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煉氣五千年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三十章 他才是怪物!

第一百三十章 他才是怪物!

        第130章    他才是怪物!

        “這,這到底……”烏白玉睜大眼睛,看著方羽,眼中只有驚恐!

        眼前的方羽,實力到底強到什么地步?

        這一拳還沒轟出來,只是威勢,就已經讓人感到窒息了!

        “啪啦!”

        天花板上的吊燈砸落下來,引起一陣尖叫。

        “這棟房子快倒塌了,快跑!”一些人終于回過神來,大聲喊道。

        金德元連忙沖到一旁,把金珈如抱在懷中,趕緊往外跑去。

        在場眾人反應還算快,十幾秒間,全跑了出去。

        烏白玉卻是沒跑。

        因為,他跑不動了。

        在感受到方羽的恐怖實力后,他知道他已經輸了。

        他召喚出來的這只地底生靈,完全被方羽碾壓,根本不可能殺掉方羽。

        不過,地底生靈是沒有智慧的,更沒有所謂的判斷力。

        即便方羽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如此恐怖,它還是沖了上來,想要把方羽撕碎。

        方羽的右拳泛起一陣耀眼的金芒,往前轟去!

        “轟!”

        爆炸聲響徹云霄!

        整棟房子轟然倒塌!

        剛剛跑出房外的金家眾人,看著房子倒塌,臉色駭然。

        ……

        廢墟之中,方羽走到了地底生靈的身前。

        “這樣你總該沒法恢復了吧?”方羽看著遠處廢墟上的地底生靈。

        此時,這只地底生靈的胸口出現了一個大洞,看不到骨骼和皮膚。

        它的四肢還在,但已徹底不會動彈了。

        很顯然,在遭受如此巨大的損傷后,即便是地底生靈,也無法再恢復過來。

        方羽轉頭看向一旁,坐倒在地上的烏白玉。

        烏白玉運氣不錯,沒有被倒塌的石塊砸死,但是右腿卻被砸斷了。

        方羽走上前去,看著烏白玉,問道:“我想知道,你這只地底生靈,是怎樣召喚出來的?”

        烏白玉臉色慘白,看著方羽,嘴唇蠕動,卻說不出話來。

        在他眼里,方羽才是真正的怪物!

        連地底生靈都被他一拳打死,還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應該是你儲物袋里面那張羊皮紙上的法陣吧?”方羽眉頭微挑,問道。

        烏白玉臉色一變。

        他居然忘記了這一茬!

        那個法陣的詳細圖解還在儲物袋里,現在落入了方羽的手中!

        這個召喚地底生靈的法陣,是他們玄冥族的秘密禁術,絕不能外傳!

        不過現在,烏白玉也不是很在意這些事情了。

        他知道,他今晚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

        “我對你們玄冥族很好奇,你們這個族群,好像懂得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狈接鹫f道。

        烏白玉緊緊閉著嘴,什么都不說。

        反正難逃一死,他沒必要透露更多有關玄冥族的秘密。

        方羽伸出一指,點在烏白玉的額頭之上。

        白芒一閃,烏白玉眼神瞬間變得呆滯。

        “你們玄冥族,最早出現在多少年前?”方羽問道。

        “……不知道!睘醢子翊鸬。

        方羽微微皺眉,又問道:“你們掌握的這些術法,是什么時候流傳下來的?”

        “是我們玄冥族的祖先留給我們的,具體時間不知道!睘醢子翊鸬。

        很顯然,烏白玉對玄冥族的歷史沒有任何的了解。

        于是,方羽便不再問他這類問題,而是問道:“你們玄冥族的聚集地在何處?”

        “在西南的……”烏白玉話還沒說完,忽然渾身一震,雙眼變得漆黑。

        “大膽狂徒,竟敢三番兩次害我玄冥族人?”烏白玉的聲線突然變得滄桑,蘊含怒火。

        “你錯了,兩次都是你們玄冥族人先對我動的手,我只是自衛反擊罷了!狈接鸬卣f道。

        “年輕人,若是你能迷途知返,留烏白玉一命,我們玄冥族或許不再追究于你!睂Ψ匠谅暤。

        “我給過他機會,但他硬是要送命,還帶了一只地底生靈過來……這次我可沒有耐心了!狈接鹫f道。

        “地底生靈……”對方顯然愣了一下。

        “既然你們要找我報仇,那就告訴我你們玄冥族的位置吧,我主動去找你們,免去很多麻煩!狈接鹫f道。

        “年輕人,你一定會后悔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對方憤怒地說道。

        “對,我會后悔的,但你能不能先把你們玄冥族的地址告訴我?”方羽眉頭挑起,問道。

        可下一秒,烏白玉雙眼中的黑芒消失不見,眼神也恢復了清明。

        “這就走了?”方羽愣了一下。

        烏白玉看著方羽,眼神怨毒,決然道:“方羽,我是玄冥族四長老的獨生子,我若是死了,整個玄冥族都要跟你不死不休,你就等著承受我們玄冥族的怒火吧!我會在地下等著你!”

