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在線閱讀 - 第986章 禍不及妻兒

第986章 禍不及妻兒

        “你家葉大總裁?”

        藍靈兒以為是葉南弦打來的,正想著回避一下,卻被沈蔓歌給阻止了。

        “不是他!

        “嗯?”

        “可能是廣告推銷的!

        沈蔓歌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對陌生號碼,她沒有想要接聽的意思。

        可是對方好像很有毅力,被沈蔓歌掛斷之后,再次打了過來。

        著實讓人有些心煩。

        藍靈兒低聲說:“不想接的話就拉黑吧!

        “還是接聽看看吧,或許有什么收獲!

        沈蔓歌說著,還是劃開了接聽鍵。

        那邊頓時傳來一道女聲。

        “葉太太,求求你救救我兒子!”

        對方一開口就知道沈蔓歌的身份,她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藍靈兒卻猛然搶過了電話。

        “張太太?

        張強在哪里?”

        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們剛剛知道張強是肇事司機,沒想到他的老婆就打電話過來了。

        沈蔓歌微微一愣。

        張強的老婆?

        她自然不會認為藍靈兒聽錯的,只是有些納悶,張強的老婆是怎么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的?

        張強的老婆顯然沒想到藍靈兒也在。

        兩家人做了那么久的鄰居,有比較要好,聲音自然是熟悉的,聽到藍靈兒的聲音時,他老婆下意識地想要掛斷電話。

        “你別想掛斷電話,張強做了什么事情,你別以為可以沒人知曉,我既然這么問你,自然是張強肇事逃逸的事情瞞不住了。

        張太太,我和你們家無冤無仇的,甚至出的還不錯,你老公差點撞死我男朋友到底是何居心?”

        藍靈兒的情緒比較激動。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罷了,如今偏偏是自己所熟悉的人,這讓藍靈兒的心里很不好受。

        張強的老婆聲音有些哽咽。

        “對不起,藍小姐,真的對不起,張強也是沒辦法。

        我們太難了!

        “太難了就可以隨便拿著別人的生命開玩笑嗎?

        這不是你們撞人之后逃逸的理由吧?”

        藍靈兒渾身顫抖著。

        如果張強的老婆在眼前的話,藍靈兒會毫不猶豫的給她一巴掌的。

        顯然,張強的老婆也是個要臉的,在藍靈兒如此責問之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

        “我要的不是對不起,而是張強的下落。

        張太太,逃避不是辦法,我們想要找到張強也只是時間問題。

        他自己自首,還是等著警察抓捕,情節不一樣,量刑也不一樣,還希望你能夠明白!

        藍靈兒的話讓張強的老婆更加難受了。

        “我能和葉太太說話嗎?”

        藍靈兒這才意識到,張強的老婆本來就是給沈蔓歌打的電話。

        她雖然有些不情愿,但是還是把電話給了沈蔓歌。

        沈蔓歌知道藍靈兒想聽,索性開了免提,直接放在了床上。

        “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說?”

        沈蔓歌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著一絲威嚴和冷漠。

        她最恨的就是熟人作案。

        大家平時那么要好,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管因為什么原因和理由,都讓人覺得不能接受,況且宋濤現在還是個植物人躺在床上呢。

        張強的老婆自然也是聽出了沈蔓歌的不喜,不過她實在沒有辦法了。

        “葉太太,我知道,我老公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但是我們也是沒辦法。

        我們的兒子小明得了白血病,治療需要好大一筆錢,我們都是工薪階層,還有房貸要還。

        ,張強每個月那點工資,根本就不足以讓我兒子住院治療。

        這個時候有人找到了張強,讓他制造出一場車禍,就給我們五十萬。

        五十萬對你們來說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對我們家來說就是我兒子的救命稻草,我知道我這么說或許可恥了一點,但是我們真的是沒辦法了!

        張強的老婆哭哭啼啼的說著。

        沈蔓歌有些難過,但是卻不同情。

        “你們家兒子的命是命,別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別以為這可以作為你們犯罪的理由!

        沈蔓歌氣呼呼的說著。

        張強的老婆依然哭著說:“我知道我們罪孽深重,所以我們沒打算逃,就想著等我兒子的病情穩定一點,我們就投案自首。

        可是現在我兒子剛剛好一點,卻失蹤了。

        我們沒得罪什么人,我知道葉總的本事和能力,遲早會查到我們身上的。

        現在我只希望葉太太高抬貴手,放過我兒子。

        禍不及妻兒,孩子是無辜的不是嗎?

        葉太太你也是一個母親,求求你看在我愛子心切的份上,放了我兒子吧!

        沈蔓歌總算是聽明白了。

        感情是張強的兒子不見了?

        他們以為是她找人抓了張強的兒子?

        沈蔓歌冷笑著說:“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誰犯了錯,我就會找誰,不會哪一個孩子出氣。

        你兒子的失蹤和我沒關系!

        張強的老婆楞了一下,顯然有些不太相信。

        “不可能,除了你們還能有誰帶走我兒子?”

