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 - 玩家超正義在線閱讀 - 第九十六章 塞提的詛咒(第一更)

第九十六章 塞提的詛咒(第一更)

        哈士奇歪了歪頭。

        她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這個男人,腦子還沒轉過筋來。

        為什么他會知道我的名字?

        哈士奇想到這里,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

        ……也沒有id飄在空中?

        一旁的阿電,卻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她想,這會不會就是那位“明天會來”的大人物。

        于是阿電回過頭,來恭敬的看向男人,試探性的打了聲招呼:

        “吉蘭達伊奧……大人?”

        只見黑發黑眼的中年男人轉過頭來,對著阿電從容的點了點頭:“好久不見了,阿電!

        “……哎?”

        哈士奇又發出了憨憨的疑惑聲。

        一旁的阿電無奈的把手按在了自己臉上。

        她其實覺得自己不怎么聰明……但是和哈士奇站在一起,她就反而變成了更機靈的那一個。

        哈士奇張大嘴巴,眨了眨眼。

        她逐漸意識到了問題不太對勁。

        ——她現在想要在論壇上緊急發一個帖子:沒認出來前來基層視察的大老板、還對他毫不避諱的問有沒有私活能接……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是女孩子的話,能用賣萌混過去嗎?

        “……我剛剛是開玩笑的哦,老大!

        哈士奇努力露出天真的笑臉。

        好在吉蘭達伊奧也沒有把她的話當真。

        雖然她們都沒有關于對方的記憶,但吉蘭達伊奧卻仿佛早已熟識她們:“十三香呢?”

        “唔,他……在睡覺!

        阿電剛想說他下線了,但轉念一想還是沒敢說。

        于是只能委婉的表示他已經累了、正在睡覺。

        沒想到吉蘭達伊奧卻只是了然道:“他回去你們那邊的世界了吧。

        “什么時候能回來?現在應該是你們那里的凌晨吧?

        “龍井茶有沒有跟他說過,在這個世界的時候,你們那邊的身體是被視為睡眠中的?”

        “……哎?”

        哈士奇再次露出了憨憨的茫然表情。

        她們雖然已經對這個世界“并不是游戲,而是異世界”有了大致的概念。但聽到原住民跟她們平靜的談論著“另一個世界”的信息,還是讓哈士奇愣了一下。

        見到這位“智者”的大腦再度顯示為“后臺運行”的狀態,一旁炎發灼眼的少女頓時笑出了聲。

        她大大方方向兩人伸出手來,自我介紹道:“我叫奈菲爾塔利,你們好……來自異世界的勇者們!

        和安南與玩家們接觸了這么久,奈菲爾塔利最開始對玩家們的誤解自然早就已經解開了。

        她畢竟是一位真正的“智者”。

        她也就因此而得知,玩家們攻略噩夢時的代價、并沒有她所想像的那么大;他們被噩夢中的詛咒所侵蝕后,也有能夠救回來的辦法。

        可惜,這是因為他們體質特殊,無法普及。隱秘之眼的主要成員,都是從夢界進入這個世界、得到人造軀體的異界靈體;蛟S是因為他們在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靈體就深度接觸過夢界,他們相比較這個世界的人要更擅長凈化噩夢。

        他們管這個似乎叫做“下本”。

        但正如她對尼烏塞爾所說的一樣。

        隱秘之眼所立下的功績,不應該因為他們遭遇的危險沒有那么大、便遭受折扣。

        她仍然認為他們都是英雄。

        奈菲爾塔利從小的時候,便堅定的認為——一個會被火燒死的普通人,與一個不畏火焰的超凡者,都從火災中救出了一個無辜者,他們所立下的功績應該是相同的。

        雖然前者的行善之路更加艱難。

        但也不應因此就認為,后者行的善比前者要更遜一籌。更不應該因為后者只救了一個人,就斥責他沒有盡全力。認為對方應該多救幾個。

        對于被救的人來說,他們看到有人伸出了救援之手時的心情,與對方舍棄了什么并無關系。

        他們在乎的,是自己被救的事實。

        只有旁觀之人,才會點評“這個人都犧牲了什么”。

        仿佛只有勇者用盡一切力量,去擊敗魔王的故事才值得感動。

        那只是旁觀者的余裕而已。

        只有十個銀幣的人,為災民捐了九個銀幣,自然值得稱頌;可要是這個時候出來一個有著一百個金幣的人,只為災民捐十個金幣,便會有人拿前面的人去斥責他。

        奈菲爾塔利深深明白……這種苛責對事態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讓其他有著一百個金幣的人不愿出手。

        即使知道,隱秘之眼的人不會因為噩夢而毀滅。

        她也沒有對他們心生嫌隙——反而是對吉蘭達伊奧的事業有了更多的自信。

        如果換一個人,可能就會認為“那么他們做的事也沒有什么不得了”的吧。

        但奈菲爾塔利絕不會這樣做。

        辦好事的人,至少不應被斥責——

        這是奈菲爾塔利的老師,愈骨者塞提教導她的人生理念:

        力量越大、便越應去行善、守序。

        但這份善意應是自發的,而不應是由他人強迫的。如果為了他人的期許去做,就只會迎來越來越沉重的負擔。

        因為愚妄人總會對比自己更強的人,有著近乎盲信的期待,一旦對方達不到就會擅自失望。所以,假如沒有特別的必要,就永遠不要隨意出頭、展示自己的力量。

        “——所謂明哲保身,這便是智者的處世之道。如果有十分力,最多只能出七分;剩下的三分余地,便是你行事的余裕所在!

        而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奈菲爾塔利,詢問了塞提大師一個問題:

        “如果我們得到了力量,也應該隱藏起來的話。

        “那么最開始的時候,為什么要去追尋這份力量呢?”

        自然是為了遇到困難的時候,有力可用——塞提原本是想這樣回答的。

        但他最后卻沉默了許久。

        因為愈骨者塞提這里,一直被人們認為是有著某種“詛咒”的。

        他是最偉大的偶像巫師,地下世界最強的治療者,擁有極多力量的儀式師。許多大人物的孩子,許多的天才與怪才,都從他這里學習過。

        但是。

        凡是成為塞提學生的人……

        最后卻都沒有完成自己最初的夢想。

        一個都沒有。

        甚至有人懷疑……塞提是否將這些孩子的夢想獻祭掉,用于換取他們的天賦。但只有塞提知道,他什么都沒做。

        在聽到奈菲爾塔利疑問的瞬間,他產生了一陣恍惚、隱約意識到了什么。

        或許……

        正是這里出了一些問題?

        或許真的是詛咒。

        只是塞提自己沒有意識到而已……

        那是……名為“知識逐人”的詛咒。

天天棋牌二维码 内蒙快3开奖情况 湖南快乐十分任选5遗漏 体彩11选五玩法 广西11选五投注网址 3d定胆诀窍 11选5每期7码必出五码 体育彩票飞鱼走势图 福彩安徽快三走势图 幸运28在线预测55预测 股票配资平台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