        說完,烏白玉用力一咬舌根!

        鮮血從他口中流出,烏白玉眼睛還睜著,卻失去了生息。

        “死之前倒算個漢子!狈接鸬卣f道。

        ……

        當方羽從廢墟中走出來的時候,金德元帶著金家眾人跪在了方羽面前。

        他們都知道,如果今晚方羽沒有來,他們全部都要慘死在那只怪物的口中。

        金德元給方羽重重地磕了幾個頭,連聲道謝。

        方羽跟厲筱默說了一聲,就準備離開。

        可這時,在金德元身旁跪著的金珈如,卻是用嬌嫩的嗓音喊住了方羽:“哥哥,你能教我打架嗎?”

        這句話一出,方羽還沒有反應,一旁的金德元卻是臉色大變。

        上次他想讓金珈如給方羽拜師,已經引起方羽的不滿。

        這次金珈如又突然這么開口,方羽一定會以為是他教唆的。

        “方,方大師,童言無忌,您不必理會……”金德元連忙說道。

        方羽卻是轉過身,看著金珈如,問道:“你為什么想學打架?”

        金珈如站在原地,眨巴著大眼睛,烏黑的眼珠子閃閃發亮。

        “我想保護家人,不想再看到姑姑那樣的……”

        一想到姑姑被那只怪物生吞,她的眼里又噙滿了淚水。

        她歲數還小,對生死沒有概念。但想起姑姑痛苦的模樣,她就很想哭。

        方羽看著金珈如,沒有說話。

        眼前這個小女孩是先天靈體,若是修煉起來,比一般人修煉速度要快數十倍。

        而且她的年紀還很小,可塑性很強。

        若是方羽將其收為徒弟,幾十年后,必然能讓她成為一代天驕。

        但是,方羽心中有根刺。

        他還是不愿意收徒。

        方羽看向金德元,說道:“我之前跟你說過,你盡管帶她去見那些武道宗師,以她先天靈體的體質,一定會有人收她為徒,不一定非得找我!

        “我,不適合當別人師父!

        說完,方羽轉過身,對厲筱默說道:“走吧!

        ……

        淮北,鄭家。

        在經過一番云雨之后,鄭修塵躺在床上,瞇著眼睛思考一些事情。

        楊音竹倚靠在鄭修塵的肩膀上,輕聲問道:“修塵,我覺得你沒必要再糾結了,那個道天有秦家保住,暫時動不了,那就先不動他好了,等他來到淮北,我們有的是機會!

        只要一想起那天在月心湖上,被道天當眾羞辱的情景,鄭修塵就滿胸戾氣。

        他是什么人?他是淮北第一武道世家,鄭家的大少爺!是欽定的未來鄭家家主!

        可那個該死的道天,不僅殺了他帶去的兩位護法,還當眾要求他道歉!

        這種屈辱,鄭修塵何曾遭受過?

        在回到淮北后,鄭修塵一直在想著如何對付道天。

        但他思前想后,竟想不到很好的辦法!

        因為道天是秦以沫的人,而秦以沫目前正待在江南。

        鄭修塵要找道天的麻煩,相當于要與秦家作對,并且還要把手伸到江南去。

        在月心湖發生的事情,他利用鄭家的能量將消息封鎖了,因此淮北沒有任何世家知道這件事。

        但如果鄭修塵主動去江南找道天的麻煩,必然又會引起軒然大波。

        到時候,月心湖上那件事恐怕要被翻出來……鄭家的名譽必然受損!

        而且與秦家正面作對,恐怕也不是很好的選擇。

        在種種因素下,鄭修塵遲遲想不出一個對付道天的辦法,因此這段時間他一直很郁悶。

        “你的意思是先幫你解決方羽對吧?”鄭修塵似笑非笑地看了楊音竹一眼,說道。

        楊音竹臉色不變,坦然答道:“沒錯,我的意思就是先解決方羽!

        楊音竹讓楊家成為了鄭家的附屬家族,甚至連肉體都出賣了,為的就是報仇!

        這一段時間,她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如何對付方羽,如何讓方羽痛不欲生!

        除此之外的事情,都可以放到一邊!

        看到楊音竹臉上的怨恨,鄭修塵伸出手,撥弄她的秀發,說道:“關于方羽,你應該有方案了吧?”

        聽到這句話,楊音竹美眸一亮,立即說道:“當然!”

        “那就說來聽聽吧!编嵭迚m說道。

        “我要先把跟方羽交好的兩個家族毀了,以鄭家的影響力,這應該很容易做到……”楊音竹說道。

        鄭修塵微微瞇眼,看著楊音竹,說道:“你的意思是……”

        “唐家和姬家,我要讓他們也體會一下家毀人亡的感覺!”楊音竹眼神狠戾地說道。

天天棋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