心終是完全崩潰了,眼睛中流下兩行悔恨的淚水。

        這一刻的燕尾服男人悔恨無比,他悔恨自己為什么這么不長眼,要去招惹這么一個魔鬼。

        如果有重來的機會,他絕對會放棄這個任務,打死都不來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正是此時燕尾服男人的真實寫照。

        他現在突然覺得,或許死亡放在此時,也是一種解脫吧。

        “別呀!這游戲多好玩啊,你要是死了,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聽到燕尾服男人的哀求,白衣搖頭拒絕,大笑道。

        白衣當然不會殺掉這個燕尾服男人,畢竟他對于殺人這種什么的,可是完全沒有興趣的。

        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資格。

        沒有誰,有資格可以隨便去終結一個生靈的生命。

        這是底線也是規則。

        當然除卻黑暗生物一類的怪物,那就另當一回事了!

        像什么扮豬吃虎,什么各種低調裝逼,低俗趣味的打臉他人,對于這種,白衣是完全沒有任何興趣的,也不屑于去做。

        他的性格就是那樣,強就是強,弱就是弱,根本沒必要各種裝逼。

        “啊”

        聽到白衣的回答,燕尾服男人的嘴里驀地噴出一口嘔泄物,慘叫一聲,暈死了過去。

        察覺到燕尾服男人的昏死,白衣笑了笑,隨即一絲金色電弧在他指間繚繞盤旋,便微微點在了對方的太陽穴上。

        被白衣這么一點之下,那個燕尾服男人來了個大喘氣,又再次清醒了過來。

        “啊”

        清醒過來的燕尾服男人,睜開眼后,沉默少許,猛地哀嚎一聲,然后重新陷入了昏迷當中。

        見狀,白衣對此無奈一笑,手指再次繚繞金色電弧,一指朝著對方的太陽穴點下。

        不知過了多久,白衣的身影重新回到了公交車上,也在他剛剛坐穩后,他輕輕打了個響指。

        響指的指音剛剛落下,原本凝固的世界頓時恢復了如常。

        天空的飛鳥又飛了,水里的游魚又游了,路上的行人,路上的車輛,天空的云層,全都又重新的動了起來。

        “吧嗒!”

        公交車上某個乘客的手表的秒針,突然轉動了一秒。

        白衣看上去,是出去了很長的時間,實際上時間也只不過是才剛剛過去了一秒的剎那。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