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超腦太監在線閱讀 - 第928章 因果(二更)

第928章 因果(二更)

        “正是,宮主,我們重新修煉便是!碧婆d國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發誓要練得更強,一定要超過袁紫煙,甚至超過李澄空,從而天下第一!

        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幾乎要把自己燃燒起來。

        同時憤怒也轉化為奮進之力,恨不得現在就閉關開始苦練,不把自己練死就行。

        陸青鸞瞥一眼兩人:“你們是覺得我討不回公道吧?”

        “沒這個必要!”蔡云帆沉聲道:“還是想辦法怎么破解掉陣法,從而完成我們的夙愿吧!

        “我現在想明白了!标懬帑[輕輕搖頭:“即使破掉陣法也沒用的,李澄空他……”

        她與李澄空相處過,知道他的智慧與性情,謹慎小心之極,也周密之極。

        她不認為真的破掉了陣法,就能破掉李澄空的護衛,就真能殺掉霍天歌。

        她已經拋開了幻想,徹底認清事實:不解決掉李澄空,就無法完成永離神宮的夙愿,無法完成師父的遺愿,無法完成自己對師父所發的誓言!

        “宮主,你要如何?”蔡云帆皺眉道:“不會是刺殺李澄空吧?”

        陸青鸞笑笑。

        蔡云帆道:“宮主,萬萬不可!”

        唐興國也用力點頭:“宮主,不可如此!……李澄空還是要留著的!

        其實這話是自欺欺人,不是要留著李澄空,而是李澄空殺不得。

        一旦殺不死他,他的報復必然是瘋狂的,永離神宮有滅絕之危險!

        這一點兒也不夸張,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南王府的強大,且不說青蓮圣教新創立的圣堂,一百多圣堂弟子皆是大宗師,再有燭陰司,近乎一統天元海諸宗。

        永離神宮雖強,但在南王府跟前,就像一只巨象跟前的螞蟻一般的弱小。

        現在依仗的就是宮主與李澄空的舊情,否則,永離神宮絕對不敢亂來。

        他們就像行走在懸崖邊,只有一根脆弱的細線維系著,這根細線就是李澄空對宮主的交情。

        一旦細線斷了,永離神宮很可能就墜入了萬丈深淵,粉身碎骨。

        陸青鸞沉默沒說話,只是打量著兩人。

        “宮主,三思!”蔡云帆沉聲道。

        唐興國道:“宮主難道真要刺殺李澄空?”

        陸青鸞嘆一口氣:“放心吧,我不會魯莽行事,你們回宮吧,現在也能徹底安下心,不必再戒備袁紫煙!

        “是!眱扇它c頭。

        他們確實一下安心了,不用再擔驚受怕。

        就像一個逃犯,被逮住的時候,就結束了心驚膽顫的日子,踏踏實實的從頭再來。

        “回去吧!标懬帑[道:“我送你們回去!

        “宮主,不必替我們報仇的!碧婆d國不放心:“我們很快就能恢復修為!

        陸青鸞搖頭不語。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們兩個再難恢復,要注定成為庸碌之人了。

        這對他們來說太過殘忍。

        李澄空的手段太狠毒!

        她心中充滿了惱怒,卻冷若冰霜,不形于色。

        ——

        “老爺,陸宮主來了!毙熘撬噥淼嚼畛慰丈磉,輕聲說道。

        李澄空此時正坐在前庭院前,手執一本書,獨孤弦在他前面攀爬假山。

        獨孤弦穿著一身短打,一點兒不像剛剛滿月的孩子,反而像是四五歲,粉雕玉琢,雙眼如點漆,清亮有神。

        他靈活得像一只猴子,噌噌噌噌幾下就爬到假山上,左右打量。

        李澄空皺眉:“終于來了!

        “看起來陸宮主生氣了!毙熘撬囕p聲道。

        獨孤弦站在假山頂上,猛的縱身一躍,朝著李澄空沖過來。

        徐智藝忙一拂羅袖,便要以勁力托住他。

        李澄空也一拂,化解掉了她的勁力。

        “砰!”獨孤弦重重落地。

        地面顫了一下,茵茵綠草被砸出一個坑。

        “哇……”獨孤弦淚如泉涌,哇哇大哭。

        “老爺——!”徐智藝看得心疼,瞪向李澄空。

        如果不是他化掉自己的勁,獨孤弦不會摔到地上,會慢悠悠飄下來。

        李澄空道:“該讓他知道天高地厚,摔不壞!

        “這也太危險了!毙熘撬囙恋,跑上前去檢查獨孤弦的傷勢。

        李澄空搖搖頭。

        獨孤弦身體與常人不同,堅韌柔軟,從假山落下來根本摔不壞他。

        而且他身上有先天之氣流轉,即使重傷,也很快就能恢復如常,甚至更勝從前。

        這便是胎中筑基的玄妙所在。

        獨孤弦趴到徐智藝的懷里,哭得更兇。

        徐智藝忙輕聲哄他,憐惜的撫摸他。

        李澄空起身負手而去。

        他很快出了宅院,閃了一下出現在南王府的后花園,看到了陸青鸞。

        陸青鸞緊抿紅唇,坐在湖上小亭里,宛如一尊白玉美女雕像。

        “青鸞是來興師問罪的?”李澄空笑坐到她對面,微笑打量著她。

        陸青鸞冷冷道:“好手段,佩服!”

        李澄空道:“雕蟲小技罷了,比起青鸞的埋伏,還是差了一截!

        陸青鸞哼一聲。

        李澄空笑道:“如果不是有圣女相助,這一次真讓青鸞你得逞了!

        “不必給我臉上貼金!标懬帑[道:“到底如何才能撤去他們身上的禁制?”

        她知道這是李澄空撿著好聽的說。

        如果沒有圣女,李澄空肯定還會有別的手段辨別他們的真假,恐怕仍舊難逃他法眼。

        這終究是小聰明而已,不登大雅之堂,在他跟前討不著便宜的。

        “青鸞,我才知道令師已經去世!

        陸青鸞臉色微變,驟然陰沉。

        “是走火入魔?還是有暗害?”

        “不勞過問!

        “看來不是走火入魔!崩畛慰瞻櫭嫉溃骸罢l干的?”

        陸青鸞沉著玉臉,一言不發。

        李澄空嘆一口氣,緩緩道:“大永皇帝?”

        陸青鸞眼眶微紅,轉過身去,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臉龐,僅給他一個背影。

        李澄空看著她曼妙動人的背影,輕嘆道:“怎會鬧到這一步?”

        陸青鸞沉默。

        李澄空皺眉沉思。

        大永皇室對永離神宮一直很忌憚,他知道這一點兒,歷代皇室都是壓制永離神宮的。

        只是沒想到,皇室竟然暗中出手殺永離神宮的高手,偏偏殺了陸青鸞的師父。

        霍天歌不會不知道自己與陸青鸞的關系,為何還要下手?

        可霍天歌再沖動,也不至于如此。

        那是誰做的?霍青峰?

        李澄空道:“查清楚是誰做的嗎?”

        陸青鸞冷冷道:“不管是誰,這個皇位我是要得到的,做了皇帝,自然就查清楚了!”

        “此事……”李澄空嘆一口氣。

        兩人各自想著心事,一時之間,小亭里唯能聽到輕輕的風聲掠過。

天天棋牌二维码 上海时时乐官网 极速快三是不是正规的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刘伯温四肖中特资料 炒股能赚钱吗 云南11选5中奖技巧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排列五近30期开奖号码5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选哪个 深圳风采2020005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