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文武為尊在線閱讀 - 第一百零一章 老情人

第一百零一章 老情人

        “什么人?”小寶爹猛得轉頭,一股強大的威壓猛得沖向屋檐。

        可威壓還未至,便在空中止住了,空中的靈氣瞬間變得狂躁起來,屋檐上一身白衣,一長大瞧瞧的女子正站在上面。

        天空不斷飄落雪花,可女子身上并未有一絲白霜,猶如融入雪鏡中那般,若不是小寶爹出聲,嚴瑾等人絕不會發現此人。

        即使聽見小寶爹的話,一同抬頭朝那女子看去,卻不能瞧見此女是何面容,好似有一層白霧,將其面容遮蓋,唯獨那若隱若現的身形與那迎著寒風擺動的烏黑長發顯現在眾人眼中。

        “黃中正!”從女子口中傳來一道驚喜的喊聲。

        小寶爹呆呆的看著那女子,面容有些窘迫,小心翼翼的輕撇了一眼身旁的小寶娘。

        小寶娘看著那女子,面上盡是古怪的笑容,雙手交叉于胸前,扭頭看向身旁的小寶爹,用著酸溜溜有些吃味的語氣對其調侃道,“呦!老情人都來了,你怎么還在自己杵著?”

        “娘子可別誤會,我可好多年沒瞧見她了?”小寶爹急忙走至小寶娘身旁,摟著她的肩膀,面上帶著些許慌張的神色對其解釋道。

        白衣女子輕輕一躍,落在地上,其傾國傾城的面容才顯現在眾人眼中。

        白衣女子滿面柔情的看著小寶爹,細聲細語的關切道,“都這么多年了?你可還好?”

        說著白衣女子便要邁步,剛抬起腳還未上前,就聽見一聲輕咳,使她止住了身形。

        白衣女子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雙手交叉于胸前,冷冷的開口道,“呦!這么多年你還活著呢?”

        白衣女子的話音剛落,小寶娘便是滿面怒容,隨即又恢復如常,輕撇了白衣女子一眼,隨即望向別處,“哎呀!只怕你先去了,我還不一定呢?畢竟呀,我可是有人護著的!”

        小寶娘剛說完,白衣女子冷哼一聲,跺了跺腳,“哼,中正?若是有需要你盡管開口,我定竭盡全力幫你!”

        小寶爹聽聞話語,好!這多一份力量便多一份希望,正欲開口,突感腰間一陣疼痛,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

        “紀?月,收起你的假好心吧,我們不需要!”

        嚴瑾等人只能靜靜地看著兩人在此處斗嘴,也插不上話,況且此女讓人看起來頗為不凡,身上帶著股若有若無的強者氣勢。

        小寶爹被夾在中間,滿臉苦色,二女怒目而視,空氣中一股殺氣從二人身軀上并發出。

        紀月忽然眼前一亮,輕輕一躍,便朝嚴瑾等人的方向躍去。

        就快至嚴瑾等人身前時,忽出現一只手臂打攔在紀月的身前,紀月急忙止住身形,在空氣中踏了一下,折身回到剛剛所站立的位子上。

        雙目好似已能噴出火光,盯著那道身影怒罵道,“宮婷,你干嘛?剛剛我若是出手你現在已是……”

        紀月話還未說完,就被小寶娘搶口打斷了,“怎么?還想比試一番?黃中正給我解除封!我今日就要讓她知道老娘的厲害!”

        紀月見小寶娘擼起袖子,也學著她的模樣挑釁道,“來!今日誰若是輸了便主動離開中正!”

        小寶娘一臉嫌棄看了看紀月,將剛剛擼起的衣袖重新放下,“哎呀!命苦啊,還是不與你一般計較了,我怕我萬一我輸了我夫君不愿我離去,尋死覓活的可該怎么辦!”

        紀月咬牙切齒瞪著小寶娘,“哼!話不多說,你快讓開!”

        小寶娘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去理會紀月的話語。

        紀月很是無奈,朝其身后的幺娘露出笑容,“孩子?可有意加入我月宮?我觀你體質與我月宮中的功法十分相符,若加入……”

        “停停停!”小寶娘伸手制止紀月,冷笑著看著紀月,“怎么?打我夫君的注意還不夠?現在又打到我媳婦的身上?”

        小寶娘的話音剛落,紀月臉上一沉,難以置信的看著小寶娘,“她!她是你的媳婦?那你豈不是……”

        “那個,若是我隨你去月宮?能否達到與你相同的境界?”幺娘看著紀月,向其詢問道。

        此話一出小寶娘不由扭頭看向身后的幺娘,小寶爹與嚴瑾等人也都面露疑惑。

        紀月依舊沉著臉,“若是你依舊還是完璧之身,那定可以!指不定還可以突破傳說中的境界,只不過你現在……”

        幺娘看著紀月盯著的自己,順著其目光看向自己的小腹,原本稍有著興奮的面容也隨之黯淡。

        小寶娘一把拉過幺娘,伸出手揉著她的頭,“傻丫頭,失望什么?娘可不愿意你去那下三濫的宗門里受苦?再說,孩兒都快出世了!到時候你可顧得過來?”

        幺娘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微微隆起的小腹。

        小寶娘此話一出,幺娘還未回答,可其前方的紀月可不愿意了,雙目好似快要冒出火了,瞪著小寶娘,“你說什么?”