        “或許你可以問問你丈夫,找他做事的人會不會帶走你們的兒子!

        藍靈兒的聲音傳來,頓時讓張強的老婆愣住了。

        沈蔓歌沒管她現在的心情如何,只是冷冷的問道:“你從哪里知道我電話號碼的?”

        她的號碼是私人號碼,很少有人知道。

        如今張強的老婆居然知道,不得不說,沈蔓歌很是意外。

        但是顯然的,張強的老婆沒覺得這是什么大問題,連忙說道:“當然是葉總告訴我的!

        “葉南弦?

        你確定?”

        沈蔓歌現在十分確定,張強的老婆被人耍了。

        葉南弦如果知道張強老婆的電話和住址,怎么可能還留著她?

        早就抓過來引誘張強上鉤了。

        更不會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給別人的。

        顯然的,這件事兒背后有其他人插手。

        會是誰呢?

        于峰嗎?

        可是如果是于峰的話,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沈蔓歌覺得這條思路不對。

        張強的老婆聽到沈蔓歌的質問的時候微微一愣,隱約的覺得哪里不對勁了。

        “不是葉總嗎?

        是有人發了這個號碼給我,說是葉太太你的號碼的。

        不是葉總會是誰?”

        聽到張強老婆這么說,藍靈兒有些冷笑的說:“你以為葉南弦和你一樣白癡?

        會把自己老婆的電話號碼告訴別人?

        況且,如果葉南弦知道你們的電話,自然就知道你們的位置。

        我男朋友是葉總的好兄弟,如今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你覺得葉總會饒了你們,讓你打電話給葉太太求情?

        長點腦子好嗎?”

        張強的老婆頓時就呆掉了,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沈蔓歌看了一下時間,淡淡的說:“那給你發消息的電話發給我。

        另外,你們想清楚,是自首還是等著警察上門!

        說完沈蔓歌就掛斷了電話。

        藍靈兒沉默著。

        沈蔓歌見他這個樣子,自然是心疼的。

        “放心吧,葉南弦肯定會給宋濤討回一個公道的!

        “我只是覺得寒心,住了這么多年的鄰居,每天早晨起床都會點頭,平時有個頭疼腦熱的,我也會幫忙,更是對他兒子不遺余力的照顧著,可是他們怎么就對我男朋友下得去手呢?”

        藍靈兒有些心寒。

        到底什么是人性?

        為了自己的孩子,就可以隨便的傷害他人嗎?

        沈蔓歌握住了藍靈兒的手,低聲說:“不要因為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我們現在要找的就是張強和他幕后之人,只要有了證據,就可以讓他們付出代價!

        “我知道,我就是突然間覺得好冷!

        藍靈兒的臉色很難看。

        沈蔓歌知道自己安慰她也是沒用的,很多東西都需要自己去面對,解決。

        她給葉南弦打了電話,將這件事兒說了一遍。

        葉南弦有些擔心。

        “你和藍靈兒盡量不要外出,這件事兒我去查,有事兒給我打電話!

        “好,你自己小心點!

        聽到老婆的擔憂,葉南弦的心情很開心。

        “嗯,放心好了,那些宵小不能把我怎么樣!

        “好。

        不過張強的老婆說她兒子不見了,或許這是一個突破口。

        張強既然肯為了兒子鋌而走險,說明兒子對他們來說很重要,不如先找到小孩子再說?”

        “我知道了,我會讓人馬上去找!

        葉南弦說完之后,低聲說:“我已經讓人送了吃的過去,一會你和藍靈兒就在病房里吃飯,別出來了!

        “好!

        掛了電話之后,沈蔓歌看了一眼藍靈兒,見她沒什么反應,多少有些心疼和難過。

        “別想了,一切都會好的!

        “嗯!

        藍靈兒點了點頭。

        正說著,外面傳來了保鏢的聲音。

        “太太,送飯的來了!

        “我去拿吧!

        藍靈兒起身走了出去。

        送飯的是一品居的人,身上穿著他們家的衣服。

        藍靈兒接了過來,放在了沈蔓歌的面前。

        “你家葉總還真的疼你,知道你喜歡吃一品居的口味,居然讓人從海城給送過來的?”

        沈蔓歌有些失笑。

        “怎么可能?

        一品居在這邊有分店的。

        好了,別取笑我了,先吃飯,吃飽了我們才有力氣和壞人斗智斗勇不是?”

        沈蔓歌指了指眼前的飯菜。

        飯菜很是豐盛,也是兩個人的量。

        藍靈兒也沒有矯情。

        她心情是不好,但是沈蔓歌說的是正確的,只有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和那些人斗下去。

        兩個人坐在床前吃了起來。

        沈蔓歌沒吃幾口,突然覺得渾身有些發癢。

        她微微低頭一看,胳膊上已經起了一層紅色的疙瘩。

        沈蔓歌的心猛然沉了幾分。

        “靈兒,快叫醫生!我好像過敏了!”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