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諸天從魔童降世開始在線閱讀 - 第一百壹拾捌章 哪吒大魔王

第一百壹拾捌章 哪吒大魔王

        見到哪吒,殷夫人自然非常高興。連忙將他拉到一旁噓寒問暖,最后又給他好好梳洗打扮一番,看起來竟然比天上的金童還要精神。

        對于自己的打扮,哪吒也是非常喜歡,不停的在李靖,太乙真人面前強勢路過,并且不停秀各種造型,只看的兩人不由的一陣無語。。。

        幼不幼稚?

        仿佛聽到兩人地方吐槽,哪吒竟然真的換人路過。不論是鄭侖,還是鄔文化都沒有被放過。。。

        對于哪吒近乎幼稚的行為,兩人也是一陣無語,卻沒有任何辦法,畢竟人家才兩歲,有幼稚的資本!

        算了,算了!

        熊孩子惹不起,惹不起。。。

        “哎呀!”

        “哪吒這么巧!”

        “又遇到了!”

        “你的衣服真好看!”

        “是殷夫人做的?”

        “哎呀!”

        “好羨慕!”

        “我們真的好羨慕!”

        。。。

        等哪吒離去之后,兩人這才用力揉了揉有些僵的臉頰,笑到臉頰僵,你們相信么?

        就在兩人以為脫離苦海之時,身穿蓮花肚兜的哪吒再次強勢路過。

        兩人只能硬著頭皮再次上前,并將剛才的話再重復一遍,哪吒也不感覺厭煩,一遍又一遍的強勢路過。。。兩人也能一遍又一遍的裝作驚喜。

        對于太乙真人到來,姜子牙也是非常高興。

        自始至終,他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大有后世粉絲見到偶像的感覺。

        他雖然也是元始天尊的徒弟,但是,不論在地位上,還是修為上和十二金仙還是有非常大差距的。。。

        太乙真人是原始天尊最看好的弟子之一,不論功法,還是裝備都是頂尖,而且,背后還有整個玉虛法脈做為靠山。別說大商,就算是修仙界,也絕對是大佬級別的存在。這樣的人,姜子牙怎么可能不艷羨?

        姜子牙雖然也是原始天尊的弟子,但卻是記名的,從上山到下山,四十年時光,見過天尊的次數可以說是屈指可數。

        可以說,還沒有主持封神的他,給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個旁聽生,還是沒有背景的那種。

        也正是因為這樣,姜子牙對于太乙真人是非常的恭敬。不論行事,還是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弄的太乙真人好大的不高興,無趣,無趣,這個師弟真是無趣!

        不過,他也不想想,一個是行業內的大佬,一個墊底撲街。兩個人的地位天差地別,怎么能夠做到泰然處之?

        姜子牙能夠做到這樣,已經是非常難得。

        用現在的話說,已經是大心臟了!

        而且,這個太乙真人也是一個奇葩,三句不離喝酒。

        “姜師弟,相見就有緣!”

        “干!”

        “姜師弟,咱們竟然是同一個師傅,真是有緣,干!”

        “姜師弟,咱們竟然是同一個師伯,我的乖乖,這也太巧了吧,一定要喝一杯!”

        “姜師弟,咱們竟然是同一個師叔哎,我的乖乖,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

        聽著太乙真人喝酒的理由,姜子牙尷尬的頭都要掉下來了。

        咱們是同一個師傅,師叔,師伯相同不是應該的么?這算是哪門子有緣?

        不過姜子牙雖然尷尬,但也不敢多說,只能無奈的陪著喝酒。不大一會就醉倒在一旁。

        看著醉倒在地,不停吐泡泡的姜子牙,太乙真人不由的撇嘴,這才喝了多少?姜師弟的業務有待加強!

        如果姜子牙知道太乙真人的想法,必定會悲憤大吼:”老夫陪你喝了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

        ”老夫陪你喝光了半車酒水!“

        ”你竟然敢說老夫業務能力不過關?“

        ”這想噴你一口老血!“

        ”酒桶,你就是一個酒桶!“

        好在,陳塘關不只有太乙真人這么一個酒桶,不論是李靖還是鄔文化都很能喝,幾個個人都是能喝之人,又有如意,根本不怕沒有酒水。

        幾個人竟然從晚上喝到天亮,各種酒壇堆積如山。最后,還是個子最大的鄔文化最先扛不住,迷迷糊糊的抱著盾牌睡著。不大一會就出震天的鼾聲。

        太乙真人嫌他吵鬧,直接一個光罩扔給去。等安靜之后,兩人再次大戰。

        李靖和太乙真人越喝越精神,等所有人都醉倒后,兩人又拼了起來,就連哪吒他們也是顧不上。

        見李靖和太乙真人喝的正酣,其他人都已經醉倒,哪吒這才躡手躡腳的向門口走去。

        不過還沒等他走到門口,就被太乙真人現:”那爪,你這個瓜娃子要干什么去?“

        ”不是為師說你,你不要想著出去惹禍!“

        聽到太乙真人的話,李靖也是忍不住連連點頭,大舌頭不無埋怨的說道:“你這個熊孩子!”

        “實在是太能惹禍!”

        “而且,每次惹禍,都是越來越大!

        “你就不怕為父和太乙道兄接不?”

        聽到李靖的埋怨,哪吒也不說話,只是睜著黑白分明大眼睛,滿臉無辜的看著他。

        看著眼淚汪汪的哪吒,李靖到了嘴邊的話,也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

        就當我沒說。。。

        太乙真人也閉上嘴巴。趁著兩人喝酒的空隙,哪吒使了個法術,真身悄無聲息的離開,只留下一個傀儡在那里應付。

        李靖和太乙真人不知是不是真的沒有現,竟然和剛才一般繼續喝酒。

        哪吒偷摸的跑出大殿,來到街頭。沒了父親和師傅的束縛,他竟然有一種困鳥出籠的感覺。

        不論是陽光,還是建筑,都變得美麗新鮮起來。

        ”咿?“

        ”竟然有人在賣早點,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看著有人在賣早點,哪吒的肚子頓時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墒,他身上根本沒有銀錢;馗?想到這里選項,哪吒不由的連連搖頭,不回去,不回去,回去就出不來了!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隱身。放在蒸籠里的包子,也莫名少了幾個。。。

        等小販轉身的時候,哪吒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的包子!“

        ”奇怪!“

        ”我的包子呢?“

        ”奇怪!“

        ”剛才那幾個包子,明明是放在這里的!“

        小販茫然回頭,滿臉的驚訝,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雙手抱胸,出和體態極不相符的尖叫聲:”哪吒,是哪吒那個大魔王又出來了!“

        “大家快跑呀!”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