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成為祖師爺從死后開始在線閱讀 - 011 帝劍山來人【求推薦票和收藏丫~】

011 帝劍山來人【求推薦票和收藏丫~】

        穩劍宗建立的議事大廳,年歲算不得悠久,建立于穩劍宗成立之初。

        議事大廳呈宮殿狀,是為穩劍宗的門面,造型古樸,坐落在長白山的中央處。

        大殿的內置結構不算很華麗,但在雕梁畫棟間,突兀出氣勢磅礴,大氣、且不失莊重。

        據傳聞,這座大殿是穩劍宗祖師【莫方】親自設計的,后期經歷過多次修葺、為紫林郡名勝,不少宗門紛紛效仿建造。

        而在這一日,穩心殿中、幾位客人不請自來。

        為首那人,頭戴金冠、身著金袍,腰間佩玉,自內而外散發著貴氣。

        站在此人身后的那幾位,身上的衣物配飾金色要稍微淡了些,不過他們臉上個個帶著傲然色。

        紫林郡的人對這些人的裝束并不陌生,金冠金袍金靴、這是五大劍派之一帝劍山的標配。

        再看他身后,有兩個老面孔,是帝劍山的宗師強者,剩下的少年和少女、皆為筑靈期、念動期的小輩。

        不過這些小輩的臉上,皆是露出了盛氣凌人狀,看得殿內那幾位穩劍宗大人物眉頭直跳。

        龜龜,這些小家伙有點狂啊,說真的,要是穩劍宗內的弟子敢這樣的話,怕是早就撂下劍鞘打上去了。

        這帝劍山,名氣挺大,可弟子教化只能說尋常。

        據說帝劍山的開山祖師,是來自數百年前某個王朝的皇帝,無心朝政,位臨紫林郡、開辟了偌大山門,以帝王劍法作為根基、傳承至今。

        正是因此,帝劍山世代相傳的掌教一脈,自詡皇室血統。

        當然,信不信的看各自想法,事實上,每家宗派達到一定高度后,都會對自家的開山祖師進行美化,以此來表現出他們的傳承不同凡響。

        比方說,五大劍派中,帝劍山自詡來源前朝皇室,道劍派曾言祖師為上古道教的分支弟子,龍劍宮自言他們的鎮宮劍法乃祖師觀龍而感,藏劍派更是留下“祖師藏五劍,心劍是為巔”的傳承……細細數來,唯有莫方創建的穩劍宗,沒什么背景。

        不過很正常,近百年才創建的勢力,想給自己臉上貼金都難?

        莫方給出的說辭,《天地無極萬物升華功》是來源于某個古洞穴,這一點,從逼格上,遠遠不如其他四派,但難保數百年后,穩劍宗的后輩弟子、不會為了在自己臉上貼金,在【開派祖師莫方】身上編故事,在不能驗證的情況下,說該功法是來源于仙人洞府、大帝傳承也沒辦法辯駁。

        “請段兄稍等片刻!

        說話的是鐘羽,坐在上首位置,不過這句“師兄”只是謙辭。

        眼前坐著的男子,名叫段麒,乃帝劍山掌門長子,帝劍山掌門【段壽】是跟【莫方】同輩,是以他們兩人同輩相稱。

        “嗯!

        段麒輕哼一聲,眼中有精光:“這次過來,是想為我那侄兒討回公道,無故被切去雙腳,若不問罪兇手,我帝劍山顏面無存!

        鐘羽的面色平淡,出聲詢問:“段兄,你可知前因后果?”

        作為穩劍宗的現任掌門,執掌穩劍宗五十余年,自成氣派。

        段麒絲毫不懼,冷漠回應:“知或不知又待如何?我帝劍山的人犯錯,只能由我帝劍山的門規處置!”

        聽他說話的語氣里,全然沒把眾人放在眼里。

        宗師后期,本就是紫林郡中少有的強者,而作為紫林郡五大劍派之首,擁有破妄境強者的龍頭勢力,帝劍山確實有傲視其他四大劍派的資格,

        坐在旁邊的任長信忍不住開口道:“哦?這么說,我穩劍宗弟子犯錯,就要交給你帝劍山處置?”

        “有何不可?”

        “……”

        聽到段麒的反問后,現場有了些許的冷清,只有那幾個帝劍山的小輩細長脖子拉得更高了點。

        旁邊的任長信聽到這句話后,一臉不善,大家知根知底的,你特么擱這兒裝什么癟犢子呢?

        在別的地方裝逼也就算了,來我穩劍宗裝逼,真不怕被我削嗎?

        要知道,當初莫方開創穩劍宗時,正值最巔峰狀態,把段壽按在地上來回摩擦了幾十年,后來段壽機緣巧合、突破到破妄境,這才找回頹勢,然而段壽從來不敢小覷莫方對莫方很是忌憚。

        若是段麒知道任長信的想法,必然會不屑冷笑。

        今非昔比,如今他父親雖非巔峰,但依舊是紫林郡第一人,再堅持數十年、徹底站穩腳跟不難,前段時間,更是收下藏劍派的六成資源財產,以換取帝劍山對藏劍派的庇護后,山門實力暴漲一大截。

        假使穩劍宗老祖尚在,他父親或許會給對方幾分面子,然而莫方隕落許久,無后繼之輩,再無威脅……在這種情況下,居然敢得罪帝劍山……

        “小子,你再笑一個試試?”

        耳邊突然響起喝聲。

        毫無防備的段麒怒然而視。

        發出這聲音的人,他非常熟悉,是任長信那廝。

        他跟任長信的年歲差不多,年輕時同為宗門俊杰、結下了不少梁子,前些時候他使用了大量資源、將將突破到宗師后期,而任長信卻停留在中期,可算是讓他揚眉吐氣了,結果現在卻……!

        轉過頭望去,果不其然。

        卻見那任長信正指著他身后某個人叫囂:“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模樣之可惡,面目之可憎,令人發指。

        ……這貨不是在跟自己說話。

        順著他的手指方向望去,鼻子都要氣歪了,這貨指的對象,不是那兩位宗師里的,而是他身后那位十五歲的小輩,他最疼愛的女弟子。

        段麒:“???”

        你不爽就不爽唄,指點我后面的晚輩后生干什么?欺負晚輩很好玩嗎?!

        真要發怒,坐在主座位上的鐘羽出聲阻攔:“任師弟!

        意思是讓他不要再說話了。

        任長信在外人面前,還是很給掌門師兄面子的,切了一聲后,扭過頭去,一副不搭理他們的樣子。

        “見笑了!

        鐘羽朝著段麒拱手示意。

        “……”

        段麒張了張嘴。

        原本他剛才是想幫晚輩反懟回去,結果鐘羽出聲打斷,節奏全亂了,但任長信不繼續說話,段麒以帝王藕帶自居,會這小節上糾纏,有失身份,所以……嗯額,自己剛才說到哪里來著?

        失了分寸的段麒陷入了沉思。

        而在這個時候,唐靖以及召喚他過來的內門弟子來到殿外。

        “師弟,你且在這邊稍等片刻,我去里面通報!

        “師兄請!

        唐靖的心情早已在過來的路上平復下,既來之、則安之,來都來了,當著帝劍山那些人的面,他不能弱了自家宗門的威風。

        如果宗門實在保不住,他也不會責怪帝劍山。

        帝劍山的威名,紫林郡路人皆知,尤其是那個帝劍山掌門,被譽為紫林郡第一人……

        片刻時間后,那位師兄走回來,對他輕聲交代:“掌門讓我帶你進來,稍微注意點態度!

        唐靖點了點頭:“明白!

天天棋牌二维码