        小寶爹一拍額頭,果然如同他所想的那般,兩人又再次吵了起來。

        “我想尋小寶,我與爹娘一樣相信!小寶還活著!可我如此低的修為,怎么可能走遍大陸去尋他?所以我要變強!”

        幺娘突然出聲,打斷了二人的爭吵,用著堅定的目光,盯著前方的紀月。

        “傻丫頭,你這又是何必呢?有爹娘在你大可……”

        小寶娘一臉寵溺的看著身旁的幺娘,話還未說完,便被紀月打斷,“我可以帶你回去試試,但是達到何等高度,我不能保證!看在中正的面上我會竭盡所能的教你!”

        小寶娘看向小寶爹,用眼神示意向身旁的幺娘,希望他開口勸勸。

        小寶嘆了口氣,緩緩開口道,“就先這樣吧,都還沒吃飯呢,都進屋吃飯吧!”

        “不了,若是決定了,那就隨我一同走吧!”紀月含情脈脈的盯著小寶爹,待他別過頭去,才看向幺娘,向其詢問道。

        幺娘與紀月相對視,眼中還有些許猶豫不決,細聲向其請求道,“可否再給我些時間,沒幾日便過年了,我想陪爹娘過完年再……”

        “行了,那等年后我再前來接你!奔o月擺了擺手,轉身正欲離去。

        身后忽響起一道聲音,使紀月停下了動作,“不留下吃個便飯?”

        “不了!我還有些事情?再說那惡婆娘在此,我又怎么吃得下?待你日后有心請我,就我二人時再說吧!”紀月并未回身,眼中淚水已在打轉,強忍著不讓眼淚落下,用著頗為調皮的語氣回應道。

        小寶娘聽此話語,正欲開口,可紀月根本不給她機會,快速升浮上高空,極速向遠處飛去。

        “黃中正,你記住,無論多久我紀月都會一直等著你!”

        紀月已消失于眾人眼中,可其話語依舊在周遭不斷盤旋。

        小寶爹暗道不好,眉頭皺成川字形,一臉苦瓜狀。

        而小寶娘站在原地,雙手緊握著,已是滿面陰沉。

        小寶爹轉身,對著眾人哈哈大笑的招呼道,“行了,都回屋吃飯吧!找小寶的事急不得!”

        在小寶爹的招呼下,眾人踏步往屋內走去。

        小寶爹與小寶娘故意放慢腳步,待眾人已走入屋內,他們依舊還在院子。

        小寶爹伸出手想去摟小寶娘,卻被她一把拍開,小寶爹堆上滿面笑容,在小寶娘身前用討好的話語哄道,“我美麗的娘子,你是知道的,我心里除了你可再也裝不下任何人!”

        “我看不一定吧!都舍不得人家多想將她留下吃飯!”小寶娘冷哼一聲。

        最終在小寶爹的連哄帶騙下,甚至都發出毒誓了,小寶娘的面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剛剛讓你幫忙勸說幺娘,你為何不出聲?”小寶娘轉過頭,狐疑得盯著小寶爹的面容。

        小寶爹依舊滿臉討好的笑容,對其解釋道,“這不是想到我們要出去尋找小寶了嘛?幺娘獨自在此也不是辦法,況且幺娘也有意想要練武,倒不如去月宮試一試!

        “就是如此心思?”小寶娘依舊盯著小寶的面容,想看看其還有何異心。

        可絲毫看不出任何異常,冷哼一聲快步向屋內走去,小寶爹連忙跟上。

        十方城內,一老者驚恐的看著高空閃過的金光,金光內所蘊含的威壓令其身軀不禁微微抖動。

        一處毫無人煙的山谷之內,中年男子好似剛打坐完畢,忽一道金光出現在其身前,金光化作一副面容與些許文字浮現于空中!

        “吾兒不知所蹤!爾等需盡全力尋之!”

        中年男子難以置信的看著,金光所浮現的那道面容,“這便是主人的少主?”

        不止這一處文武帝國境內,一道道金光快速涌入,些許大家族迅速行動起來。

        不少人心中除了激動便是興奮,黃家并未消亡!

        文武帝國的國都內,皇宮之中,帝皇聽到姬戰的回答不由退后了幾步,朝其咆哮道,“你可知你犯了何等大錯!”

        “陛下!”老太監見帝皇搖搖欲墜的身軀,好似就要倒下那般,不由精呼出聲快步上前。

        帝皇穩住身形,伸手制止老太監上前的動作,正欲開口時,一道金光猛得沖入大殿內,身后還跟著一名身著盔甲的青年男子。

        金光停在帝皇的身前,青年男子暗道不好,正欲出手將其打散。

        “住手!”帝皇急忙開口制止道,青年男子連忙止住身軀,穩穩落在地上,蹲伏下身。

        帝皇滿面喜色,盯著金光所構而形成的人像。

        跪在地上姬戰也被突如其來的金光嚇到了,看著金光化成的人像,雙目不禁瞪大。

        “你快快將事情交代清楚!”姬戰還未緩過神來,便聽到帝皇的吩咐,哪里敢耽擱。

        待姬戰將事情從頭至尾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后,帝皇點了點頭,向身旁的老太監揮了揮手,老太監躬身上前,帝皇才吩咐道,“立刻擬旨……”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